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霍加斯的《南海泡沫》
价值中国推荐 2018-12-03 17:36 英大金融2018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南海泡沫》毫不留情地讽刺了当时的混乱与疯狂。然而教训并未被人们铭记,相似的情形在过往的历史中被不断演绎,一如霍加斯笔下的旋转木马。

  文  |  学院胡同观察

  1721年,英国画家威廉·霍加斯创作了版画《南海泡沫》,当时销售得并不理想。每张拓印出来的画,只卖到1先令。直到1724年,这幅作品才流传开来,霍加斯的讽刺画风格也被人们所认可,甚至产生了一个词叫作“霍加斯主义”。在英国以外,这幅版画也广受赞誉,在《剑桥英国艺术史》中,Richetti更是赞这幅画为英国讽刺画的创时代之作,是对南海泡沫最为精彩的时代记录。


  人们在描述这件作品时,通常会用到engrave一词。它有双关之意,既表示画家以镌刻的手法创作版画,又是一种希望,希望这场如幻如电的“南海泡沫”,连同它带给人们的教训,能被世人长久铭记。

  南海泡沫指的是在1720年春秋之间,脱离常规的投资狂潮引发的股价暴涨和暴跌,以及之后的疯狂与混乱。

  它的始作俑者非常有名,就是《鲁滨逊漂流记》的作者、英国作家丹尼尔·笛福。他与贵族商人爱德华·哈利(1664~1735年)商量,让国家向某些企业授予特权,垄断某地区的贸易。然后发行这家公司的股票,融得资金后再从事贸易获利。这个构想得到了爱德华·哈利的兄长、英国时任财务大臣的罗伯特·哈利的认可。于是,一家名为南海公司的特许经营企业于1711年成立。政府允许其垄断英国对南美洲及太平洋群岛地区的贸易。

  政府为何会授予南海公司这项特权呢?原来,南海公司需要购买上千万英镑的国债,为政府输血。买国债的钱,一方面通过向公众发行股票来筹集,另一方面直接由南海公司以其股票进行支付。这样,南海公司成为了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而政府则持有了大量的南海公司股票——随着南海公司股票上涨,政府在高价位卖出股票,赚来钱用于还掉债务(赎回债券),余钱充入国库,一时间财政压力得以大大缓解。

  后面的故事人尽皆知。其实南海公司一年只派了三艘船只前往南美进行贸易,而1718年这可怜的贸易量又因英国与西班牙交恶而降为了零。但是,因为公司谎称其贸易开展顺利,而且又有政府为其背书。一时间股价暴涨。1720年上半年,股价自128英镑涨至330镑,6月涨至890镑,7月涨至1000镑,全伦敦陷入疯狂。人们形容当时的场景:“政治家忘记政治、律师放弃打官司、医生丢弃病人、店主关闭铺子、牧师离开圣坛,就连贵妇也放下了高傲和虚荣”。

  只要是泡沫,总是会破的。由于许多浑水摸鱼的“泡沫公司”也趁机在市场上圈钱,为了规管市场乱局,以及保护南海公司免受这些“泡沫公司”的竞争,国会在1720年6月9日通过了《1719年皇家交易所及伦敦保险公司法案》(别称《泡沫法案》),规定股份公司必须取得皇家特许状才能继续经营。6月11日,乔治一世发表公告,警告“泡沫公司”属非法,可受检控。然而此举连带使南海公司受到质疑。自7月以后,南海公司的股价急速下滑。谎言一个接一个被揭穿。南海泡沫告破,大量投资人血本无归。

  亲历了这一切的霍加斯于次年创作了版画《南海泡沫》。据考,当时报纸上出现了大量外国版画家创作的同主题作品,霍加斯受到启发,打算予以回应。也有人考证说,霍加斯对于金融投机客素有怨气。他的父亲曾因欠这些金融投机客一笔钱,而被关进了债务人监狱,并导致其1718年早逝。为此,霍加斯在刻画这些投机客的嘴脸时,一点也不客气。

  这幅《南海泡沫》的背景是伦敦街景。市政厅、巨人Gog和Magog像、圣保罗教堂尖顶、伦敦大火纪念碑(碑文原本应当是“纪念伦敦城遭受的那场大火”,但在霍加斯笔下,将“那场大火”字样改为了“南海泡沫”)悉数在场。然而有趣的是,图的正中是一个旋转木马,木马上骑着南海公司诸位董事。他们头戴黑色绅士帽,肥胖面孔清晰可辨。旋转木马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比喻:南海公司曾雇人伪装水手出海,转了一圈又从另一个城门回到伦敦;然后他们换了衣服,又伪装成另一批水手出海,然后转了一圈再回到伦敦——这样拙劣的计划,就欺骗了全世界。

  旋转木马的顶端是代表不吉之兆的一只山羊。山羊身下写着一行字:“我骑着谁?(Who I Ride)”。旋转木马周围是面色惊慌的人们,他们熙熙攘攘,吵闹不休。人群中,有一个扒手正在从一位绅士口袋里偷钱。据考证,那个扒手的脸,怎么看都是大诗人亚历山大·蒲柏,他从“南海计划”中获利颇丰。而被盗者,则是另一位诗人约翰·盖伊,他在南海泡沫中赔光了几乎所有的钱。画的右边,财富女神被蒙了双眼,绑在市政厅的露台上。她的身边是带着翅膀的恶魔。仔细看会发现,财富女神其实已经被恶魔杀死,她的尸体被抛向人群,人们像饿鬼般你争我夺。

  画面的底部是三个商人。有意思的是,他们分别穿着天主教徒、新教徒和犹太人的服装。他们无视混乱,正在专心地玩着赌博游戏。右侧,诚实女神雕像裸露着,被扔在一辆小车上。推着小车的,是一位身着英国国教长袍的教士,他脸上洋洋自得,全然不介意小车上的女神被剥光了衣裳。旁边,一个恶棍正在鞭打着名誉女神,他身边站着的是一只正在模仿他动作的猴子。这大概是在说,恶是这样容易传染和模仿,就连动物也迅速学会。有意思的是,这猴子戴着一顶爵士帽,身上背着绅士常佩的佩剑——有一个中国成语,叫作沐猴而冠,用在这里倒也合适。画的右下角是贸易女神的雕像,她倒在地上,死了,或是睡着了,所有的人都对她置若罔闻,视而不见。

    即使是镌刻在金属板之上,人们到底也没能将贪婪的教训铭记在心。无论是在霍加斯的时代,还是在今天,投机的贪欲与泡沫的幻灭,如潮的灾难与无用的悔恨,赚钱者的狂喜和受损者的暴怒,总是这样不断交替出现,从未停歇,就像霍加斯笔下的旋转木马。
责任编辑:Karen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