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GDP核算改革“手术刀”即将挥出
价值中国推荐 2018-10-15 16:29 小康中旬刊2018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明年起,我国实施了33年的分级核算制度将彻底退出舞台。原来由各省统计局上报的GDP核算,将改为由国家统计局统一部署地区GDP统一核算,核算结果统一发布。

  文/降蕴彰

  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最新经济运行数据,我国一季度GDP为198783亿元,同比增速维持于6.8% ,这表明在外部冲击之下,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依然保持稳健。


   从一季度经济运行关键数据来看,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较为明显: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61.6%,高于第二产业25.5个百分点,产业结构更趋平衡;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为7.5%,较上年同期下降1.7个百分点,但是民间投资显著活跃,增速较上年同期提振1.2个百分点;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7.8%,高于资本形成46.5个百分点……

  按照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带领团队的预测,2018年中国经济年度增速有望维持于6.9%。在全球复苏不确定性不断扩大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的比较优势将进一步凸显,继续发挥对全球经济的核心稳定器作用。

   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境内外从来不乏质疑之声。一位不愿具名的统计专家表示,当前中国GDP核算仍然存在不少遗漏之处,比如,互联网相关的新兴产业和新兴经济活动发展迅速,而相应的统计制度发展滞后。整体来看,中国GDP总量被夸大的可能性不大。

   上述专家透露,从2019年始,中国实施33年的分级核算制度将彻底退出舞台。原来由各省统计局负责的GDP核算,将改为由国家统计局统一部署,组织各省统计局制定地区GDP统一核算实施方案,明确GDP统一核算的目标和步骤、核算原则、核算方法、质量控制办法等有关工作。核算结果采取统一发布。

   据悉,下一步对GDP核算方法改革有两大亮点:一是实施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把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发支出,由中间消耗调整为固定资本形成,即从“减数”变成了“加数”,计入GDP总量;二是根据近十多年中国房价快速上涨,深入研究居民自有住房的服务增加值,改变目前按历史成本计算居民自有住房价值的方法。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说,这两方面的核算方法改革,都有利于与国际标准接轨,提高核算数据的国际可比性。

   财政部财科所国有经济研究室主任文宗瑜、辽宁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振宇等专家表示,长期以来,中央政府是按照GDP指标衡量地方政府的政绩,由此导致一些地方发展经济的主角不是企业和个人,而是地方政府。明年开展的经济统计改革,将成为改变“地方政府是主角”这种经济体制的契机。

  GDP核算改革亮点

  中国政府从1985年建立GDP分级核算制度,即由国家统计局核算国内生产总值、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统计局核算本地区生产总值。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加快建立国家统一的经济核算制度,到2017年下半年,国家统计局先后印发《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两份文件出台,标志着中国国民经济核算朝着最新国际标准迈进。

   据专家介绍,中国政府之所以决定在2019年进行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是因为想借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契机,全面掌握目前中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规模、布局和效益,摸清全部法人单位资产负债状况和新兴产业情况,按照最新国际标准,对整个GDP核算方法进行大力度修订。

   除了30余年的分级核算制度将彻底退出舞台,下一步针对GDP核算方法的改革, 其中提出的“把研发支出计入国内生产总值”也颇受外界关注。文宗瑜介绍,目前,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墨西哥、以色列、印度以及欧盟所有成员国在内的40多个国家,已经都实施将研发支出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GDP的国际核算标准。所谓研发支出计入GDP,是指在实施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之后,扣除价格因素等,将其由中间投入调整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GDP,“减数”变“加数”,中国各年GDP将必定会有所增加。

   2016年7月,深圳市被国家统计局确立为唯一试点研发支出计入GDP核算的城市。2015年,广州市GDP比深圳市高出597亿元,而当年深圳市有498.8亿元研发支出没有计入GDP。按照新的核算方法,2016年深圳市和广州市的GDP差距缩小到了118亿元。研发支出计入GDP后,将改变地区经济格局。

  实际上,目前江西、浙江、北京等地已开始将研发支出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地区GDP核算。去年10月江西省统计局对外公布,自2016年起已经将研发支出纳入地区GDP核算,并在此基础上对2004年以来的GDP数据进行了重新修订,按照新的核算方法,近十年该省GDP总量年平均增加幅度为0.6%。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党委书记、教授朱启贵认为,中国实施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推高GDP。从全国来看,由于研发支出总量占GDP比重很小,研发支出与GDP的增速差异并不大,因此,将研发支出计入GDP后,其对GDP增速的影响有限。实施研发支出计入GDP的改革,更为重要的是具有导向和激励作用,将对中国国民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据专家介绍,目前中国住房服务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很低,其主要原因是对于居民自有住房核算仍是基于历史成本法,而国际标准则是按照市场租金法计算居民自有住房的服务价值。由于过去十多年中国房价快速上涨,沿用历史成本法就会明显低估居民自有住房的服务价值,由此造成,中国住房服务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不仅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据悉,国家统计局正在深入研究居民自有住房服务增加值等核算方法改革,可以确定的是,下一步,中国居民住房服务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将会有较大幅度提高。

    规避地方统计造假

    每年年初各省晒出上年GDP时,各省GDP总量之和高于全国GDP的情况已经常态化。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李晓超表示,2019年统一国家和地方的GDP核算方法,其意图在于“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据与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相衔接、提高国内生产总值核算数据质量、科学研判经济运行形势、制定宏观经济政策”,这实际上相当于正式承认了国家和地方的数据存在出入。

     近年来,统计数字造不时出现在人们视野。从去年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曝光的造假情况来看,有的省GDP甚至达到几千亿元的水分:天津滨海新区GDP约占天津GDP总量的一半以上,2016年该区GDP从10002亿元核减为6654亿元,幅度至少超过30%。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在会审《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的同时,也对另一份重要文件《统计违纪违法责任人处分处理建议办法》进行了审议。毫无疑问,中央政府对于GDP改革挥起的这把“手术刀”,也是在借机打击地方政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阳奉阴违的做法。

     从年初各省“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来看,有些省份都下调了GDP目标,像天津由8%下调至5%、内蒙古由7.5%下调至6.5%、重庆由10%下调至8.5%、湖北由8%下调至7.5%、甘肃由7.5%下调至6%……有不少地方还取消了对市县的GDP考核。陈波认为,现在一些地方政府下调GDP指标、取消对市县的GDP考核,符合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但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建立一套能评价高质量发展的考核指标。

     陈波表示,虽然中央多次强调,禁止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扩张,但在没有其他明确指标限制的情况下,旨在推高地方经济增长率的经济运行模式仍在持续。现在很多地方政府依然是发展当地经济的主角,是通过投资创造GDP高增速,外延式扩大再生产,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开发来提高GDP,至于有没有创新、有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科技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高低等一概不管,忽视经济发展品质。

     王振宇表示,结合去年以来中央对地方债大力度整改,下一步开展的经济统计改革,是改变“地方政府是主角”这种经济体制的良好契机。他认为,对于各省经济发展的考核,应该是多维度的,尤其是衡量地方经济发展品质高低要注重科技贡献率、全要素产出率、劳动生产率,这些能反映内涵式发展水准的考核评价对提高地方经济发展品质极为重要;经济增长指标体系要体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协调发展,而是不要带血的、破坏环境的GDP增长。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