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国际融资
侯宁:股市在我眼里是一门艺术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20 15:58 国际融资2017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如何看待股市,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作为独立财经观察家,侯宁先生对中国股市的认识与趋势预判是独到的,无论股市疯狂还是哀鸣时,他在每一个拐点到来时都异常清醒而淡定。2001年5月15日,他预言六七月股市将发生大跌;2005年,他在6月9日发表了《永别了触摸千点的“一夜情”缘》,并在其后的7月断言中国股市将彻底反转的行情性质;2007年,当A股疯狂地涨到6124点时,他却预判此乃未来五六年的铁顶;2008年4月,他断言3500点还得再腰斩一次到1800点,等等。在值得全球投资视频分享会举办之际,《国际融资》杂志记者专程采访了侯宁先生。他断言:这次股指突破3300点,标志着中国股市摆脱长期下降通道的转折点来了

  ■ 国际融资记者赵昭艾亚董媛媛

  对股市的判断不能只通过数据分析

  记者:在过去的20多年,您曾对中国股市的几次重要转折点做出过准确预测,我们感到好奇的是,在当时,您与经济学家、投资专家的观点是相悖的,或者说,您的声音是孤独的,但我们都知道,真理往往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您能如此准确预判,除了经历所给予您的经验之外,是不是还源自您对独立思考的坚守?


  侯宁:我预测股市的角度,与经济学家的专业角度是完全不同的,在我看来,这里面不仅有经济因素、政策因素,还有中国股市的结构性弊端和问题因素、股民的心理因素等等。我本科学的是机械工程,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学理论和方法以及社会心理学,硕士毕业后,我又从事了多年财经新闻记者工作,最后才彻底转向金融学领域,算是一个杂家,或许是这样的大杂烩学习与工作经历,让我对所看的思考可能会比其他人更全面和透彻一些。经济学由于其本身存在的弊端和局限性,其看问题的维度较为简单,而股市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领域,因此,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学家对中国股市的认识其实并不透彻。

  如何看待股市,其实是一门艺术。由于股市是信息十分综合的场所,这就意味着对股市的判断不可能也不应该只通过单一的数据分析来实现。例如在某个关键的时点要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凭借的是判断者综合各种因素之后的市场直觉,并从中间发现细微的变化,最终得出某一个结论。这时已经不是一种精准的数字科学,而是一种直觉、一种艺术。

  记者:记得2006年您曾准确预测中国股市已经见底,未来或将迎来牛市;而到2007年,您又坚持看空A股,直至6124点,一时间,“空军司令”的绰号在您的粉丝中流传。我们想知道您是怎么做到准确判断股市的?

  侯宁:我从1999年开始预测股票市场,在近20年间,有几次比较大的转折点,我都基本上做出了比较正确的预测,但说到心得体会,我认为要想预测股票市场,前提是需要以一种最为理性客观的视角来看待这一市场,具备了这种冷静客观的态度,再辅之个人的人文、专业等素养,对股票市场的预测就不会过于偏颇。对此,我是有教训的,曾经有一次,我带着私心对市场进行预测,结果可想而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本着一种客观理性的态度对待股市,否则,如果一旦有一种期盼自己持有的股票上涨的心态,其结果往往就会忽视它已经显现出来的下跌征兆。我当年做期货时曾经出现爆仓,就因为所有分析都仅仅局限于自身利益,最终必然不会对市场有正确客观的预测。正因如此,我不加入任何机构,就是希望能够以非公勿扰之心对股市做出预判。当然,仅有客观的心态仍然不够,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证券市场专业知识、生活的基本常识认知以及在关键时刻敢于拍板的胆识。比如2007年,我曾经在《广州日报》上发文说,中国股市已进入了顶部区域。这个判断就是基于对当时高达70倍市盈率的常识判断,你想想,如果一个公司告诉你投资需要70年才能回本的话,你敢买吗?但是,股票市场上总会有人由于一时头脑发热而忽略常识,对所有下跌的因素视而不见。再比如,2001年1月,吴敬琏先生在中央电视台发表了著名的股市赌场论,五大经济学家公开回应吴敬琏先生的观点,由此揭开了中国股市大讨论的序幕。而此时我在《中国证券报》发表文章《欢呼声中终将响起》,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看空股市。随后,中国股市便迎来了长达两年的漫漫熊途,当时那些经济学家之所以依旧看多,并不是他们的专业素养或人生阅历不够,而是缺乏一颗像吴敬琏先生那样的公心,他们中有人曾参与了《证券法》的编写与证券市场设计,因此不肯承认股票市场是赌场,但直到2015年,中国的股市依旧像一个赌场。

  记者:别人给您封了个“空军司令”的绰号,但您也不光是看空专家,只不过在疯狂的股市面前,能抵制诱惑,客观、理性地预判市场,这实属不易。

  侯宁:我也曾精准地预测过一次看多,2003年11月13日,当股指调整到1307点当日,我就预感到了市场有反弹的可能,于是当天就在搜狐网上发文《股市再创新低 “理性投机者”入场何妨》。从那天起,股市从1100点反弹了近四个月,最高曾涨到1783点之后又开始下跌,当时中国股市的整体流通市值已缩减到不足一万亿元,而反常的是当时的证监会开始大量发售新股,对此,我嗅到了市场的变化,适逢“国改大辩论”如火如荼,市场的几个“反向指标”也都在拼命看空,而我通过对股市的基本面与政策变动综合思考后写了一篇《到股市“选美”吧,酒醒后你该比谁都清醒》。之后在跌破一千点的当晚,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永别了触摸千点的“一夜情”缘》,断言“跌破千点,只此一次”,之后确实也得到了证实。

  中国股市如萌动少年,不要低估他的疯狂

  记者:预判中国股市,您的方法利器是什么?

  侯宁:面对股市的变换,需要具备敏锐的思维转换能力,能够准确地抓住市场中核心的东西。2007年我之所以敢看空股市,一是当时中国九大公募基金持仓最高达97%,其他大基金持仓也都在91%以上,人们对市场的信心爆棚;二是从国际市场来看,当时美国国债等各种债券都有下滑迹象;三是当时中国股票市场的人气已达到了极限,当时最火的一句话就是:“股市是我的提款机”,许多业内人士都在炒股。但在我看来,当一种极端的氛围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往往会成为一种“反向指标”。中国的股市就是一个萌动的少年,永远不要低估他的疯狂,必须要保持清醒的思维和客观的认识。比如像巴菲特等这些顶级的投资者,他们大都属于保守派,始终在寻找着所谓的“保护墙”。

1 2 3
国际融资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