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花荣:一个操盘手的救赎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8-06 11:48 英大金融2018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花荣在小说《操盘手》中说:“胜利者的经验并不复杂,那就是寻找人生的关键点,并在关键时刻竭尽全力。聪明人是在‘天时、地利、人和’聚集时奋勇一搏。”

  文  |  本刊访谈主笔  马力

  长久以来,说起股市操盘手,就会让人联想到一群来无踪、去无影、变幻莫测、翻云覆雨的铁血怪才。圈内人也说,真正的精英级股市操盘手,在素质上必须体现四种动物本性:狼之野心,象之宽容,鹰之果断,狐之狡猾。而能具备这些条件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也就难怪会给操盘手的身上加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外衣。


  他是一名操盘手,中国第一代红马甲,与他同时代的高手有人锒铛入狱,有人跳楼自杀,也有人泥牛入海;他是极少数的幸存者,人称“花狐狸”,纵横股市二十余年,历经股海潮起潮落几轮牛熊;他以自己的经历,写下了畅销小说《操盘手》,第一次将操盘手这个神秘的群体曝露在阳光之下。

  他就是花荣。

  当他和笔者聊起那些年股海生涯时,竟泪流满面,这背后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在激荡的股市中,九死一生不死鸟的投资秘诀是什么?一个操盘手如何完成对自己的救赎,实现财富梦想?这一切,都要从花荣的故事讲起。

  红马甲九死一生

  认识花荣,缘自他小说《操盘手》里的主人公乔峰。这个草根出身的年轻人是在券商工作的股市财富套利爱好者,在上海的一次红马甲培训班上,他偶遇贵人,上演了一幕中国版的《阿甘正传》。他有意无意中参与到中国股市每个重大事件中,竟然在股海如得神器,将金钱、名利通通收入囊中,甚至还有抱得美人归的幸运。

  “我笔下的乔峰只是股海中一个美好的愿望,然而,血淋淋的现实悲剧说明,股市并非每个人的天堂。在股市,人性和利欲被赤裸裸地呈现,那些如传奇一般、光鲜亮丽的人物背后,更多的是饱受磨难、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要有超乎寻常人坚定的意志、久经沙场的分析能力。”花荣在京城北四环的操盘室内,与笔者娓娓而谈。

  花荣原名余郑华,取《水浒传》中的小李广为笔名,希望善骑烈马,能开硬弓,百步穿杨,侠者无疆。他的炒股历史可以追溯到1991年年底,大学毕业不久的花荣还在郑州一家公司做电信工程技术工作。“当时因为我是个集邮迷,常和朋友到邮市,一些炒股票的人在邮市里聊天,我因为好奇产生了兴趣。当时开户最少需要1万元资金,我凑了3000元和别人合伙开户,从邮市转战股市。”尽管输赢参半,但在炒股笔记本的第一页上,每天勤奋研究股市的花荣仍旧立下了志向:“平庸不如死,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乎!”

  1993年,券商自营盘开放。花荣决定曲线救国,他寻找机会进入证券公司IT部门担任技术员,并在参加了上交所红马甲培训后,逐步担任了操盘手。“那时的培训比较全面,不光是下单,还有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等,由于我专业技术过硬,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培训班的尖子,就很容易进入高手的圈子。”小说《操盘手》更像是花荣的自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跌宕起伏。

  “股市初期技术分析是个宝,因为多数人只能自己画K线图,而我在机房里通过钱龙软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别小看KDJ、MACD,那可是交易所给交易员传授的正规课程。记得赚钱最多的要数‘老庙黄金’,也就是现在的豫园商城。从几百块炒到7000多块,涨得真是天天做梦都在笑呐……”花荣回忆道。

  “1995年初,天很冷。股市大扩容,西藏明珠发行新股,必须带上现金存到西藏当地的银行里才能申购。参与中签率较高的边远地区的原始股申购,会有奇高的资本收益率,我突发灵感:如果在交通线上买断所有赴西藏的机票,这样可以阻止竞争对手在有效时间内赶到拉萨市,我们认购新股的中签率无疑会大幅升高。”

  “我的点子实现了,这一次,我们总共投资中签1200万股西藏明珠。这只股上市一个月,就像西藏高原的一匹野马,股价从5块钱,一下就飙升到了25块钱,这次赴西藏的特别行动,真称得上是响当当的一次大捷啊!”花荣得意地笑着。

  几次胜利的狙击战后,花荣成长为一名耀眼的操盘手,1997年买卖深发展等战绩让他名震江湖。

  然而,江湖风浪险。尽管在小说里,花荣为男主角塑造了战无不胜的操盘手形象,但现实中的他还是没有躲过打击。

  1999年“5·19”行情之后,北京的很多大户在全国各地挖人,花荣刚刚掘到了第一桶金80万,认为自己“不打工一两年不会饿死”,于是决定到北京独立创业。2001年,是花荣信心最足的一年。“之前太顺利导致头脑膨胀,我开始希望自己的财产迅速升值。”花荣重仓买了3只股票,五粮液、重庆啤酒和中成股份。前两只是当时涨幅最好、最抗跌的股票,因此在最高点卖掉了,只留了一只中成股份。

  熊市无情,从2001年下半年到2002年上半年,沪指由2245点一口气跌到1500点,花荣手中的中成股份,把五粮液、重庆啤酒的赢利全部赔光都不够,还贴进了本金的很大一块。而这些钱中,有券商给的融资,还有朋友的钱,花荣顿觉天旋地转。

  随后遇到2002年的“6·24”行情,大盘回调到1748点,被股市的残酷性震慑住的花荣极力说服合作伙伴把所有的股票逢高卖出,还掉别人的全部资金。当时与花荣同在一个证券公司操作的大户们几乎都没有出货,一家小券商还嘲笑花荣胆小。

1 2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