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管理 > 中外管理
BiMBA:企业家精神的唤醒者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9-11 16:23 中外管理2018年第4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1994年,曾经的游泳健将林毅夫拉着易纲、海闻等一批海归青年在朗润园,这片北京大学甚至是在国内最美的园林式校区,创造了他们的筑梦之所——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后来的北大国发院)。后来这些青年学者都成长为了中国顶尖的经济学家和经济教育家,甚至成为了今天的经济决策者,推动了中国改革近30年的发展。

4年后,也就是1998年,他们又携手创办了中国最具特色的国际商学院——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经世济民,北大情怀,中西合璧,知行合一,可谓又开中国商科教育风气之先。胡大源、杨壮、梁能,又构成了BiMBA实操创业的核心团队。

一晃耕耘20年。


20年间,海归学者、各国政要、顶尖学者、莘莘学子,来这里的人无数,进到这个美丽到令人陶醉的院子,心都会不自觉安静下来。包括因此而欣然加盟的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在一个春雪纷飞时刻,走心地说道:“这应该是最安静的一所商学院”。

迥异于国内近年部分商科院校的功利化倾向,朗润园的精神内涵基于这片土地、这所院落、这群人,则是价值观导向而非利益导向的。它必须面对中国问题,解决中国企业的问题,并影响社会推动进步。这也是这座中国园林式商学院在全世界最与众不同的坐标。


BiMBA商学院创始人之一、联席院长杨壮,对建院20年践行这一理想有着身体力行的诠释。

是的,好的商科教育是价值观趋同者彼此相守加持,互相唤醒赋能,最终走向行动、改变世界的过程。一如BiMBA。(陶小然)

  策划 | 杨光陶小然

  采写 | 陶小然谢丹丹朱冬庄文静

  摄影 | 刘奔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王贤青先生对本次策划提供了重要帮助,在此鸣谢!

  智库中的商学院:在安静中激发

  一所优秀的商学院首先要有灵魂,这个地方的追求和情怀都可以在这个建筑群里感受到

  文|本刊记者陶小然

  世界上有很多热闹的商学院。但是真正可以称得上安静的商学院,也许只有一处——它在北大朗润园。

  19世纪,这里的主人曾是晚清洋务派领导者、恭亲王奕忻。“朗润”之名源自《大唐三藏圣教序》中的“松风水月,未何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斯朗润”。1990年代以后,这座古典雅致的四合院,又成为了以林毅夫为首改革派的重要基地。

  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前身)为纽带,周其仁、易纲、张维迎、海闻、巫和懋、胡大源、卢锋、姚洋、李玲、宋国青、汪丁丁、杨壮、陈平、平新乔、黄益平、薛兆丰等一批从海外留学的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受林毅夫召唤相继加盟,构成这所院子连接庙堂与江湖的特有情怀。

  中国最顶尖的学者政要在这里来来往往,讨论“问策中南海”的大事,但院子的格调却是沉静的,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称其为“最适合做学问的一处地方”。

  BiMBA院长陈春花第一次走进这所院子的时候,春花开得正好。“一进这个门,我就已经决定要来了。”她对《中外管理》回忆说,“这所院子太独特了!这个地方的追求和情怀,都可以在这个建筑群里感受得到。”

  面对中国问题的人

  2018年3月17日,《中外管理》一行走入朗润园拜访陈春花时,恰好赶上了一场京城已久违一冬的曼妙春雪。安静的院子里,雪花洋洋洒洒落了一地,配上红墙绿柱灰瓦的中式庭院,古朴中更显素净,不带半点喧嚣。

  因朗润园迎来国发院40周年和BiMBA商学院建院20周年纪念,一群即将征战沙漠的EMBA校友们拉着院长陈春花和《中外管理》摄影师,在雪中万众楼一侧留影。

  万众楼的二楼,也正是前年9月关于产业政策“世纪之辩”的地方。

  陈春花在朗润园的办公室虽不足8平米,却很是温馨:一大面墙的书,雅致的地毯,一角茶几上素美的花和简洁的办公桌。

  抬眼就能看到斜对面的朗润园501——姚洋的办公室。这位有着“经济学界梁朝伟”标签的“少帅”现在掌管着北大国发院,它的前两任院长分别是林毅夫和周其仁。不过这位一院之长的“斗室”里,也只有两张不大的办公桌,一个小沙发。除了这些简单的陈设,剩下便是满屋子的书。

  两年前,姚洋通过BiMBA“创始老兵”杨壮找到即将卸任新希望联席董事长兼CEO的陈春花,三个人坐下来一起交流。那时候陈春花并不太知道国发院这个“宏观经济中心”里还有个BiMBA商学院。

  姚洋不断向她介绍国发院,介绍BiMBA和他对商学的追求,“我们这个地方的特点就是要面对中国问题,你的研究刚好直接面向中国企业,跟我们的调性非常一致”。陈春花很认同,但还没下决定来。姚洋就邀请她来这里看看,做个讲座。

  为了“本土造+实战派”陈春花的加入,姚洋按惯例在国发院里组织了一个会。从林毅夫当年创始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开始,朗润园的传统就是纯海归、纯学术,有人因此就提出不同意见。姚洋其实并不知道陈春花在管理学界及企业界的名气,但他坚持BiMBA需要这样一个学术出身,又做过企业的人——一如稻盛和夫所主张的:用最基本的道理,去判断看起来很复杂的事务。

  好在一向开明爽朗的“前院长”周其仁非常支持,他表示国发院需要改变,特别是商科教育总要一些在前沿做过实践的人。“最后证明这是非常好的决策,陈春花来了对我们整个商学院改变非常大!”姚洋告诉《中外管理》。

  其实陈春花更早认识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是因为后来创办了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海闻。他在汇丰商学院打出来的口号是“最像军队的商学院”、“商界的黄埔军校”。

  虽同是北大,但与汇丰、光华不同,陈春花很喜欢这所院子和院子里正在做的事。“这里的老师是真要解决问题的。从他们的研究所体现出来的,跟我自己的学术追求很一致。就像现在这样在这里安静地做,让学生体现出安静的气质,找到‘大我’和‘小我’的平衡,真正地推动进步。”

  这之后不久,陈春花就搬进了朗润园主院北边的一间办公室,履任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一职,与联席院长杨壮一起搭档。她在院子里主讲最受BiMBA学员欢迎的课程“巨变时代的组织管理”。

  有一天,林毅夫专门发邮件给陈春花,关心她到朗润园之后是否习惯。在林毅夫的办公室里,他畅谈自己的新结构经济学和对中国经济的理性乐观,为了让陈春花更好地理解自己的研究,还细心地告诉对方先从哪一本书开始阅读,还特别介绍了整体的结构。

  过了一段时间,林毅夫又约她一起交流实体企业的情况,聊到中国企业和实体企业发展所遭遇的挑战。陈春花的一套丛书刚好出版,就把书带到他的办公室。想不到,林老师请她在每一本书上都签好名字。

  各种因缘巧合在这里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交集。早在陈春花辅佐新希望少帅刘畅做企业之前,刘畅的父亲刘永好就曾接受林毅夫的建议,送刘畅到北大国发院读EMBA,由周其仁指导她写论文。多年后陈春花又来此任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中外管理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