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往事: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一棵菜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2-25 17:10 小康财智2018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曾有人提出,演出要像一棵菜,得有叶有心。1952年,北京人艺的奠基人焦菊隐先生借用了这句话,把它作为人艺精神,强调无论导演、演员,还是幕后,都应该像菜心、菜叶、菜帮一样围绕着艺术这个根,他们缺一不可。66年来,北京人艺不断为戏剧观众呈现出优质的、创新的话剧作品,将“一棵菜精神”发扬光大。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刘源隆

  20世纪90年代初,北京人艺排《鸟人》,现在的知名演员何冰当时还是个小字辈儿,“我弟何靖还在军艺读表演系,周末到剧院找我玩。”当时是下午4点45分,何冰随口对弟弟讲,干文艺这行不容易,这会儿,可能有的老先生已经来了。弟弟不信:“7点半开戏,这会儿还差着三个小时呢!你说得过了吧?”


  何冰拉上弟弟到后台一瞧,林连昆先生已经在那儿了,沏了碗茶、点了根烟,抽几口,喝口水,慢慢地默戏,找人物的状态呢。“你说和这样的先生同台演戏,怎么能不进步?怎么能不努力嘛!”

  这个台,就是人艺的舞台。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于1952年,这座经历了六十余年风霜的剧院,在中国话剧史上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辉煌,无愧于“国家级艺术殿堂”的称号。演员方子春是北京人艺子弟,她的父亲是人艺大演员方琯德,谈起北京人艺的往事,方子春如数家珍,最近她和爱人宋苗合著的《一棵菜:我眼中的北京人艺》新书出版,书里记录了她经历与采访下的北京人艺故事。

  “老一代话剧演员,几乎从接戏开始就已进入演戏的状态,人艺大院让人感到‘奇怪’、‘神叨叨’,演员们经常穿着戏里的大袍、大褂回家。有的戏要演员穿高靴出演,演员就会把高靴穿回家,在生活中学习穿高靴的感受,摸索出移动、走路最合适的姿势。又如《茶馆》中要出演吃烧饼的穷人,芝麻掉在桌上后怎样一粒粒蘸起来吃,买回来的烧饼该怎么拿,烫度是多少,为了真实演绎这些情节,演员们会去街头买俩烧饼,喜气洋洋托着烧饼回家。”

  人艺的演员们聚在一块儿,讨论最多的就是戏和吃,所以他们那天还喊我再写一本人艺的吃,不过戏和吃,说到底都跟戏有关。

  正是秉持这样的专业精神与真诚之心,北京人艺历经66年风霜,仍然为观众上演着精彩生动的剧目。

  戏比天大

  根据蓝天野先生的回忆,北京人艺在成立之初,话剧实力其实并不强。当时国家青年艺术剧院是最强的,既有延安、重庆来的一批人,又有从全国招来的大批演员,包括赵丹。北京人艺只有叶子是老演员,于是之当时很年轻,没有什么名气,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好在,北京人艺有焦菊隐、曹禺、老舍等一批导演、剧作家。

  “在人艺有个说法:‘有了焦菊隐的人艺,和没有焦菊隐的人艺是完全不同的。’”蓝天野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1953年复排《龙须沟》时,焦菊隐对演员提了不少要求,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体验生活’,所有演员都被要求到龙须沟生活两个月,写观察日记,写完要给他看,他在上面写评语。”“1958年,他导演《茶馆》,那时候人艺实行的是‘角色申请制度’,剧本定下来,演员看过后自己对哪个角色有意愿就写个书面申请,里面要有自己对角色的认识、打算怎么诠释之类的内容,我的‘秦二爷’就是这么得来的。”

  方子春曾问过蓝天野这样一个问题:“三个人演一个角色,在别的剧院就会有矛盾。这么多年你们又不是真空,难道就真没矛盾?”

  篮天野也不绕弯子,他说谁演戏多了、少了,肯定会有意见产生,但一般来讲,这种情况确实很少。“为艺术上的分歧争得不可开交、脸红脖子粗,很正常,过后便不是问题。比如都说焦菊隐脾气不好,但他对我特好,从来没有说过重话。但他对赵韫如就很严厉,排戏时俩人都急了,很不愉快,但下个戏还继续用她,完全没有因为这些造成成见。艺术争论归争论,再激烈,以后该怎么合作还照样怎么合作。”

  方子春对此也印象深刻,“苏民叔叔排《蔡文姬》时,徐帆为了一个观点在排练场和苏民吵了起来。进了人艺排练场这里没有什么叔叔、大导演、老前辈,也没有说不得的名演员。人艺排练场里贴着四个大大的字:‘戏比天大’。这四个字下,有什么观点不能阐述?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可是现今的演艺圈,哪能做到正常的学术讨论和批评?人艺能保持这个传统实在是太好了,说明在这里,人心还是那么干净。”

  “人在世上生存,都会掩饰,不会全部袒露自己的内心。在人艺的舞台上不是,真诚是光荣是尊严,在这个团体里生活,演戏和做人一样,需要真诚,再真诚。你会发现,真诚的人在人艺受欢迎。”

  蓝天野的夫人、老一辈的狄辛是多年站在人艺舞台中央的女演员,初学演戏时,狄辛在台上该哭时哭不出来,她就自己下功夫,找了一间大点的房子,一个人练哭。可干用了半天劲儿也哭不出来,年轻的她满心想着对不起同台的演员,有着这些杂念就更哭不出来了。说来有意思,一日上台她什么也没想,眼泪竟自己落了下来。

  如今,年过90的狄辛虽然不再演戏,但也经常看戏。“我听不见,坐过第一排,也坐过第七排,可我听不见台上的台词,后来我都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可看《喜剧的忧伤》,陈道明和何冰的戏,台词我全听见了。”

1 2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