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李一诺:始于不优雅
价值中国推荐 2018-11-13 17:43 中国慈善家2018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李一诺拒绝“女神”这个词,甚至,“去做些不太优雅的工作”才是她从麦肯锡跳槽到盖茨中国最直接的驱动力

  撰文:张霞  题图摄影:张旭

  不女神


  4月26日是第11个“全国疟疾日”,这一天李一诺的行程之一是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以下简称“盖茨中国”)的办公室面试一位全职负责传染疾病防控的项目官。出门前,8岁的大儿子评价她:“妈妈,你肯定特别有钱。”“为什么?”她问。“因为你给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工作。”“慈善不是我有钱,是用钱帮助别人。”李一诺赶忙解释。知道妈妈的一部分工作和非洲有关,第二天,儿子郑重地告诉她:“我知道你是怎么帮助非洲的了。”“怎么帮助的?”“你每天把钱放在信封里,寄过去。”刚换好一条丝绸裙子的李一诺顿时卡了壳。

  “卡壳”似乎不那么符合人设。百度搜索李一诺三个字,最多的修饰词便是“女神”。她仿佛就是在流畅地书写“完美女神”的代名词。但李一诺拒绝“女神”这个词,甚至,“去做些不太优雅的工作”才是她从麦肯锡跳槽到盖茨中国最直接的驱动力。

  “卡壳故事”发生一小时后,她穿着那条丝绸裙坐在了《中国慈善家》记者的面前。似乎回答了太多遍“盖茨基金会到底怎么做慈善”这一提问,她没有选择“最不像慈善的慈善”的标准答案,而是由儿子的故事开始,讲述入职盖茨基金会之后所遭遇的“不太优雅”的“尴尬”。

  “在中国,你问比尔·盖茨是谁,绝大多数人知道;你问盖茨基金会是怎么做慈善的,99%的人不知道。”3年前,面试盖茨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职位时,李一诺向比尔·盖茨指出了这一问题。3个月后,2015年5月,她入职盖茨中国,这个问题变成她的难题—让更多人弄懂盖茨基金会带动公共、私营和社会三方领域合作的“催化式慈善”,并非易事。

  公众号“奴隶社会”是她试图让慈善变得更通俗易懂,也让自己摆脱“女神”标签的阵地。在“奴隶社会”的文章中,她嬉笑怒骂,笔调轻松,把自己“换工作”的故事,变为宣传推广盖茨基金会慈善理念的工具,将盖茨的慈善方式比拟为“一本万利”;通过历数她所遇见的“中国难题”,对盖茨基金会能否在中国实现创新、中国公共卫生经验是否可复制等问题,一一进行解答;通过回顾国内各领域公益达人“2017,为中国做了什么”,阐述盖茨中国参与合作“一元营养包”、艾滋病防治、结核病防治等项目的过程。

  她也写生活中的种种“优雅不起来”,写三个孩子在美国圣地亚哥的Legoland(乐高主题公园)让她焦头烂额,“我不是女神”“2016,不优雅地去生活”是她的文章标题。她甚至鼓励女性“吃相难看”“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尽早承认男人没用”。

  随性、幽默、接地气的文风为她赢得了大量好感,但也有“阴谋论”者视其为“商业头脑发达”的例证,将她和冯唐并列为“来自麦府最懂经营的跨界人”。

  对于向来强调“把自己作为工具”的李一诺,争议似乎不值一提。多年的咨询工作经验,训练出她目的明确、直接高效的生活方式。

  和她公众号的描述相符,日常状态中的她并不怎么“女神”。助理高安妮形容她“怎么方便怎么来。不穿名牌,背一个能放更多东西的大水桶包”。采访开始前她刚刚结束一场会议,趁会后的间隙匆忙化了一个淡妆,之后又安排了一个紧急会议。在办公区域“来回穿梭”,她显然有些疲倦,嗓音变得嘶哑,不停喝着菊花茶。

  优雅似乎需要一点留白,一点缓缓的回味,但她喜欢“抢时间”。负责传播的项目官李光两年前跳槽到盖茨中国,李一诺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快”—说话快、走路快、工作效率快。某次她到上海参加会议,会后觉得有必要邀请麦肯锡的前同事给媒体讲一讲医药开发的流程,就一边打车一边和李光沟通邀请事宜。车还没到浦东机场,她已把邀请的邮件发到了演讲嘉宾和李光的邮箱。

  “无法幻想自己是优雅的天鹅”,对李一诺来说,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如超速驾驶,跌跌撞撞到达目的地已是万幸”。如果能有几分优雅的步态,也是“装给别人看的”。

  “不真实”

  除了生活本身无法让人做“女神”,“做女神”这件事也让李一诺感到“不真实”。

  2000年,从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后,李一诺继续升级自己的“学霸”模式,一路成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物学博士。2005年的一次就业培训让她意识到自己对科研之外真实世界的巨大好奇。博士毕业后,她选择了入职麦肯锡。

  在麦肯锡的工作经历,是找回部分“真实自我”的过程。入职之初,李一诺不愿发声,喜欢躲在角落,“多听听别人说的”。尽管语言能力尚过得去,但第一次留语音邮件,她练习了半天才敢正式开口。

  惯于表达情绪也是女性常见的弊病。一次在讨论某个项目时,李一诺不停诉说各种问题,一位项目经理打断了她,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将白板笔递给她,说,写下你的解决方案。这个画面在李一诺脑海中留下了清晰的印记,让对自己的性别并不敏感的她,觉察到性别文化下女性的职场短板。

  “领导力就是成为坐在驾驶室里解决问题的人”,李一诺发现,不抱怨,不等待,做掌握大局的人,是女性所欠缺的,而自己要做这样的人。她试着把“不要脸”和“不在乎自己”视为一种境界,从周边男性身上学习高效做事的法则。2011年,因为想“打败”她眼中“惯于发号施令,说十做一”的上级,怀着二胎的李一诺决定自己做领导,申请参评麦肯锡的全球合伙人,并成功获选。

1 2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