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廖英强案:黑嘴荐股 该当何罪?
价值中国推荐 2018-12-03 17:37 英大金融2018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先买入、后吹票、再获利跑路”的骗散户套路,就是一种“信息型市场操纵”——其实质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散户从众心理和某些股份盘子小易操纵的特点,对于散户的一种诱骗和“收割”。

  文  |  夏木

  2018年5月6日,证监会公布对“名嘴”廖英强的处罚决定,认定其构成《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行为,没收违法所得4310余万元,并处以8620余万元的罚款。


  具体来说,廖英强是利用其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上公开评价、推荐股票,在推荐前使用其控制的账户组买入相关股票,并在荐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

  有趣的是,廖英强并不认栽,反而称“花一个亿做了广告”。这令业界既哗然,又困惑。

  “投资界郭德纲”其人其事

  今年48岁的廖英强被粉丝戏称为:“讲投资的郭德纲”,2012年2月,他以嘉宾主持人的身份参与上海广播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谈股论金》节目,2014年9月,他开始担任第一财经频道周播节目《谈股论金之英强开讲》的嘉宾主持。

  除了上节目外,廖英强还出版了自己的系列丛书《股市聊聊吧》,被广大股民誉为“学习炒股技术的必备工具书”,出版后一度蝉联财经类书籍销量冠军。

  2016年春,他离开第一财经,开办了属于自己的证券培训机构——爱股轩。在各类社交媒体、音视频网站上,他的节目收听量达到了3200万次,微博已经拥有1.3亿的点击量,可说是不折不扣的网红了。

  用网红身份赚钱并不违法,但廖英强选择的是自荐自炒的市场操纵之路。

  据查,其在微博、博客“午间解盘”栏目视频中,公开评价、推荐“佳士科技”等39只股票共46次。在推荐前,廖英强使用其控制的账户组买入相关股票,并在公开荐股下午开盘后或次日集中卖出,违法所得共计4310万元。

  例如在2015年5月14日,廖英强推荐了“清新环境”,但早在2015年3月至11月期间,廖英强自己使用或指使他人使用“柴某玉”“王某妮”“张某”“张某萍”“韩某”“季某燕”“许某琴”“刘某钟”“柴某美”“廖某杰”“金某”等11个证券账户,在其推荐之前建仓,在其推荐之后清仓。行为模式高度重合,甚至使用的MAC地址与“廖英强”自己的账户所使用的MAC地址高度重合——换句话说,廖英强直接使用了自己的办公电脑,来完成了这些套利行为。

  而在资金流转方面,廖英强的“反侦察”意识也比较弱。2015年1月至2015年12月,他所使用的“张某”账户、“路某”账户、“刘某钟”账户资金,都能清楚地查清来龙去脉:绝大多数来源于廖英强,且流出后大部分都转至廖英强配偶郭某琳、哥哥廖某杰、母亲柴某美、嫂子金某等人的账户。根据资金流转和账户行为的重合,证监会获得了足够确凿的证据,认定了廖英强借道他人账户,配合荐股进行市场操纵的行为。

  提前建仓、引来多头、推高股价,再获利退出,表面上看是典型的“老鼠仓”行为,但事实上,“老鼠仓”的构成要件比较特殊,应当是证券基金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的信息,在主力进场之前进行建仓,用主力拉升股价后再在自己的账户里获利的行为。而廖英强已不是证券基金从业人员,也没有主力资金拉盘,而是利用自己作为“名嘴”的影响力,进行成交量和股票价格的市场操纵,从而在低买高卖中获利的手段。

  有人曾把廖的行为比喻为“抢帽子”,即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买卖或者持有相关证券,并对该证券或其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以便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取得经济利益的行为。

  总结起来就是“先买入、后吹票、再获利跑路”的骗散户套路。用更准确的界定来描述,这是一种“信息型市场操纵”——其实质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散户从众心理和某些股份盘子小易操纵的特点,对于散户的一种诱骗和“收割”。

  “股市黑嘴”为何难打?

  看过股票评论节目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专家”们在节目中滔滔不绝,似乎无所不知。而从事后来看,他们的一些预测也总是符合个股的走势,准确得令人惊讶。在评点的基础上,他们还会进行“荐股”。荐股有两种,一种是非公开推荐,让投资者打入电话后“以VIP待遇”进行指导推荐的。在这种情况下,荐股的收入则主要来自于游说成为会员,接受“推荐股票进行分成”,进而委托账户进行管理等方式。另一种,则采取公开荐股的方式,引导市场舆论,利用影响力“兴风作浪”——这就是所谓的“股市黑嘴”。

  2008年,证监会在北京首放一案中,首次适用《证券法》的市场操纵禁止条款,对“黑嘴”荐股做出行政处罚,认定北京首放汪建中利用咨询机构地位和影响,在买入相关证券交易后荐股并于次日卖出的交易行为,构成市场操纵。

