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女儿眼中的父亲许世友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9-12 14:08 小康财智2018年第4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在华山的眼中,父亲是无私的,虽然他是我党的高级将领、国家的高级干部,但是却一直保有着与普通战士、与劳动人民之间的阶级感情。“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共性。”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刘源隆

  东太平街,北京西城一处僻静的胡同,离北京繁华的西单商业街、金融街相距不远。这里多历史文化建筑,多罗克勤郡王府、中华圣公会教堂、李大钊故居都离之不远。就在东太平街10号院,记者见到了许世友将军的女儿华山,这一居所,也是华山的母亲田普生前居住的地方。


  华山曾长期在国外工作生活,有一次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副总裁迈克尔·维特克邀请她去家中做客,“那天有很多美国朋友一起聚会,很多人的父辈都是军人,都参加过‘二战’。”于是,父辈的故事,自然成了那晚的核心话题。

  “我也讲起了我的父亲。”华山讲述的父亲许世友,令当晚在座的人颇为动容,他们都放下刀叉,静静地听着她的讲述。“我从他们的眼里看见了深思与感动,看见了对历史与传奇的热望。”华山说,那时他们很难听到的关于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军人的故事。那天,华山开始有了强烈的愿望,将父亲的故事写出来,告诉更多的人。

  “这是让我和父亲心灵相聚的最好方式。”每当华山重读那些新中国缔造者、创造者的故事时,总是被前辈们的精神世界所深深感动。“他们饱经磨难、百折不挠,永远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他们的人格魅力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许世友是传奇,即使在开国将帅一众传奇当中,他也显得极为特别。“父亲有太多传说,有些神乎其神。我希望能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许世友。”

  “从现在起,我是一个兵。”

  在华山的眼中,父亲虽然是我党的高级将领、国家的高级干部,但是却一直保有与普通战士、与劳动人民之间的阶级感情。“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共性。”

  对子女的教育尤其如此,华山记忆中,她很少用过父亲的专车,出门都是骑自行车和搭乘公交,“我从小父亲就教育我,绝不能公器私用”。令华山记忆深刻的是,还有一次,她对父亲的工作人员说话大声了一点,许世友马上就呵斥她:“你没有这个权利。”

  年轻时的华山也是一名军人,她记得在去军校临行前,父亲郑重交代给她两件事:“第一,要服从命令;第二,要完成学业,当好士兵。”在军校学习过程中,华山也曾遇到种种困难,当她写信告诉父亲时,收到的回信却是:“既然到了军校,就要坚持到底。如果你觉得活不到毕业那天,那你就要准备死,争取活!”

  这话的态度虽然是冷的,但是华山明白,这包含着一个父亲给孩子最热诚、最温暖的爱和力量。“这也包含着父亲对军人、对国防事业无尽的爱。”

  1958年9月21日,南京军人俱乐部礼堂内举行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会议主持人突然宣布:“毛主席马上要来接见会议代表。”会场立刻沸腾了。

  不一会儿,毛泽东主席在中央军委领导的陪同下,步入会场。在热烈的掌声中,毛主席握着许世友的手说:“现在中央规定了,地方每个领导干部都要有一段时间进工厂当工人、下乡当农民的任务。你们当将军的,可不可以也下连当当兵啊?可不可以搞个决议啊?”

  许世友当时就坚决回答:“完全可以,我马上就向军委打报告,要求下连当兵。”

  第二天下午,南京军区召开常委会议,批准许世友上将、肖望东中将、龙潜少将等30位将军,首批下连当兵。

  华山记得那天父亲回到家中,脱掉他穿惯的“布草鞋”,换上战士穿的解放鞋和军装,戴上船形帽,肩背背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还问母亲:“你看我像不像士兵?”母亲说:“像还是挺像,就是老了点儿。”

  父亲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了一会儿,对母亲说:“等到了部队,战士们说像才是真的像。”

  许世友的这次当兵,可不是简单的体验生活,或是什么作秀,而是实打实地重新作为一名普通战士来到连队。

  下连第一天,他就告诉战士们:“从现在起,我是一个兵。”对于战士们对他的特殊照顾,他都一律拒绝:“对我不要太客气了,要帮助我拿下官架子。”

  数月时间,许世友作为上等兵,与战士们同吃同住,一同站岗。无论是组织劳动、渡海登岛演习,还是攀登绝壁训练,许世友勇挑重担、身先士卒。他还利用空暇时间和战士们谈心,给战士们表演少林功夫。当时的许世友,已是53岁的人了。

  开始战士们比较拘束,称他为“首长”、“许同志”,后来索性就叫“老许”了,他和战士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从战士们对他的这种转变,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回归成了一名士兵。”

  许世友当时被分在二排七班,“后来,七班的战士们经常来我家里做客,有一次一位战士家乡的亲戚还找到我家里。”华山回忆道

  那是一位断了一只手的老伯,在家乡向政府反映一些情况,无人理睬,便找到了军区司令员的家里。“我父亲当时不在家,母亲就把老伯安排在部队招待所,老伯临走时我母亲按照父亲的交代,拿出了家里仅有的200元钱给了老伯。老伯拿到钱当时就跪下了。”许世友回来后了解了详细情况后,将老伯反映的情况让秘书转达给了地方政府,据说很快问题就得到了解决。

1 2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