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十方缘:面对生命的终点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7-20 15:39 中国慈善家2018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倡导爱与陪伴的文化和如何面对死亡的生命教育,十方缘存在的生态意义,比实际满足的生活意义要大得多

  撰文:张玲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3月刊


  陪伴,也被陪伴

  冬日的午后,暖阳过窗,洒在老人们的背上、胸前和脸上。在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的一个老人公共活动厅里,北京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中心(以下简称十方缘)的三五个义工穿插着坐在老人中间。这次集体陪伴,他们准备跟老人一起唱唱歌,做些小游戏。

  十方缘专为老人定制的歌本上,内容多关涉革命、思乡、家人、朋友,也有关照自然万物的《荷塘月色》《茉莉花》等曲目。

  “我叫王克,克服困难的克。”93岁的王克边说,边用手指在义工的手心里写下自己的名字。拿着歌本,王克的目光来回移动,“这个我会,这个我也会”。她身后的护工告诉义工:“这个奶奶每天都要看书看报。”

  《打靶归来》《革命人永远年轻》……一首一首的集体大合唱,王克的声音弱小,颤巍巍,但音准和节拍能在点儿上。跟随她的情绪,似乎能微弱地感受到她那已逝去久远的青春。

  四五十分钟过去,活动即将结束,王克从投入中抽离出来,脸上掠过不够尽兴的表情。护工凑到耳边哄她:“下次他们来的时候,我提前跟您说。”

  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是十方缘的合作单位之一,服务前,院方会把需要服务的老人的信息给到十方缘,一般只涉及老人的性别、年龄和身体状况。“我们做的是心灵呵护,如果知道老人太多的过往或者情绪,其实会影响到我们自己的定义。”十方缘员工杜婉灵说,“我们要接纳院方、护工、老人及其家人的一切状况,不分析、不评判、不下定义。”

  相较于这份“无要求”,十方缘对义工的服务准备和服务流程有着严格的规定。

  服务前一天,十方缘会给参加服务的义工发信息,并传达“请剪指甲,以免指甲划伤老人;服务期间勿抽烟,勿佩戴戒指,勿喷香水,勿涂抹味道较浓的护肤品,勿穿高跟鞋,勿穿着暴露的服饰”等注意事项。

  服务之前,领队会带义工学习《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服务规范18条》,其中涉及不要在陪伴老人期间使用手机,不要单独加老人联系方式,不要对老人做出承诺等内容。学习完毕,当天服务的义工需在上面签字,以示郑重。

  准备工作的最后一项是两分钟的静心仪式。义工们手拉手围成一圈,领队杜婉灵放一首舒缓的音乐《静谧之美》,用若有若无的声音细细地倾吐着:“让自己的心、身体都缓下来,静下来,让我们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爱,感受到温暖,让它们被冬日的暖阳照耀,每一个细胞都相互微笑,带着这份微笑,让自己的嘴角也上扬……”

  “静心能让我整理好心绪,全身心地、全然地在当下,这样才能更好地陪伴老人。”义工曹荣至今参与服务老人30次左右,服务前的静心对她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调整过程。

  “静心就是清理掉义工的各种情绪,完了踏踏实实的什么也没有,有时候感觉放松下来就跟要睡着了似的,很放松很舒服。”都学勇今年67岁,去年和前年共陪伴老人两百多次,是十方缘活跃度最高的义工之一。

  十方缘的义工中,像都学勇这样的年轻一点的退休老人占有一定的比重。“在社区里服务的义工大都是年轻老人,陪伴的老人咱都叫叔、婶儿。有些义工要带孙子、做饭走不开,就只在社区服务。”都学勇感谢老伴儿的支持,让自己可以在北京城的东南西北到处跑。现在,陪伴老人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社区里需要陪伴的老人,基本是高龄,很少遇到失能失智的。“医院、养老院、福利院里失能失智的老人相对多一些,跟这些老人聊天,有时候说不上三两句就绕回来了。”都学勇回忆,“有一次陪伴老人的几十分钟里,老人把帽子摘下来捋捋头发再戴上,就这样来来回回有11次。”

  老人的情况不一而足,义工和老人彼此陌生,如何才能让陪伴质量相对可控?

  在每一次的陪伴准备工作中,十方缘会不断强调组织的价值观—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被呵护的,所以我们不分析、不评判、不下定义,就是爱与陪伴。

  面对各种状态的老人,能顺着其方式进行陪伴,都学勇对此越来越驾轻就熟。有次遇到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都学勇打量之后跟她开玩笑:“阿姨,您有30(岁)了吗?”

  “没有,我好像18吧。”

  “您哪有18呀,您这最多16。”

  “老太太一听,笑得合不拢嘴。”都学勇回忆这段对话,也呵呵呵地乐了。

  “老人的顽皮,也是值得欣赏和呵护的。如果想把一个老人纠到正常的思维逻辑中来,用各门各派的招数都是没办法的。”杜婉灵说,“你就真的去欣赏他,真的和他在一起,把他的话在那个当口儿当真,又在另一个当口儿放下就好。”

  每次服务结束,十方缘的义工会填写《十方缘义工服务记录》,记下服务过程、服务感悟、自我优缺点评估等信息,并分享和交流各自的陪伴感悟。

  “我们去的病房里住着两位老人,陪93岁的蒋奶奶唱歌时,外在呈现也许不完全合拍,但内心感觉很舒服。”曹荣分享,“另外一位奶奶情绪和生活状态可能没有蒋奶奶那么积极,陪伴结束后,我去拥抱了那位奶奶的护工,轻轻在她耳边说了一声‘您辛苦了’,她眼睛一下就红了,送我们出来的时候,她眼睛还一直红着。这让我进一步理解了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被呵护的。”

1 2
正在读取...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