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寻路高质量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7-04 13:44 能源评论2018年第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2018年,要让能源高质量切实推进,仍需在供给侧发力,具体来说,就是进一步去产能、补短板、攻难题,以优化产能配置,推进行业发展。

  文/本刊编辑部

  2017年12月,2018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提出,要全力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为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做出更大贡献。这也是“能源高质量发展”的表述首次在政府文件中出现。

  对于什么才是“能源高质量发展”,如何才能有效推进能源高质量发展,会议释放出的信息中并没有过多的说明。其中的原因或在于,能源高质量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问题,难以用几句话概括和阐述清楚。但是,毫无疑问能源高质量发展将成为普遍的工作标准,无论是政策制定还是企业决策,都将在高质量下推进。


  如果从产业、企业和面向未来发展这三个角度看,也可以从“两降一增”来理解能源高质量发展。

  两降中一是降低化石能源比重,坚持绿色低碳发展方向。要改变过去既不绿色又不低碳,既不节能又不环保的发展态势,就必须减少化石能源开发利用对资源环境造成的损害,这是近几年能源工作的主线,也与高质量相符合。

  二是降低成本,减少无效投资。对于企业而言,只有高效率才能实现高质量,而高效率的前提,就是减少外延式的发展,避免靠大量投资扩产能、上规模的发展模式,不再出现大规模背离市场需求的产能。

  一增是增加创新力和竞争力。当前,尽管能源行业已经开展了大量创新,但大部分企业的创新能力仍然较弱。高质量发展所要提供的的质高、质优的产品和服务,主要通过创新和技术革新来实现。

  如果按照这三个标准,能源高质量发展必然是一个长期任务。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2018年,要让能源高质量切实推进,仍需在供给侧发力。具体来说,就是进一步去产能、补短板、攻难题,以优化产能配置,推进行业发展。

  去什么:“腾笼换鸟”要升级

  2018年,去产能仍然是能源工作的重点,但需要实现升级——2017年时,去产能的主要工作还是减存量,给企业的“腾笼换鸟”让出空间。而当下,第一步工作已经完成,去产能要加强深度。不仅要去掉落后的产能,更重要的是让已有产能、存量产能升级,在“腾笼换鸟”的基础上,让企业“老树长新芽”。

  对于“棋至中盘”的煤炭,升级意味着要“狠”,更要“准”。所谓狠,是在严控落后产能的同时,持续退出不符合市场要求的低端产能;所谓准,则是要解决“低端产能去掉之后、高端产能跟不上”的结构性问题,精准施策,让产业结构更为优化,以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2017年积累的一些经验需要持续和扩大。比如综合运用市场化手段,推出PPP项目、“双创”等模式,这些经验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但已经建立了一些市场出清的长效机制。在这些机制的带动下,企业开始生发造血能力,并主动寻找市场的突破点。

  对于火力行业,升级版的去产能则要切中行业的现状和症结。

  2018年,电力去产和优化结构将是全年的看点之一。但是,电力和煤炭两者有实质性的不同。煤炭产能的问题一是绝对量太大,二是一些重点区域治理雾霾必须减少煤炭使用。与之相比,电力并没有出现全行业绝对过剩,一个证明就是全社会用电量仍然在以较高的增速增长。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7年1~12月份,全社会用电量为6307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6%。

  可见,电力最重要的问题,并非减量而是调结构:从电源结构看,应重点限制和减少燃煤发电,同时持续推进清洁能源电力发展;从分布上看,应加快合并重组等,持续优化煤电分布,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减少中低水平煤电产能;从模式上看,需要在提升上下游产业融合的同时,结合资源、开发、市场、环境等因素,探索更为可行的市场化模式,以市场化手段化解低端产能。

  怎么补:补齐机制短板

  2018年,补短板的意义比去产能更重要。当前,很多能源行业的问题并非由政策所致,而是因短板而成。

  以煤炭和电力行业为例,2017年,煤价几乎一直处于上涨态势,让电力企业受到了较大的成本压力。有人把此次煤价上升,归结于煤炭去产能。根据中国煤炭协会的数据,2017年在2016年完成2.9亿吨去产能任务的基础上,提前完成了1.5亿吨的去产能任务。

