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万通基金会“转世”沃启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27 16:22 中国慈善家2017年第10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从北京万通公益基金会到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名字、身份、躯体、定位、姿态,都有变化,而魂魄的不变,让这一切看上去更像一次“转世”

  撰文_白筱

  “转世”


  “北京万通公益基金会”这一企业基金会名称已成历史,取而代之的,是身份独立的“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改变的不只是名称,还有新的身份和形态,新的理事会和执行团队,新的宗旨表达与项目内容,以及未来新的资金来源。

  沃启基金会主要由两班人马合作组成,一部分来自原万通基金会,另一部分则曾供职于中国发展简报。2017年7月25日,离过年还远,但对于置身于这次变更事件中的两方来说,无疑是最适合用“辞旧迎新”来定义的大日子。

  当事方及时公布消息,及时到还没来得及组织系统全面对外宣传,甚至没有召开发布会。紧随其后,公益行业内出现了不同角度的猜测和描述。是万通基金会的消极谢幕?是沃启基金会的积极启新?是双方偶然邂逅的一场惊喜拥抱?是公益界一次措手不及的借壳上市?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词汇色彩,会产生不同的解读。即便是原万通基金会理事长李劲,暂时也无法简单直接地以只言片语定论。他认为情况复杂,而“谢幕”过于简单粗暴。

  “是涅吧?投到火里面烧一圈,出来一个新的东西。但这个词又有些大了。”他对《中国慈善家》说,“我比较倾向于‘重生’。”

  对于原中国发展简报总干事陈一梅来说,她更习惯称之为“转型”。

  “此前我们跟同事们有一个沟通,我们觉得不能用‘终结’这个词,从组织结构上来讲,其实是一次转型。”

  “重生”,或是“转型”,两个词汇交集明确,一定不是一个主体的断然终结和另一个主体的独立新生,也并非两个毫不相干的主体仅仅交接了一个席位资格,而是先后两个主体之间存在某些重要到关乎精神内核、目标追求的承续。李劲和陈一梅都认为,此次多重变化之中的不变,是对推动“专业公益”的根本诉求,这也是此次“结合”最重要的前提。

  “专业公益”曾让万通基金会实践探索了9年,未来,沃启基金会也将以此为主要工作内容,希望能在公益行业扮演“知识支持者”角色,推动“有效公益”。

  新名字,新身份,新躯体,新任务,新姿态,不变的是魂魄和目的—事实上,这一切看上去更像是一次“转世”。

  固守再无意义

  作为企业基金会,万通基金会2008年注册,发起人是原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原始注册资金共计400万元。自创立到变更,资金来源主要为万通地产及万通控股每年捐出固定比例收益,冯仑个人每年也会出资支持。

  2009年,万通基金会将注册资金缩减至200万元。捐赠收入方面,自2010年攀上1200万元高峰后,2011年,则突然下跌至402万元。自此,来自万通企业的捐赠总额呈现逐年递减趋势。到2014年,万通基金会净资产已缩减至238.46万元,年捐赠总收入206万元,其中,万通控股公司捐赠缺席。洋浦耐基特实业有限公司如同临时替补,以100万元的捐赠金额出现在当年捐赠名单中,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仍是冯仑。

  到2015年,房地产业仍处于“寒冬”中,万通企业营收愈见乏力。上市公司万通地产虽继续提供捐赠,但万通控股方面的捐赠却迟迟不能到账。至年底,万通基金会方面不得不出函“催款”,捐赠款方才到位。

  到2016年,状况显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企业运营艰难—这关系到企业基金会的生存状态,但似乎还不至于严重到让企业基金会脱胎换骨般地更名转型。

  发起人在企业中的进退,也是决定企业基金会命运的重要因素,相较于企业经济收益,这或许更为重要。

  2013年开始,万通企业便传出掌门人冯仑将出售万通股份的消息。2014年,“冯仑以减持方式转让部分万通股权”正式见于公开报道。2015年10月,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收到冯仑和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发来的说明函,双方达成通过转让万通控股股权的交易形式,实现持有万通地产权益变动的明确意向。《冯仑退出,万通地产易主》之类的标题随之冲上媒体头条。冯仑虽仍为万通控股的董事长和重要股东,但已经不再是控制人了。

  几乎与此同步,万通基金会也在“去冯仑化”。2013年4月,第一届理事会任期结束,冯仑卸去万通基金会副理事长职务。截至当时,冯仑个人已为万通基金会捐赠近1500万元。同年,秘书长李劲任理事长一职,冯仑在基金会内直接施加影响的机会减少,一些对外捐赠提议会直接被理事会否决。“把他的意愿放在制度框架内来推动,是什么结果就什么结果。”李劲说,当时冯仑事实上也已经不再是万通基金会的控制人。“你不能说冯先生不影响理事会。他是发起人,是最大捐赠个人,希望通过理事会来影响机构这很正常的。”

  对于当时万通基金会的“去冯仑化”,冯仑本人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时曾以福特基金会做类比,“我们研究过福特基金会的模式,虽然它带有‘福特’二字,其实跟创始人福特没有关系了,完全是一个独立、专业、公益的基金会。”

  事实上,从创立开始,万通基金会一直在与万通的商业活动保持距离。李劲介绍,万通企业方面开发小区,基金会方面做生态社区,双方在项目领域上相关,这让基金会进入一些社区时有着天然的便利性,但具体业务层面,万通基金会跟万通企业并没有直接关联。“万通基金会只有极少的项目在万通企业的地盘上做过试点。我们叫‘貌离神合’。”李劲说,“很多人不理解,你们为什么叫独立运营的企业基金会?这不矛盾么?我们的独立运营指的是企业只管给钱,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管。”

1 2
正在读取...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