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邱启明:一个英雄主义者的匍匐前行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7-20 15:38 中国慈善家2018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邱启明推崇“匍匐着、迂回着做成了很多事情”的智慧,如今他似乎已习得这种对价值的坚守方式

  撰文:李天骄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3月刊


  邱启明:媒体人、主持人、文创内容出品人、导演

  《远方(第二季)—那些人》完成审片之后,邱启明找了一家茶馆,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待了很久。

  他的两鬓已有些发白,消瘦,说话温和。不再是荧屏上言辞犀利,面对不平动辄拍案而言的央视主播,他的“英雄主义”如今变得迂回并且温暖。

  2016年底,邱启明离开老东家搜狐,成立工作室,出品了自己的首部纪录片《远方(第一季)—呼伦贝尔万岁》,记录内蒙古大草原上100位平均年龄100岁的老人,把随着老人一个个离去而行将消失的蒙古族传统用镜头传承下来。

  时隔一年,他将目光投向中国公益和行走在这条难行之路上的人们,在16天里和大病医保专项基金团队在湖北、四川两省三个贫困县探访了近30个患病儿童,完成了《远方(第二季)—那些人》的4集纪录片、17条短视频和多场在线直播。

  从事媒体行业,让邱启明有机会够接触到更多人、看到更多事。“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看到这样的苦难,我相信内心都会受不了。”他选择以自己擅长的方式将一些家庭的遭遇通过镜头展现出来,希望为他们谋得更多的帮助,也“把更多人争取过来”,让他们看见中国的公益人。

  曾经推崇白岩松“匍匐着、迂回着做成了很多事情”的邱启明,如今好像也学会了这种智慧—通过公益,快乐且温和地改变。

  拜托各位了!

  2017年9月,邱启明收到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基金负责人胡雯的一条微信,邀请他探访5年来大病医保救助过的那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邱启明正在寻找《远方》系列纪录片第二季的素材。接到微信,他当即决定,就拍大病医保这个团队,拍一线的全职公益人、认真工作的基层政府人员、踏实参与救助的明星和名人。

  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基金成立于2012年,由邓飞、王振耀、李亚、张黎刚、赵普、张泉灵、邱启明、马伊、李晨等媒体人,明星及公益人士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意在通过提供大病医疗补充保障,为乡村儿童争取医疗资金与公平医疗的机会。

  5年里,这支基金在湖北省鹤峰县、云南省漾濞县、浙江省开化县、四川省汉源县、内蒙古自治区科右前旗等10个试点,为125万个0~16岁孩童购买了总额四千多万元的大病医疗保险。

  除了模式外,这支基金的财务透明度也让邱启明十分放心。“邓飞特别懂,他们是‘钱不经手’,这点特别厉害。所有募集的善款直接进入中华少年慈善救助基金会账户里,需要钱的时候,他们就打报告申请,然后这个钱就直接拨到每个病患的个人账户上去。所以他(邓飞)经常说,‘我两手空空,利索,不用怕人质疑。’”

  邱启明和团队探访的第一个患儿姓冯,只有3岁,家住湖北省巴东县,2017年查出患有白血病。

  抵达冯家门前时,邱启明心里一凉,“那个房子,一看就没办法住,感觉随时来点动静就能倒。”

  小家伙正闹着要吃香蕉,连着吃了两根,还要,爸爸妈妈没给,小家伙开始发火,嘴唇直抖,外婆赶紧又递上一根。吃完后,他满足地把头埋在爸爸怀里,睡着了。

  “生病后,(孩子)脾气很暴躁。因为手臂上埋着一根管子直接连着心脏,不能生气,所以平时都得哄着他。”孩子的父亲紧紧地搂着儿子解释道。3岁的儿子要承受脊椎穿刺治疗带来的巨痛,冯爸爸十分不忍。同为父亲,邱启明太能理解他的感受。

  孩子患病后,原本在浙江打工的父母回到老家,家里的经济来源中断。“他们的神态中透露的那种无奈、焦灼,让人看了特别难受。”邱启明知道,安慰的话没有意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还有一个基金会组织(天使妈妈)可以帮忙,可以通过它联系全国几十家三甲医院,然后和大病医保对接起来,希望有专家能对孩子的病给出治疗方案,给这个家庭一点希望。”

  农村家庭遭遇此类重大疾病,国家新农合医保可以报销目录内的药物费用30%至50%左右,在此基础上,大病医保专项基金可以再补充报销目录内不能报销的其他费用,最高报销额度为30万元。这样算下来,在目录内的治疗,患儿家庭最多只需花费几千元。

  现在,巴东县相关部门已经把冯家定为精准扶贫对象,每月有政府提供的补助作为生活保障,并为冯家新建了一栋二层小楼。冯家人的心定下来,对孩子的治疗充满了希望。

  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这样的幸运。四川省汉源县的小伟,年仅13岁,被诊断为脑干占位病变,瘫痪在床。尽管新农合医保和大病医保基金报销了目录内的全部费用,但小伟的病情并无起色。

  “有几次我去自家的果园,每一个地方我都记得非常清楚,我儿子在那儿做过什么,他爬过哪棵树,在哪一棵果树底下被我训过,在哪儿帮着他妈妈摘了多少苹果。”小伟的父亲流着泪告诉邱启明,“原来我和其他果农之间有什么矛盾,回到家,看到孩子健健康康的,所有的委屈我都忘了。现在我就是希望他好起来,在外面受多大委屈我都愿意。”

  邱启明当场承诺,请有丰富医疗资源(三甲医院)和救治重病儿童经验的北京天使妈妈基金会给予支持和帮助。“情感上的交流什么的,我觉得没用,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办。”

1 2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