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基金小镇:小空间,大格局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4-03 15:14 英大金融2017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国际上成功运作的基金小镇,或者距离上游资金端比较近,或者距离下游投资项目比较近。如果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生拉硬扯地进行“造镇运动”,便犹如建设一座空中楼阁,很难成功。

  文  |  本刊记者  彭慧文

  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特色小镇建设大潮中,金融领域也不甘落后,根据自身特色,推出了“基金小镇”概念。


  关于基金小镇,目前还未形成统一的定义,一般认为,它是利用私募基金喜欢扎堆的特点,通过打造精、小、美的工作、生活环境,吸引各种创业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证券投资基金以及相关金融服务机构前来,汇聚成财富管理领域一支高素质的经济力量。国际上最早的基金小镇,是位于美国东部的格林威治(Greenwich),这个小镇目前聚集了500多家基金管理机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在10亿美元以上的对冲基金中,有接近半数把总部设在了那里。

  对我国地方政府而言,基金小镇具有莫大的吸引力。现如今,优化区域经济结构、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已经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一种主要诉求,而在产业转型升级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方面,基金小镇可以发挥出比其他特色小镇更大的作用。一方面,基金业本身就是一种财富密集度高、环境污染度低的产业,能够直接创造大量的绿色税收;另一方面,基金小镇会促进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的互动发展,孵化、培育和发展新兴企业,间接带来经济新增长点以及大量的就业机会。

  因此,基金小镇在全国遍地开花。2012年7月,浙江省杭州市南湖区提出了打造股权投资产业集聚小镇的概念,标志着国内第一个基金小镇的诞生;2015年5月,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的北京基金小镇投入运行,后成为第一批全国特色小镇中的一份子,也是目前403个国家级特色小镇中唯一的一个基金小镇;2016年6月,四川省成都市的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开镇,成都在争抢我国西南金融重镇的道路上又落下了一颗棋子;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的灞柳基金小镇,则被委以填补西北金融市场空白的重任……据投中研究院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全国已成立或规划成立的基金小镇总共有33个之多,规划面积从零点几平方公里到18平方公里不等。

  对于这批新生事物,地方政府可谓关爱有加,在落户奖励、投资奖励、税收减免等方面给足了优惠政策。

  然而,金融产业有其自身的特性,并不是说扶持政策给到了位,就可以像其他特色小镇一样办起来。国际上目前成功运作的基金小镇,或者背靠着金融中心,距离上游的资金端比较近,或者位于创业产业聚集区,距离下游的投资项目比较近。如果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生拉硬扯地进行“造镇运动”,便犹如在建造一座空中楼阁,在金融服务互联网化的大时代背景之下,绝非易事。

  要么挨着资本

  世界范围内,格林威治基金小镇不仅办得早,而且办得最为成功。在19世纪之前,这个小镇的经济以农业为主,20世纪初才开始与金融沾边。格林威治距离纽约曼哈顿区只有48公里,而且自然环境良好,起初只是纽约的金融人士逃避城市生活的放松休闲之地。到20世纪60年代末,投资界传奇人物巴顿·比格斯在小镇上创立了第一家对冲基金,自此以后,对冲基金开始在格林威治不断涌现,20世纪90年代后,小镇对于对冲基金的聚集效应进一步增强。现如今,这个人口只有纽约1/100的小镇,管理的资金规模却达到了纽约的1/9,成为了全球对冲基金的“大本营”。

  格林威治能够成功,地方政府的扶持政策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小镇位于康涅狄格州,该州的个人所得税、房产税等税负均远低于纽约;与严格执行对冲基金监管政策的纽约相比,小镇的监管环境更加宽松;小镇的办公楼租金也远低于纽约曼哈顿地区。但是,如果要在小镇的成功因素中寻找一条最重要的,无疑是紧挨着纽约这个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当纽约的金融资源需要疏散时,交通便利、环境美好、教育体系发达的格林威治及时补位,然后才轮到它围绕对冲基金业务打造出特有的基金生态圈和金融产业链。

  从这个角度看,北京基金小镇具有自身的优势与成功的潜质。这个距北京中心城区1小时车程、距建设中的北京新机场30分钟车程的小镇,正在致力于成为承接首都金融核心区产业外溢的“高精尖引擎”。当位于首都金融核心区的基金公司及其员工们品尝够了市区内高昂的租金、高密度的办公区以及拥挤的交通,搬家到生态环境、办公环境都更为优良,同时又不失工作便利性的京南小镇,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此,北京基金小镇迅速获得青睐,截至今年10月中旬,入驻其中的各类机构已达425家,资产管理规模突破了9000亿元。

  不过北京基金小镇也有自身的问题,那就是定位不够明确。按照规划,小镇要吸引包括创业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对冲基金等各类基金及相关产业链服务机构入驻,显然比只专注于对冲基金的格林威治贪心了许多。虽然都是基金公司,不同类型的基金对服务设施的需求却是不一样的,比如对冲基金公司之间的交流相比于创投基金而言要少得多。想要包罗的太多,会不会影响北京基金小镇的服务专业性,还有待进一步考察。

    要么贴着产业

    另一种成功的基金小镇发展模式,由位于美国西部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基金小镇引领。

    沙丘路位于美国加州的门洛帕克,长度为2~3公里,距离硅谷不到30公里,是连接斯坦福大学和硅谷的重要路径。它与格林威治完全不是一个套路,其功能定位是科技风险投资产业的集聚地。南湖互联网金融学院的研究报告指出:“硅谷高新技术产业具备高投入、高风险、高收益等特点,需要资金充沛的外部机构来支持,以确保其顺利进行。沙丘路汇聚了众多风险偏好不同、企求高回报的市场主体,资金支持能覆盖科技创新的整个成长周期。二者的结合成功实现了风险投资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契合发展和良性互动。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推动了高科技公司的成长,促使硅谷成为全球新兴产业的策源地,而高科技公司的成长同时带动了风险投资机构的繁荣。”

    最开始的时候,斯坦福大学教职人员为创业学生提供资金支持,可视作沙丘路风险投资的雏形。1972 年,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KPCB)在此落户,揭开了沙丘路基金小镇的成长新篇章。发展至今,短短的沙丘路上密布着3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它们掌管着2300亿美元的市场力量,风险投资金额占美国的三分之一,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红杉资本。

    沙丘路基金小镇的繁荣,源于风险投资与硅谷高科技产业的完美融合,同时,还应该注意到,沙丘路的区位优势不仅在于临近硅谷,其所在的旧金山湾区还是美国西部最大的金融中心,这为沙丘路的众多基金公司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来源。

    在国内已有的基金小镇中,对自身定位像沙丘路一样明确的并不多,浙江省宁波市的梅山海洋金融小镇算是其中之一。依托宁波的海洋产业基础,梅山海洋金融小镇正在朝着长三角地区具有影响力的海洋金融信息汇集地、资金结算地、类金融人才集聚地和创新业务试验地的方向努力,目前的重点培育领域包括船舶租赁、航运保险、离岸金融等海洋新兴金融产业,同时正在尝试设立由政府主导、企业参与的混合所有制海洋产业基金,建设以海域使用权、海洋知识产权等为主体的海洋产权交易平台。在强者林立、服务同质化严重的基金小镇竞争格局中,将服务领域做窄、做精,未必不是一条成功的捷径。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