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
清水湾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9-11 17:14 小康2018年第4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曾经一片荒凉,如今却随处可见高大的棕榈树、椰子树,满眼都是绿,这就是清水湾,这里的天也特别蓝,来到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游客或住户,身份单一,人与人之间格外和谐。

  文|云溪子

  都说海南岛很美,尤其是“候鸟”越冬的好地方,众人竞相前往。要说起来,我已经去过好多次海南岛了,不过,那都是在职时的事。公务在身,来去匆匆。虽然也到一些地方看过,但走马观花,加上肩上有差事,没有那份心情,故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当然更没有觉出妙在哪里。


  退休了,无“官”一身轻,开始了另一种生活。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碰面,有了新话题:“老兄,忙了一辈子,留点时间给自己。”“孙子、孙女,也得管啊!”“嘿,儿孙自有儿孙福,要拿得起、放得下。”“人生几十年,古人云如白驹过隙,得好好享受生活了。”……我想也是,一年到头总呆在家里也不是回事儿,趁现在腿脚还灵便,应该出去走走。于是,我想到了海南岛。

  早有朋友对我说,“海南,特别是三亚,真是过冬的好地方。三九天,穿两件单衣就行。”“不仅暖和,连我的气管炎也好了。”我真没有体验过海南的冬天,心动了,想安排一次海南之行。可是,计划了几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未能如愿。2015年元旦之后,我和老伴儿终于登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

  我们都多次到过三亚,经过一番考虑,决定住在清水湾。要说景点多、繁华热闹、外出方便,当然是三亚市区和三亚湾了。大概因为我们已经老了,喜静,这次又想放松放松,于是选择了传说“静得出奇”的清水湾。

  到了清水湾,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清水湾是一片新开发不多年但已经比较成熟的小区。这里有高档酒店,也有经济型宾馆,但更多的是各种档次、风格各异的住宅。我们租了一间酒店式公寓,有一个大房间,有宽敞的、带有洗浴设施的卫生间,有能做饭的简易锅灶,还有一个可以望见大海的阳台。安静、清洁、方便、舒适,租金不贵,我们这样的退休老人完全可以承受。

  这里的天很特别,蓝起来竟蓝得使人不知置身何处,特别是我们这些久久在雾霾笼罩下生活的人,到这里就仿佛到了一个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的世界。头顶上似乎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天,而是蓝蓝的、透明的、高不见顶的浩瀚宇宙。只有极目向大海远眺,才看见天垂下来与海相接,像一个无比巨大的拱形。难怪古人唱曰:“天苍苍,野茫茫”,“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上有时也有云,或淡淡的、雪白的几朵,远得不知道有多远!或厚厚的像一堆堆绒毛,但维持不了多久,天把厚厚的云撕成了一道道口子,透出一束束阳光,以显示它的高远。

  清水湾是一个大海湾,临海,是许多人到这里的重要原因。经营者宣传这里有“12公里会唱歌的海滩”。对此,我有些不以为然:海滩就海滩呗,还会唱什么歌!不料,在这里住下,天天到海边散步,还真的依稀听到了“歌声”。漫长的海滩,全是绵白糖一般细软的沙子,只是白里透着一点淡黄。走在上面,像踩在厚厚的海绵上。海边,一天24小时波浪翻滚、涛声不断。有时候浪小些,但浪头也有半米多高,一个接着一个,“哗——哗——哗……”有时候浪很大,浪头一米多高,一个紧追一个。向海上望去,不远处一道又一道梁;稍近,一道道梁变成了一堵堵墙;接着,一堵堵墙轰然崩塌,化作一团团白沫飞溅的浪花,猛地扑向海岸;前面的浪力气尽了,掉头往回走,顷刻间撞上紧跟上来的浪,又翻卷成一条飞舞的白练……“隆,轰隆,嘭,哗,哗……”如此不断。在海边走了几天,我突然有所悟:“哗,哗……”“轰隆隆,嘭,哗……”这不就是大海在海滩上的歌声吗?虽然这歌声旋律并不丰富,音符也有些单调,但它声声不倦,唱了千万年。唱呀唱呀,锲而不舍,硬是唱出了这偌大一片海滩。如今,这片海滩上,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白沙绵绵……

  看今天清水湾的绿,谁能想到它曾经是一片荒凉的海滩!放眼望去,平地、慢坡,随处可见高大的棕榈树、椰子树,树下绿草茵茵。林间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向海边、宾馆、住宅小区。走在小路上,路边种着一片片、一丛丛冬青和许多种我叫不出名的、高高低低的灌木,这些灌木的叶,或绿、或黄、或红、或杂色相间。时值三九寒冬,冬青丛中居然开出朵朵红花,玉兰已经含苞待放。太不可思议了,在北京,玉兰是春天才开放的呀!

  海滩上、庭院里、林荫间,放眼望去,无处不是一幅幅热带风景油画;近处,每走几步就是一幅风景特写。我们不知道拍了多少照片,海浪沙滩、亭台楼阁、林荫草坪……我们把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引来许多感叹和询问:“哇噻——真美呀!”“你们在哪里?是在夏威夷还是在菲律宾?”“是现在,还是夏天呀?”……

  这里住的有些是中青年人,但大多是老人和孩子。走在路上,遇见行人,尽管素不相识,但常常彼此点头笑笑:“早上好!”若遇上孩子,他们会连蹦带跳、稚声稚气地打招呼:“爷爷奶奶早上好!”清晨,我迎着朝阳在海滩上打太极拳,几位中年人在一边看了一阵,待我收势,几位走到我跟前:“老哥,您练的是哪一家拳呀?”“陈氏心意混元太极拳。”“那是要以念行气、以气带动的哟!”“我还没有那个功夫哩,活动活动而已。”“嗨,动总比不动好呀” ……

    大家都是游客或住户,身份很单一。原来,没有等级,没有什么长、什么家、什么总之类,没有利害冲突,人与人之间是可以这样和谐的。

    (抽文)

    向海上望去,不远处一道又一道梁;稍近,一道道梁变成了一堵堵墙;接着,一堵堵墙轰然崩塌,化作一团团白沫飞溅的浪花,猛地扑向海岸;前面的浪力气尽了,掉头往回走,顷刻间撞上紧跟上来的浪,又翻卷成一条飞舞的白练……“隆,轰隆,嘭,哗,哗……”如此不断。在海边走了几天,我突然有所悟:“哗,哗……”“轰隆隆,嘭,哗……”这不就是大海在海滩上的歌声吗?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