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管理 > 中外管理
优衣库全球化三命题与中国式爽约三段论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9-12 14:42 中外管理2018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只有走出去,才知原来自己在井底

  文|杨光

  坐井观天,从来不是一个好词儿,但它却是我们的常态。问题并不是青蛙之所见是错的,而在于它总以为自己所见就是天下的全部。


  必须要从井里跳出来。这就是中国企业家需要不断走出去的理由。

  这也是《中外管理》12年前开始率先创办“管理全球行”带领中国企业家走进全球顶级管理现场的原因。也是我们选择在2018年樱花季,走入日本感受完全不一样的“新零售”的原因。

  企业家为什么要出去?出去看什么?学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实现视野上的开阔,理念上的提升,思维上的碰撞,从而反思天经地义,打破理所当然,最终通过看懂别人来看清自己。

  最有效率的提升,其实都来自比较。特别是和高人比较。

  2006年的丰田,是举世无双的高人。当时它一家经过“打折”的纯利,超过美国三大汽车商加在一起的毛利总和。就在那一年,丰田人斩钉截铁地对《中外管理》参团企业家指出:“管理的责任是创造利润,经营的责任是使用利润。”这是被美国人洗脑多年的中国企业家闻所未闻,但细思后又自惭形秽的。是的,如果中国企业的管理能够创造利润,我们何至于如此依赖于甚至受虐于银行?

  那么12年后,我们又从日本零售业这面高人镜像里,看清了自己什么呢?

  一个理念,一个视角,一个“细节”后面的价值观。

  柳井正:共赢?还是通吃?

  这次《中外管理》与唯度智华公司合作组织考察日本零售业,并参加了在知名学府早稻田大学举办的“中日零售及供应链峰会”,有幸现场聆听了日本优衣库像创始人柳井正的主旨演讲。柳井正是当今仅次于稻盛和夫,最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全球化思维的日本企业家。

  那么,柳井正如何看待“企业全球化”这个中国企业非常关心的问题呢?

  柳井正一反日本人的暧昧迂回,直截了当提出了三个他认为将决定全球化成败的设问命题:

  1.我究竟是谁?

  2.我的公司相比当地同行有什么差别?

  3.我的公司能为当地社会做出什么贡献?

  我相信很多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走进去时,从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三个问题,特别是第三个问题。甚至说,我们也许考虑的正好相反:“我的公司能够从当地社会获得什么?”——去美国,我们会想获得当地的税收优惠;去欧洲,我们会想获得当地的技术专利;去东南亚,我们想获得当地的廉价劳力;去一带一路,我们会想获得当地的原料资源。为此,我们可以分析得头头是道,双目放光,但我们从没认真思考过:我的到来,对于当地,究竟意味着什么?

  柳井正很明确地提出了自己这三个命题后面的理念:“做企业,不能光想着自己的利润,而必须追求大家共同更好。我在中国发展的最大收获,就是我们与中国伙伴共同走向了繁荣。很多大公司在第三世界都是为了实现成本最低,而我关注的是未来共同的发展。关键是对未来,我们是否有远见。”柳井正承认:一开始他的看法在中国应者寥寥,但后来逐渐在改变。因为他的伙伴们在优衣库的帮助下竞争力大大提升,老板纷纷成了当地的首富,这让柳井正备感骄傲。在柳井正看来:“全球化就是本土化,本土化就是全球化。”因为世界永远彼此关联,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比营收更重要的是,这件衣服让世界更美好。”我们的企业家,应该通过自己的企业,让世界更美好。

  比较之下,尽管所有中国企业家(包括与会的中国演讲者)都不会反对柳井正的观点,但事实上我们内心从不信奉。我们骨子里相信的,正好相反,而且理直气壮。“你不改变,我就颠覆你”、“赢者通吃”、“要么做盟主,要么做马仔”,我们以互联网的名义,以平台化的名义,以生态圈的名义,把两千年前秦始皇的霸权思维换妆成了时代最强音,继续大行其道。于是恐吓声浪阵阵,焦虑人心惶惶。没有人真正成为赢家。

  这进而导致了中日企业的发展视角不同。

  着眼点:人是目的,还是手段?

  在这次中日零售业峰会和整个游学期间,虽然接触的双方企业都是从事流通服务业,双方也都表态“以人为本”,但我仍能感到双方经营关注点的巨大差别。

  1.日本企业家关注“恒”,而中国企业家关注“变”。

  日本企业更关注:是什么东西在决定公司的持续成长?我们如何找到它?进而如何实现复制?而中国企业更关注:是什么东西在改变行业的短期格局?我们如何利用它?进而如何实现颠覆?为此,日本家居领军企业宜得利负责B2B业务的执行董事富井伸行,对《中外管理》游学团提供了一个自己的观察:日本企业的成长曲线是连续而向上的,而中国企业的成长曲线是多次中断且起伏不定的。

  日本人并非刻舟求剑,他们也同样在密切关注着变化。只是他们关注的变化维度,与中国企业明显不同。

  2.日本企业家关注“人文”,而中国企业家关注“技术”。

  日本的官产学三界精英,都在反复强调日本社会的变化,比如老龄化、少子化,这些带来了人口结构、消费特征和消费能力等诸多变化。其本质都是关注人,和人的变化。但中国企业则不同,以与会演讲的京东副总裁王笑松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新生代,除了开场得意于中国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成本只有3块钱外,通篇关注的都是:新技术、新模式,而“人”,只意味着“大数据”。也就是说,在我们骨子里,“人”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既然“人”不是目的,那么我们心目中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放鸽子:马化腾更重要?

    可窥豹一斑的是,这次零售业峰会上,发生了一些国内司空见惯的“细节”——嘉宾爽约。

    本次会议一共有两位爽约。遗憾的是,他们都来自中国。当日方的早稻田大学校长、通产省官员、柳井正等企业家悉数到会时,一位中国零售企业董事长作为主旨演讲嘉宾,却在会前突然说不来了,由副手替身。其三段论是:马化腾要找他开会。他必须去。不好意思。于是,会前日方主持人以及同传翻译,很客观也很认真地将这一变动反复播放了不下五次,令我们同胞汗颜发烧。而另一位,是我们的驻日外交官,据说是另有公干,且没有替代人选,空留日本通产省官员自说自话。

    我们的官员,我们的老板,变卦的理由都自认为很充分,且态度决绝,不留余地。即便之前他已然向大会承诺出席发言,即便这不是自家后院而是国际舞台。

    这时,我想四问中国精英们:

    1.究竟是区块链更重要,还是诚信更重要?

    2.当我们骨子里总认为有某种东西高于诚信时,技术又是否能够代替文明推动我们诚信?

    3.面对笃行诚信与共赢的日本企业,泰然失约的我们却调侃日本已然衰落,是否有些夜郎自大自欺欺人?

    4.仅靠投机过山车式的商业风口,中国式独角兽又能否真正赢得和持续赢得全球尊敬?

    沉重吗?但中国企业家只有果断跳出井来,并且持续跳出来,学会走入和平视这个世界,我们才会真正实现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才会真正知道自己是谁,并让自己真正持续长进。

    就在截稿时,先后传来贾跃亭夫妇同时登上老赖黑名单,和中兴通讯因多年国际贸易及接受调查中不守诚信而被美国全面封杀的消息。一语成谶。戒之。
责任编辑:Karen
中外管理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