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有命如朝阳
价值中国推荐 2018-10-15 16:36 小康中旬刊2018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休寻

  我一直认为当一个人离去的时候,

  那一瞬间的内心其实是毫无波澜的。


  真正令人撕心裂肺的,

  是在之后的日子里,那些无足轻重小事的影子里,

  你突然想起来曾经有那个人与你一起。

  这时候才会泪流满面吧。

  我记得我高三那一年我的奶奶去世了。

  虽然班主任再三告诫我,

  说现在时间紧迫不容落下学业,

  我还是决定要回去了。

  我还记得那是一次数学课,

  当班主任悄悄从后门走进来叫我出去的时候,

  当我接过电话的时候,

  我听见一句“你的奶奶去世了”的时候,

  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葬礼办了三天,疲惫的奔波甚至磨淡了我对奶奶不在人世的悲哀。

  不知道跪了多少次,跪到麻痹的膝盖,

  以及流不出眼泪的双眸。

  哭声一片中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近人情。

  走的那一天,我到奶奶最后生活过的房间去看了一眼。

  我想起来了,最后一次见奶奶的时候,

  她已经不省人事,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

  我记得我在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

  我很少握住奶奶的手,

  因为我总是很羞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对奶奶说,奶奶,你要好好的。我走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考上一本的,我会让你为我骄傲的,你要等我。

  我听见奶奶的呼吸声加重了很多。

  我说,奶奶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听得见的话,就捏一捏我的手吧,好吗。

  我感受到来自手心轻轻的重量。

  我知道我的眼泪掉下来了。

  我说,奶奶,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上很好的学校,你一定要等我。

  手心再次传来了轻轻的重量。

  最后一次站在这个房间里了。

  我没想到那是最后一面,

  如果我知道,我一定还会再说很多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时至今日,

  想起奶奶,我总是能想起来那个冬天。

  奶奶坐在轮椅上,穿着厚厚的绣花棉袄,

  她的头缩在衣服里,银白色的头发上,

  暖阳熠熠生辉的发光。

  自从她病了,她变的有些古怪,

  甚至脾气很差,

  就像孩子一样的脾气。

  但是想起来,我依旧只记得那一天,

  她对我笑着说,你难道不过来帮奶奶梳一下头发吗?

  那些琐碎的事情渐渐地描摹出我想起她已经不在我身边的这个事实,

  于是在难过的时候会更加悲伤。

  我想起来了,她刚刚住院的时候,

  还总是惦记着我们如果回来了会没有饭吃。

  总是叮嘱他们一定要在我的面条里多放两个鸡蛋。

  我总是能想起来,在老家的时候,

  凌晨五点就准时起床的她,

  拖着穿了不知多少年的鞋子,

  与地板摩擦出悉悉簌簌的响声,

  打开我的房门,

  问我是不是要吃早饭。

  我记起来,我跟她说过很多次的,

  我说我如果没起床就不要喊我了,

  她总是笑着说好,

  第二天还是像以前一样准时准点的问我要不要吃早餐。

  再也吃不到了,奶奶做的肉丝鸡蛋面。

  面条上铺满的肉丝,

  和浓浓的面汤。

  什么时候就是最后一碗了?

  是我还剩下一半面条嚷嚷着吃不下了的那一次,

  还是我连面汤一同囫囵咽下的那一次?

  我记不清楚了。

  我一直都记着的,那个承诺。

  我考上了一本了,奶奶,

  我学医呢,

  可是你为什么不等我呢?

  为什么?

  如果当时,所有人都更努力一点,

  现在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奶奶,如果你能看的见我的话,

  我想告诉你,我很好,

  我们所有人都很好,

  只是你不在的日子,

  终究,少了一点很好。

  最开始的时候,

  他们说我的一路上会失去很多。

  我那时候还不相信。

  我觉得,今天和明天,我都还是我,

  人的一生就是很多的今天和明天构成的,

  为什么有一天就会不同了呢?

  现在我好像明白了一点。

  也许最残忍的从来都不是参商永隔,

  最残忍的从来都是物是人非。

  若曾经放过的纸鸢不过一翩枯黄,

  若曾经饮过的淡酒只是一捧月光,

  若曾经共植的桃花零落一把泥灰,

  若曾经共看的天地已然沧海桑田。

  那一场梦境在手心里碾成荒唐,

  那风花雪月在记忆里陡然成灰,

  我想又要拿什么去抵给永恒,

  去赌须臾的尘埃落定?

  所以不得不开始对人生抱有疑问,

  人到底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好,

  活着的人死了,

  却希望他依旧能苟活在这世上。

  活着的人变了,

  却又想着他还不如去了留个念想。

  绝望的时候,

  总喜欢用醉生梦死逃避一切挥霍,

  然后用醉生梦死清醒着所有的悲凉。

  人性真是奇怪而又美好,

  自私而又伟大,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变的很成熟,

  我能看清楚其中的乾坤吗?

  我希望可以看懂至少七分。

  可我至今不认为成熟就是能默默接受着一切失去。

  也不认为成熟是流着泪的微笑,

  都不是。

  我自始至终认为成熟应当是,

  纵然历尽千帆,初心也非不变,

  却依旧,

  笑如少年。

  现在我过的也很好。

  以前说很好,是哄我身边的人高兴。

  现在说很好,是我真的过得很好。

  云开月明的这一日,

  一定会来,

  我想我还需要再走这么一会儿。

  我记得一首歌里的歌词,

  “就算黑夜太漫长,风景全被遮挡,

      抬头就有一片星光。”

    从来就不是寂寥无人的荒漠。

    走的时候要大步向前,

    停的时候要心如止水。

    走走停停的路,我想,

    这大约就是人生吧。

    如果有一天这世界的否极泰来都要消失殆尽,

    我想我也依然会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温着一盏茶水,明明白白的等着,

    看着月光落下来如初冬的细雪,

    我想这就很好。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的。

    没什么着急,来日方长。

    这路上,

    若有人愿意来,我很高兴。

    若姑且一人独行,我也无怨。

    来了便刚好,不来也恰好。

    我不会再将自己的日子过得很糟糕。

    现在的日子真的很好。

    每一天都是!

    每一天。  

    (作者单位:广州中医药大学)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洪石荣
  • 个人名片 张义
  • 个人名片 张海勤
  • 个人名片 章利军
  • 个人名片 蒋静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