  但事实上,把价格高涨简单地归因于去产能是不对的,煤炭和电力市场本身不完善,也是造成涨价的重要原因。

  不难发现,市场机制的不健全和发展质量不高都是这种不完善的体现,对于前者,现货市场、期货市场都不完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对于后者,长协合同履约率始终较差,即便在监管升级的2017年,部分企业仍存在履约率低、合同质量不高的情况。

  而市场机制不完善的问题,需要在2018年通过补短板的方式来解决。

  作为政府,老办法不能丢。所谓老办法,即出台和完善标准、引导性的政策法规。比如在长协合同方面,2018年,相关部门可以尝试将煤炭中长期合同纳入信用监管体系,以实现对煤电双方的监督,用市场化的方式主动引导企业遵守游戏规则。同时,改革也是政府补短板的有效方式。2018年能源领域的改革,应当既稳妥、又大胆、讲效果。为改革而改革是没有质量的,只有触及深层次的问题,并最终把行业的发展活力释放出来,减少对市场主体的束缚,才能发挥引导和提升市场活力的作用。

    作为企业,新方向要找好。所谓新方向,就是企业在面临行业新变化和产业新政策时,需要拥有足够的敏锐性,抓住新的发展势头,判断出哪些是现在需升级、未来有空间的领域。当前,随着中国能源企业技术能力的提升,“能否做到”已经不是最大的问题,而问题在于“是否应该去做”。像在2016年和2017年,浅层地热供暖等清洁供热的新技术应用还很少,但相信到2018年,这种技术将随着政策的倾斜、公众对环保的要求不断提高而会得到较快的发展。而此时,企业只有思路足够快,才能及时转向,寻找到最准确的商业模式,做出有市场的高质量产品。

    攻哪里:找准供需症结

    2017年,能源改革发力点主要聚集在供给端,2018年能源工作会议提出“能源供给质量实现重大变革,消费结构实现重大转型”。这意味着,2018年,高质量发展的对象不仅将包括供给端,也包括消费端。

    但是,消费终究受制于供给。如果供给侧能够提供高质量产品,或持续实现服务的更新换代,那么消费端的新策略、新模式必然随之出现,消费侧的质量也就有所提升。从实践经验看,能源消费侧能否发生较大的变化,仍然依赖于供给侧的结构变化和供给质量的提升。2017年年底,天然气供应出现“气荒”就是说明两者关系的典型一例。由于蓝天保卫战的持续有效推进,多地居民对天然气的需求大大增加,但由于生产、运输、贸易等原因,天然气供给却未能及时跟上。

    反过来看,如果能源在供给侧发展较好,也同时会带动消费侧发生变化。因此,困扰供需互动的长期性或突出性难题,应该作为最为重要的攻克方向。

    在油气领域,应当加强储气能力的建设。“气荒”暴露出天然气供应能力不足,但从供给的另一个角度看,储气能力较弱也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相继出台政策措施,鼓励、引导、推进储气库的建设,但由于缺少配套措施,导致储气能力问题依然存在。要解决这个短板,应当尽快在2018年落实细则,特别是财政补贴上的支持,加快储气能力建设,使之与消费能力增长相匹配。

    在新能源领域,需要加快通道网络的建设,解决消纳问题。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7年,全国的弃风率和弃光率同比分别下降6.7和3.8个百分点,消纳难题得到明显缓解,但是并没有根本解决,仍然是行业的难点之一。2018年,在光伏行业产能继续提升、风电装机增长的背景下,要保持或实现更好的消纳,解决的途径或将是继续加大各种类型的消纳,加快通道和网络建设,并在此基础上“用市场的模式解决市场的事情”,如继续推进跨省跨区电力市场化交易,以破解消纳难题。

    (本文由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韩文科执笔)
责任编辑:Karen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