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中国式机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7-04 14:09 中国商人2018年第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罗振宇  得到APP创始人

  2017年,我国GDP大概12万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财富500强公司中,中国已占115家;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人口、最多的在校大学生。

  你看,全是好事。但好事多,不见得焦虑少。过去,我们提到商业,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竞争”。而现在,你还来不及摆好姿势和竞争对手厮杀,用户就已经变成另一个物种了。过去商业世界的主题是和对手竞争,未来商业世界的主题是追赶上用户。


  2017年,我逢人就问关于我们这一代人形形色色的焦虑,得到了各色各样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讨论都逐渐聚焦到了以下6个问题上:

  第一,我们不是强者,还能不能登上舞台?第二,我们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第三,跟不上变化,会不会被淘汰?第四,中国经济增长会不会遇到天花板?第五,中国经济增长有没有可持续性?第六,中国能否赢得良性的全球发展环境?

  这6个问题,我不断请教高人,我觉得我得到了阶段性的答案。在这些问题和答案中,我也逐渐看清了我们这代人的机会。而这些机会,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我把它称之为——“中国式机会”。

  中国正在从“追赶式”力量变成“溢出式”力量

  我们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在大者越大、强者恒强的时代,还有没有新玩家的舞台?

  沈南鹏告诉我,你看到的舞台虽然更单调,但是你没有注意到,舞台本身正在变得更大。虽然聚光灯下的主角在膨胀,但是聚光灯外,在更大的舞台上,有更多的角色在登场。

  一部手机的平均价格是2000元,而一部汽车的平均价格至少能达到十几万元,所以智能汽车行业比智能手机行业大很多,这将会是一个几十万亿的市场,这个领域一定会产生一批巨头。和手机一样,其中必有中国公司的身影。

  再放眼那些新领域,从AlphaGo到AlphaZero,好像都在讲述一个西方科技打败东方智慧的故事。但同时,世界上最多的人工智能论文出于中国人之手。你说还有没有机会?

  “得到”作者刘润问过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今年的一些热门公司来历有点奇怪,这些公司都不是从一线城市发展出来的,是二三线城市的成功逆袭。

  为什么这些成功的消费品牌反而诞生在二三线城市?这个问题有很多答案,但是所有的答案,都和中国独特的国家禀赋有关,尤其是人口的分布结构。中国最大规模的人口聚集在二三线城市,他们更能代表典型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种消费品,无论是价格、消费习惯,还是供应链的成熟度,只有在这些城市被检验了、成功了,才有在更大范围内复制的能力。

  举个例子。2017年很多人都在谈论喜茶。其实,还有一家叫做古茗。7年前,它在浙江台州的一个镇上开了第一家店,今年开到了第1200家店。它有什么诀窍呢?其实都是小知识。比如,在小镇上开店,装修不见得要多高大上,但灯一定要亮,要成为当地的路灯。镇上的灯光通常很暗,你的店特别亮,顾客就觉得这家店更好、更干净。

  在很多人眼中,这不是技术,不是创新,但不要忘了熊彼特的教导:“创新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所谓创新并没有什么捷径,而要扎到最深的现实中去,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商业世界有一些自古不变的朴素道理,比如货真价实,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对客户诚信,做生意要赚钱等等,这可能就是下一轮崛起的创业者的群像。

  过去40年,我们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认知是“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但是从2017年发生的桩桩件件来看,中国已经分明是一组动车,每一节车厢都有动力。如果靠火车头,车厢越多,车速越慢;而在动车组,车厢越多也就意味着动力单元越多,速度反而不会慢下来。

  过去每一步成功,我们都把它解释为勇气、智慧和胆略。但现在,很多发展似乎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自然生长的,是中国国家势能的一种“溢出效应”,像高山滚石一样,就这样倾泻出去了。中国正在从一种“追赶式”的力量变成一种“溢出式”的力量。

  创业公司要想崛起

  没有流量怎么玩

  既然机会有的是,在这些机会里,以前的玩法还管用吗?会有什么新的玩法?

  这两年,有一家公司快速崛起,叫快手。2016年年底,快手的日活跃用户大概是三千多万;2017年12月,它的日活已经过亿。

  这是什么概念?按照任何标准,它都已经是最大的互联网产品之一。我问宿华(快手CEO),这是为什么?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老头儿,在快手上陪了我一年,每天晚上他都要表演一段拉二胡。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不对啊,拉二胡一般都是右手持弓、左手握弦,而这位老人家是反的。两种可能:一种他是左撇子,这个可能性比较小;还有一种可能,说明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要么单身,要么老伴离婚或者去世。所以,他只能自拍。

  这种生活其实一直都在,但是不可能被记录下来,因为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拍不过来。为什么现在可以被记录?因为这些人每个人都有手机,而且在深山中都有网络。

  最难被互联网世界连接的人、最难被记录的人、那些社会末梢的人,就这样因为短视频被接入了这个时代,而快手这个连接器抓住了这个机会。每冲进一拨人群,就成就一拨连接器;每成就一拨连接器,就诞生一拨商业新物种。

1 2 3 4
正在读取...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刘静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