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伊朗国油:“桑吉”劫之外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8-06 14:10 能源评论2018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要想在油气市场有所建树,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需发挥自身资源优势,但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扩大市场份额。

  文/田明辉

  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SANCHI”(中文:桑吉)轮与香港籍散货船“CF CRYSTAL”(中文:长峰水晶)轮在中国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事故造成油船“桑吉”轮失火,船舶右倾,船员失联。1月14日16时45分,“桑吉”轮沉没,位置为北纬28度22分,东经125度55分,距离事发水域位置东南约151海里。


  据了解,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船长274米,载着13.6万吨来自伊朗南帕尔斯气田的凝析油由伊朗驶往韩国。事发当时,这艘隶属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BRIGHT SHIPPING LIMITED)的油轮,归属伊朗国家油运公司(NITC)运营管理。

  众所周知,伊朗国家油运公司(NITC),是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的子公司。数据显示,目前伊朗国家油运运公司的巨型油轮数量37艘(运载能力6400万桶),另外还有14艘较小的油轮(运载能力1250万桶),总计运力达到1600万吨,居欧佩克油轮国家运力之首。

  此次事故已造成海洋污染,相关损失待保险公司介入后方才明晰,关于漏油赔偿事宜正在等待海事仲裁。对NIOC而言,“桑吉”轮可谓一小劫,但面向未来,坐拥排名世界前茅的油气储量,如何面对市场开拓,或许才是真正的挑战。

  家底殷实市场惨淡

  NIOC是伊朗最大的国有公司,成立于1951年,总部设在德黑兰,代表政府主管石油工业各方面的业务活动。2017年年底,美国《石油情报周刊》公布了2017年世界最大50家石油公司综合排名。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排名沙特阿美之后,位居世界第二。

  在资源方面,截至2013年年底,伊朗已探明石油储量216亿吨,居世界第四位;石油年产量1.75亿吨,居世界第五位。在估计蕴藏着的5600多亿桶石油储量中,可采储量约在1400亿桶,但重油和超重油储量约占700亿至1000亿桶。即使如此,NIOC拥有的剩余可采总油气储量仍高达490亿吨,位居世界第一。

  在经营方面,石油产业是伊朗经济支柱,石油收入占伊朗外汇总收入的一半以上。伊朗也是中国主要的原油进口国。数据显示,在2017年向中国出口原油总量国家排名中,伊朗位居第五,达到3100.7万吨/年,折合约62.3万桶/日。

  对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而言,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原油出口虽然解禁了,但却需直面出口量暴跌的问题,2017年以来,这一问题尤其突出。

  作为欧佩克第二大原油出口国,自2016年美国经济制裁解除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就大力推动石油量出口的增长,意在夺回被中东地区其他竞争对手抢走的市场份额。来自OPEC的最新报告显示,伊朗1月份原油产量为382万桶/天,这一排名位居沙特阿拉伯(998万桶/天)和伊拉克(444万桶/天)之后。而2017年世界原油产量约为9600万桶/天,这意味着伊朗原油产量约占世界供应量的4%。

  但令人尴尬的是,对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而言,其市场份额不仅难以实现大幅跨越,反而会面临萎缩的窘境。

  从市场表现来看,伊朗最大的石油市场在亚洲,其出口比重在2011年达到了60%以上,但据最新的政府及船运追踪数据显示,2017年11月,亚洲主要石油进口国从伊朗进口的原油量较上年同期减少29%,降至2016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

  是什么原因让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难以挽回丢失的市场?

  一是中国作为最大买家,原油进口已转向了俄罗斯,对伊朗原油进口量早已下降。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的进口量同比下降8.8%,约56万桶;二是印度从伊朗进口原油量同比下降逾50%,至20多个月以来的低点;三是美国的页岩油革命,使其进口依赖性大大减少;四是欧洲方面,更青睐于从美国墨西哥湾海运实惠的原油,而非依赖陆地的管道运输;五是伊朗本身产油能力不佳。据公开报道,2017年4月伊朗已将海上石油储备卖光,而由于自身落后的产油技术,自身产能提高空间不大,,难以维持出口的快速增长。

