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外滩12号的义气传奇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4-03 15:57 英大金融2017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有了这栋“从苏伊士运河至白令海峡间最考究的建筑”,汇丰银行在上海银行界的领袖地位更加稳固,并成为远东金融中心的新地标。

  文  |  吴福明

  1864年2月的一天,冬日的暖阳洒满了黄浦滩(外滩)大道,一群“上海先生们”正在“上海总会”进行定期聚会。今天洋行大班们正在谈论一家正在筹办中的“自己的银行”。此时上海刚从一场战乱与危机中恢复平静,知名的丽如银行等在危机中受重创,大家对是否参与这家银行意见不一。宝顺洋行与沙逊洋行已确定参与新银行的创办。但龙头老大怡和洋行不屑一顾,美国旗昌洋行似乎也不感兴趣。


  此时,一家很早就来上海“淘金”,从事航运业的英商会德丰洋行的大班麦克林(David McLean)看好这家新银行,个人准备转行 “入伙”。钱从何来?且不说“入伙”资金没有,眼下就连回国筹资所需的2000两白银也无着落。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向三余钱庄的“跑街”王槐山借款。王常年游走钱庄与洋行之间,颇有信用,也很讲义气。因麦克林言明回国筹款时间少则半年,多则九月,届时本利归还,绝不食言。王槐山便从钱庄客户的存款中挪用一千多两白银借给麦克林。然而,麦克林启程回国后杳无音信,眼看还款期限愈来愈近,年终钱庄结账,挪用庄款一事暴露,王槐山被开除了,只得灰溜溜地回到老家余姚。

  1865年2月的一天,麦克林带着从英国筹来的500万巨款回到上海。原来他回国筹资不顺利而耽误了还款的约定时间,为此他十分内疚,派人把王槐山从乡下找回。3月,这家名为“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新银行在香港正式成立。发起人为宝顺洋行、琼记洋行、大英轮船公司、沙逊洋行等14家洋行。“汇丰”这个名称在1881年该行发行的钞票上开始出现。行名由曾国藩之子曾纪泽所题。  

  1865年4月,亦即汇丰银行总行开业一个月后,由麦克林投资入伙的上海分行,租用位于外滩的中央饭店底层也对外营业。麦克林担任分行大班,王槐山则被委任为买办。这两个中外冒险家的结合拉开了汇丰征战中国金融市场的序幕。上海的金融开始由洋行时代的商业资本进入汇丰所主导的金融资本时代。首任大班麦克林一干便是20年,业务发展顺风顺水,资本雪球也越滚越大。

  1874年对于“汇丰”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就在这年,它告别了租用的中央饭店,在外滩12号建造了属于自己的三层分行大楼;就在这年,它做成了一件大事:在香港与伦敦两地为清政府成功代理发行200万两“福建台防借款公债”,首开中国外债发行之先河。令中国政府刮目相看,并由此建立了与中国政府的深厚关系。

  彼时,隶属福建的台湾海防吃紧,亟待加强海防建设,但清政府国库空虚,只得派天津海关道孙竹堂筹措海防款。这时,另一“跑街”先生、来自苏州洞庭的席正甫登场。此前他自己开办钱庄,汇丰开业后便来当“跑街”。他在中国钱庄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此时派上了用场,他自告奋勇远赴天津,与清政府洽谈借款事宜。并最终促成清廷以盐税为担保,以年息8厘的高利息,获得汇丰银行200万两10年期借款,这就是“福建台防借款”。此举让汇丰银行在中国的影响倍增,也让席正甫一举成名,不久他就顶替了王槐山,成为汇丰的第二任买办。

  除了商业汇兑等业务,凭籍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汇丰银行一跃成为中国政府的大金主,并逐步取代丽如银行,成为英国政府对外政策的工具。淞沪铁路、左宗棠西征借款、“同治中兴”、筹办洋务、建设北洋舰队、筹措甲午战争军费,都有汇丰的影子,至甲战争前,清政府向汇丰银行的 17笔借款中,绝大多数是由席正甫“操刀”的。甲午战争以后,汇丰银行成为中国政府偿还外债和赔款的主要经受银行。它是高达4.5亿两白银辛丑赔款第一托管行,另外,汇丰银行还是“四国借款”与“善后借款”等银行团的“带头大哥”。 1894~1913年的20年间,汇丰银行承贷42笔近2.9亿两,占同期列强资本输出总额的26.38%。1916年起,它又取得代理总税务司收存保管中国内债的权利。

  这一切与第二任买办席正甫的“长袖善舞”不无关系,他是晚清权贵们李鸿章、沈葆桢、盛宣怀、左宗棠等的座上客。正是由于他超人的沟通能力与关系资源,汇丰在中国本土业务如虎添翼。汇丰银行发行的钞票,“流通最广、信用最著”。中国的权贵与富商也纷纷将巨额现款存放汇丰。汇丰银行上海分行的营业额,不但居各地分行之首,甚至超过了香港总行。当时的报纸称:“在东方的全体企业中……很少有几家能赶上汇丰银行……它的成功,在银行史上是空前的。”1932年汇丰的存款余额高达9.3亿港元,接近中国各行存款总数的半数。

  是时候建造与其身份相匹配的大楼了。后来,汇丰银行把邻近的10、11号也买了过来。1923年6月23日,上海租界万人空巷,数以十万计的上海市民潮水般地涌向外滩12号,争睹耗资千万银元、新建成的世界上面积第二大的银行大楼—汇丰银行大厦的风采:精雕细刻的外表美轮美奂,希腊式圆形穹顶直插云霄,两尊青铜狮子分踞大门外左右两侧,被称为“镇行之宝”。有了这栋“从苏伊士运河至白令海峡间最考究的建筑”,汇丰银行在上海银行界的领袖地位更加稳固,并成为远东金融中心的新地标。外滩12号的地下金库里存满了黄金、白银,每天早上9点半汇丰挂出的外汇牌价,是全中国各种金融、投机和大宗商品市场的基准价格,整个上海滩,甚至整个中国都为之活跃起来。

    (作者系经济史博士,专注研究证券、土地金融及文物收藏)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