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国际融资
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要高标准补短板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9-12 14:30 国际融资2018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是法律与贸易研究专家,同时也是参与政策实施的地方政府领导,他曾任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分管社会发展局、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外高桥保税区,也曾任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副局长。他在接受《国际融资》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是上海的历史使命;他呼吁加快《期货法》立法工作,弥补中国金融法规体系中期货领域的短板;呼吁提高政府对消费需求的掌控能力,加速推进消费增长,实现向消费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呼吁推进中国个人信息隐身份制度立法;呼吁推进以流通为目的的审慎监管

  ■ 国际融资记者李路阳

  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是上海的历史使命

  记者: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请您简要介绍一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简称:上海自贸区)自2013年9月29日正式运行以来的成果。


  周汉民:上海自贸区起步初期,仅以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即相当于1/226的上海土地面积,担负起探索改革、推进开放的重任。经过四年多的努力,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深化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深化符合高标准贸易便利化规则的贸易制度,深化适应更加开放环境和有效防范风险的金融创新制度,深化以政府职能转变为重点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截至2017年6月,自贸区累计新设立企业4.8万户,至2017年11月底,各类金融机构总数达1.07万户,百余项制度创新成果复制推广到全国。同时,上海自贸区积极建设“三区一堡”,即建设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建立开放型经济体系的风险压力测试区,打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先行区,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

  记者:从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到探索建设上海自由贸易港,这意味着更全面、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您是法律与贸易专家,对此,有哪些思考?

  周汉民:我认为,首先,这是中国高举全球化大旗,推动国际贸易在多边贸易体制框架下发展的重要举措。为此,上海理应主动作为,为实现贸易更加自由化、进一步消除市场壁垒,做出坚持不懈的努力,以“中国方案”、中国智慧为全球化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

  其次,这是发展区域经济的重要举措。截至2017年12月,中国已签署了16个自贸区协定,涉及24个国家和地区,同时,致力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已达69个。从2012年至今,中国全力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希望成为全球经济新的增长引擎。上海在此方面先行先试,提升区域贸易自由化,是完全有必要的。

  第三,这也是向改革开放40周年最好的致敬。1984年,上海成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使中国的对外开放由点连线成片;1990年4月18日,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新区——浦东新区设立;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2014年,上海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科技合作与竞争。一系列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上海的使命就是以国家大任为己任,当好新时代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

  因此,我认为,上海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必须是、也应该是向改革开放40周年最好的致敬。如果要做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所要求的“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则应当凸显对自由贸易港的金融开放、航运领域开放、贸易便利化、税收制度、人才体制机制创新、功能与产业方向和大数据应用等七个方面的研究。这必将为中国全方位开放格局探索新路径并提供新的经验。

  加快《期货法》立法才能保障期货市场健康发展

  记者:期货市场在中国已经历了28年的历史,但是,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出台一部全国层面的期货监管领域的基本法——《期货法》?这对保障中国期货市场的健康发展不利,而且也不利于建设更全面、更高水平的上海自由贸易港。您是法律专家,也是贸易专家,请您就此发表一下高见。

  周汉民:随着《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信托法》、《银行法》、《保险法》等法律的出台,中国金融法规体系已基本建成,但期货领域的短板却更加凸显。随着期货业发展,尤其是期货行业混业经营步伐加快,以及国际化程度加深,2007年实施、2012年修订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及其配套管理办法构成的中国期货市场法制框架,已经滞后于中国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了。

  制定《期货法》,可以对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市场进行全面规范,对场外衍生品交易进行适度监管,使期货能在国民经济更多领域发挥作用。若继续长期缺乏相关法规来支持和规范期货市场,将不利于中国争取包括原油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不利于中国企业利用现代风险管理工具参与国际竞争;不利于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和防范金融风险。因此,迫切需要加快《期货法》立法工作。

  记者:加快推进《期货法》立法工作,您有什么建议?

  周汉民:我有三点建议:第一,在构建法制化的市场发展基础上,适时修订《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条件成熟时尽快出台《期货法》,系统梳理和修订金融市场法律法规,与其他金融领域的部门法一起构成完整的中国金融监管法律体系。

  第二,期货交易是一种特殊的民商事交易,有其独特的风险控制方式,如强制平仓制度等。制定期货法中,应借鉴国际成熟市场和中国期货市场的运行经验,将那些已被期货市场实践证明有效的风险控制措施,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提高其法律效力,从而更好地保障期货市场的安全。并针对中国期货市场中散货多的特点,在立法中,应均衡配置不同类型期货投资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切实保障期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1 2 3
国际融资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杨凯
  • 个人名片 马芙蓉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