  由此可见,伊朗市场份额的丢失,与长期的经济制裁不无关系,但也要从自身能力上找原因:由于缺乏生产原油开采设备的技术,造成现有的原油开采设备年久失修难以增产。下一步的发展突破可能需要从转型升级、国际合作两方面同时发力。

  寄望天然气  道达尔“破冰”

  一直以来,天然气是伊朗引以为傲的能源资本。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显示,伊朗天然气储量达34万亿立方米,超过俄罗斯的32.6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一。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伊朗拥有全球第二大天然气储量、第四大石油储量。

  伊朗能源部官员表示,伊朗拥有的天然气储量若以当前欧洲基准价格估算,价值约7万亿美元。但由于缺乏外国投资和关键技术,大部分天然气储量尚未得到有效开发。据EIA的统计数据,伊朗天然气贸易占全球贸易不到1%,这显然与其资源量并不匹配。

    同时,有预测显示,未来5年内,伊朗可能需要2000亿美元投资才有望恢复过来。这意味着,储量转化成产量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面对世界能源清洁的大趋势,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必须要搭上天然气这班列车。为了打破吸引外资应者寥寥的局面,伊朗已开出特别优惠的条件,有重点地向国际石油巨头道达尔公司伸出了橄榄枝。2017年7月3日,伊朗与道达尔引领的财团签署了价值48亿美元、为期20年的南帕尔斯气田(South Pars Gasfield)11期项目开发协议。根据协议,道达尔将与中石油、伊朗Petropars公司一起开发南帕尔斯天然气田部分区块。这个全球最大天然气田目前是伊朗和卡塔尔共享。道达尔持股50.01%、中石油持股30%,Petropars持剩余股份。

    这份被各方期待已久的天然气田合作开发协议,成为伊朗自2016年解除制裁以来首个对其再投资的西方石油公司,不仅重新激发了业内对伊朗投资的信心,也带动了印度等一批石油公司重新来伊朗“试水”,道达尔更被视为伊朗和西方投资者僵局的“破冰者”。

    道达尔首席执行官潘彦磊公开表示,这笔协议是在没有银行融资的情况下达成的,而且完全符合国际标准,商业条款颇具吸引力。路透社报道称,南帕尔斯11期预计拥有21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高峰期日产量有望达到20亿立方英尺。

    实际上,伊朗看重此番合作更深的用意则在于,试图通过发挥与道达尔公司合作的典型“示范”效应,吸引更多国外油气公司参与合作。该项目是伊朗在西方解除对其经济制裁后,首次与外国公司在油气领域签署的合作协议,也是中国石油与合作伙伴道达尔在伊朗新石油合同条件下的首个投资项目。

    据报道,伊朗方面予以道达尔的优厚回报,包括让其在合作谈判过程中拥有更多话语权,甚至达成了前所未有的有利于国际石油公司的合作条款。伊朗政府还允许道达尔下一步进入全球第三的Azadegan油田,这有望成为未来十年内规模最大的项目之一。

    此外,伊朗还给予俄罗斯在油气重点部门领域的优先投资权。近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和伊朗石油工业工程与建设公司签署了一项勘探伊朗油田的合作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还获得了开发伊朗Farzad B海上天然气田的投资合同,计划向巴基斯坦和印度供应天然气。

    近日,伊朗总统鲁哈尼也表示,伊朗在未来将提高本国的天然气产量并积极推动天然气出口。除将修建至巴基斯坦的天然气输气管道外,伊朗近期还与印度达成了总额30亿美元的海底天然气管道修建合同。

    在管道气之外,面对另一天然气重要渠道——LNG贸易,伊朗缺乏可用于LNG出口的成熟基础设施。此前,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曾为LNG出口开建了一些项目,但大部分的项目因资金和技术的缺乏而陷入停摆的境地。

    全球天然气市场竞争空前激烈,目前市场上除了俄罗斯等传统天然气强国,在加大中国和欧洲市场开发力度,采用价格战手段力保市场份额不丢失;更有美国挟“页岩革命”成功之威,作为天然气新势力,正在展开激烈的市场竞争,试图重塑新格局。因此,作为资源大国的伊朗要想在天然气市场有所建树,抓住这一轮大势,发挥自身资源优势,更大的挑战在于找到更多的目标市场,亚洲尤其是中国将成为其重要市场。

    (韩丽娟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Karen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刘建利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