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手机扣费三大“坑” 这些血泪教训你不得不防!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5-09 17:28 小康中旬刊2017年第1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摘要:旧号码莫名其妙被“低消”近一年,新号码尚未使用就被迫数次交费,“吉祥号”被迫终身绑定最低月消费套餐……合作营业厅“低消”等猫腻行为绝非个案,消费者在维权过程中极易接连掉“坑”。

  中国小康网讯邹俭朴高扬最近几个月不少手机用户反映,从经济实惠的角度上希望能够准入到互联网套餐,因为互联网套餐可以自动让老用户升级到更优惠的新套餐之中,而相反运营商的流量套餐不能做到这一点,不能进行自动的产品迭代,甚至有用户曾陷入被“低消”和终身绑定最低消费套餐里。当消费者想要更改或取消这些套餐时,通常要经历许多波折。

  对此,工信部曾明确要求企业采取措施,在除了双方合约另有约定外,不得限制用户的资费选择权。一是要求三家通讯运营商企业严格按政策执行,不得推出限制老用户选择资费的方案,并且要求企业来梳理排查现有的资费方案,如有限制用户资费选择权的行为,立即整改。


  “吉祥号”终身捆绑最低消费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姚先生两年前开通了一个手机“吉祥号”。按照服务协议约定,姚先生需承诺最低月消费138元,并预存两年话费。两年后,姚先生要求变更套餐,遭到拒绝。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回应称,按照约定,姚先生需终身绑定最低月消费。双方协商未果,姚先生诉至法院,要求法院确认承诺最低月消费的约定有效期为两年。

  根据服务协议约定,从2015年5月开始,北京移动每月向姚先生的手机账户返还128元,共返还24个月。到今年5月,预存金额全部返还完毕。考虑到过去这两年该手机号每月实际使用所需资费并未达到套餐标准,姚先生便想换个更加实惠的套餐。为此,他致电北京移动,对方却告知,按照服务协议约定,最低月消费的承诺是终身的。

  对此,有法律人士指出,消费者与电信服务商之间签订的协议为格式条款,消费者基本没有修改权,属弱势的一方,而吉祥号终身绑定最低月消费的条款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属于限制消费者权利的条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也认为,服务协议约定终身最低月消费是不公平的格式条款,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被“低消”吞费没商量

  由于工作需要,笔者在三大电信运营商处均办理了手机号,但并不常用的联通卡却耗费最多,平均每月产生200多元话费。10月26日,笔者来到中国联通呼和浩特中山东路营业厅,准备换个套餐,降低话费花销,结果一下查出个“秘密”。

  查询发现,原本每月固定套餐为166元的联通手机号码,除了笔者同意办理的联通小秘书和酷狗音乐包合计12元之外,从今年1月起,被人在后台将最低消费额调整至每月215元。这就意味着,即使此号码一直不用,每月也必须扣掉215元钱的话费。

  “这种‘低消’确实太坑人了。”营业厅的工作人员私下说,该“低消”极有可能为合作营业厅私自办理,且他们已经遇到不少出现类似情况的消费者。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笔者拨打客服电话进行投诉。

  11月24日,一位刘姓工作人员给笔者回了电话。她表示,据计算,今年前10月,笔者因“低消”共被多扣了37元话费。对于这样的说法,笔者立即进行了质疑。随后,她马上改口称:“先前解释错了,是一个月37元,总数为370元钱。”

  为何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会出现被上调话费套餐最低消费档次的情况?合作营业厅这样做的原因为何?面对这些问题,联通回访人员却并未作答。

  办个新卡又被“坑”

  上述营业厅的工作人员表示,即便取消了“低消”业务,目前笔者的手机卡也无法立即变更为较为划算的几个新套餐,“只有办个新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考虑到之前客服人员承诺退还的“370元多扣费用”不知何时能够到账,为了尽快使用联通号码,笔者决定先办张新卡“重新开始”,再慢慢解决先前号码存在的问题。在工作人员推荐下交了100元话费,办了一张据说可以使用“无限流量”的新卡。“这张卡下月起就能使用了。”这位工作人员说。

  为了与旧卡做个“了断”,结清欠费,10月27日笔者根据欠费提示短信,通过3家网店向旧卡存入230元话费。然后以喜悦的心情等待“无限流量”时代的到来。然而直至11月3日,新卡也未能开通。

  几经周折,通过客服找到了当初办卡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新卡不能开通可能与旧卡依旧欠费有关。”但令人费解的是,此时记者手中那张被“低消”疑团缠身的旧卡能够正常使用,且未收到任何欠费通知。

  “旧卡刚刚交了230元话费,怎么又欠费了?”对于笔者的疑惑,多名客服人员表示,系统中并未查到10月27日的交费记录。但3家充值网店的客服,却均给了截图证实话费已充入账户。对此,有联通工作人员认为“可能是系统原因造成的。”

  几经交涉,办新卡的工作人员开始变得不耐烦。她表示,若对新卡不满意的话,可以马上退掉。但新卡已经生效,之前为购买新卡支付的100元话费无法退还。由于不忍让100元钱开通的新卡“打水漂”,无奈之下,笔者于11月4日开始向新卡充值。直至充入250元话费后,新卡才终于有了动静。

    从发现被“低消”疑团开始,一周左右的时间,笔者已充入580元话费,而十个月来因被“低消”导致的多扣费却分文未退。11月5日,尚无暇使用的“无限流量”新卡再次收到“温馨提示”:“您的可用额度已不足50元,请尽快续费。”

    本文刊于《小康》杂志12月中旬刊,原标题为“央媒起底手机扣费三大‘坑’”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