  该案后,证监会部署开展专项执法行动,相继查办了上交所上报相关线索的哈尔滨大富投资、新思路等一批“黑嘴”操纵案。由此,传统媒体渠道的“黑嘴”操纵行为得到明显遏制。

  但近年来,随着微博、股吧等网络自媒介的兴起,“黑嘴”不再依赖报刊、电视节目、门户网站等公众媒体,而是借助微博、QQ群、微信公众号、微信群、直播网站等自媒体平台,以发布短视频、帖子、群消息等方式散布荐股信息,荐股手段更加隐蔽,规避监管意图明显。而廖英强案即属于此类利用新媒体、自媒体来进行信息型市场操纵的“黑嘴”荐股行为。

    不过,现行法律体制也存在着有待完善之处。虽然《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还规定:“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然而,在操纵证券市场民事赔偿案件中,举证的规则仍然是传统的民事诉讼法当中“谁主张,谁举证”原则。要让投资者举证,自己买入的行为与“黑嘴”荐股的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只要一句“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再加上一句“嘉宾观点不代表本节目观点,不作为股票投资的咨询意见”,投资者就拿荐股者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此,有学者提出,对于市场操纵的民事赔偿请求,应当进行举证责任倒置。目前传统的举证规则让投资者很难举证,法院也很难支持。而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在2003年2月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举证责任倒置也只针对虚假陈述而言,并没有囊括操纵市场。因此,对于廖英强等“黑嘴”引导股民入市,拉升股价再自己获利的行为,股民们即使受了损失也无法进行索赔,只能被深套之后吃哑巴亏。

    荐股并非人人都行

    从公开信息来看,廖英强并没有证券从业资格。但令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在没有从业资格的情况下,廖英强可以在两档专业节目《谈股论金》和《谈股论金之英强开讲》中长期担任嘉宾主持人,这可能构成了监管的一个漏洞。

    也正因为廖英强并非持牌人士,证监会也只能对廖英强进行经济处罚,而无法进行市场禁入。因此,廖英强反而觉得被处罚而声名大噪,“花一个亿做了广告”。

    在境外,也存在过类似的案例。比如香港的卢锦聪案。

    卢犯案时还只是职校三年级的学生。2010年4月至11月期间,他为了谋利,以Peter Sun的名义在Facebook上设立私人讨论群组,向群组成员提供证券投资咨询意见,并收取每名群组成员每月300元的费用。后来,他被控无牌经营证券业务罪,被判罚款2万元及80小时社会服务令。因为根据香港证监会的规定,在自媒体上当“股神”进行荐股也是需要牌照的。他们必须是“持牌人士”,并在香港金融管理局或证监会的网站上公布自己的业务范围。

    通常来说,在香港要进行荐股,就必须持有“第1类:证券交易、第4类:就证券提供意见及第9类:提供资产管理”的业务牌照。而在自媒体上作出预测时,同时也需要履行风险警示义务,提醒投资者“股市有风险,本意见仅供参考”。香港证监会局也在时时提醒股民:“世界上消息一定不会全部准确,‘股神’们做足功课,申请牌照,受到规管,并事先说明风险难免,仍然可能有意无意套取股民的利益,要保持警惕之心。”与此同时,香港证监会也采取了更严厉的稽查手段,对于借荐股之名行操纵之实者,无一例外地进行了重罚。

    而在境内,相似的场景也将上演。廖英强案遭从严查处后,证监会也在对更多同类案件进行整治。近来,证监会稽查部门会同舆情监测和市场监察等相关单位和部门,更是强化信息与交易联动分析,集中部署查处了8起典型案件。

    这些典型案件呈现出了三方面的特征:一是通过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发布文章,编造传播虚假消息,扰乱证券期货市场秩序的行为;二是通过股吧等网络平台编造传播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信息误导投资者,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交易量,伺机进行反向交易谋取相关利益,涉嫌蛊惑交易的行为;三是“网络大V”提前买入股票,通过微博密集推荐股票后集中卖出获利,涉嫌“抢帽子”交易的行为。利用“名嘴”影响力,哄骗投资者入市的廖英强,即是其中典型。

    作为一线监管机构,证券交易所也在采取行动,从舆情预警、盘中跟踪、盘后大数据分析三方面着手,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监控分析和线索上报体系。这套体系借助大数据筛查技术,重点强化了对网络媒体的舆情监测力度,现已覆盖一批证券荐股相关微博、微信公众号。这些荐股微博、公号的管理者如果缺乏相应的证券投资咨询、财务顾问资质,其荐股行为本身即属于无照经营行为。交易所将对其采取更为严密的关注。加上近年来,爬虫技术和文本挖掘技术已经越来越发达,无论是“黑嘴”还是“黑话”,都将无处可逃。相信经过这番整治,互联网及自媒体领域内,“股神”们也将会收敛些许,走上合规持牌、合法经营的正道。
责任编辑:Karen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