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让法律温暖起来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2-26 15:10 中国商人2018年第8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陈云峰,一个传统的法律人,以知天命之躯,投身于创业创新,组建北大法律版“中国合伙人”,以“让法律温暖起来”为目标,从改良法律服务市场结构入手,引入多元现代科技于法律服务领域,改善中国法律服务生态,成功转型为法律科技和法律文化的创新者、大法律事业的追梦者。

  ——亿律董事长陈云峰和他的大法律事业

  文/本刊记者  陈伟  通讯员/王萍

  五十好几的陈云峰,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有着三十多年的法律生涯。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他,年轻时长得瘦削,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颇有几分相似,因此,他常自嘲是“奥巴马表弟”。近年来,他颠覆自己,引领时代潮流,实现了由传统法律服务向现代法律产业的成功转型,成为一个法律科技和法律文化的创新者,一个醉心于大法律事业的追梦者,一个矢志于让法律温暖起来的理想主义者。


  在北京世东国际中心,记者采访了亿律董事长陈云峰。记者到他办公室时,他正望着那几乎覆盖了整个墙面的巨幅美国版世界地图。无论从前在杭州,还是后来到北京发展,陈云峰都会在自己办公室里悬挂类似的世界地图。这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这位1980年浙江省乃至全国地理高考状元的兴趣与爱好,彰显了大法律事业掌门人的世界眼光和天下情怀。

  2015年8月20日,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中华厅,北京亿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举行了全球首款法律UBER——亿律APP的上线发布会,陈云峰发表了题为《梦想引领我前行》的主题演讲。激情澎湃的演讲,震撼了现场的每一位嘉宾,震撼了整个中国法律服务市场。

  如今,三年过去了,亿律的发展可谓风生水起。三年,一个拼搏奋斗的创业故事;三年,一段不长不短的心路历程。回望过往,展望未来,陈云峰就他的法律科技创新,法律文化创意,亿律大法律事业,尤其是他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提出的“让法律温暖起来”的理念和理想,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不变的情怀和理想

  成就不一样的人生

  《中国商人》:您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甚至有些传奇色彩。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过去?

  陈云峰:我生长在美丽的富春江畔,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村。1980年,祖祖辈辈没有一个小学毕业生的我,荣幸地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系。四年的燕园时光,让我不仅学习了比较系统的法律理论知识,而且形成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基本雏形,铸就了北大人“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

  1984年夏天,我从北大毕业,分配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在刑一庭和告诉申诉庭从事死刑复核和冤假错案平反工作。期间,曾担任专职机关团委书记,还曾先后两次下派基层和中级法院锻炼,从事法律教学和民商事审判工作。在浙江高院,我走过了十年难忘的岁月,为国家的法治建设奉献了青春和汗水。

  《中国商人》:如果您一直沿着职业法官的路子走下去,不说前程锦绣,也应该是一片光明吧!

  陈云峰: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后来,因为种种主客观原因,我选择了离开。1994年底,我没有与任何人事先商量,写下了仅有“请求辞去公职”六个字的辞职报告,挥一挥衣袖,告别了长达十年的职业法官生涯。

  离开体制,我就像个战士,投入到对人生理想的火热追求之中。经过深思熟虑,我决意创办一家综合性法律服务机构,那种能够把诉讼、仲裁、商标、专利、版权、会计、审计、鉴定、评估、拍卖、典当、工商、税务等各类中介服务融于一体的大法律服务机构。我试图通过集团化总公司和专业化子(分)公司统分结合的双层运行机制,实现“走进一家门,办成众家事”的目标,这是一种市场化的全新法律服务模式。

  经主办单位法制日报社审核同意,浙江省司法厅前置审批,浙江省工商局登记注册,1997年5月22日,一家与人们熟知的与律师事务所完全不同的另类法律服务机构在杭州诞生了。这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背景下,针对以律所为主体的传统法律服务体制的一场革命性变革,也是对新型法律服务模式的一次探索与创新。

  然而,若干年后我发现,我的这家名为浙江天涯法律服务有限公司的机构,除了给我带来财务自由,并没有带给我初创时所期待的那种革命性变革的效应,法律服务市场一如从前,安之若素。

  一方面是财务充分自由,另一方面是变革理想未遂。在两者巨大的反差中,我迷惘过,随波逐流过,但我那一颗挣扎向上的心,不断地警醒自己,脑海里时不时会浮现爱因斯坦的那句名言:“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快乐看作生活目的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圈的理想”。经过深刻反思,我决定到北京寻求人生转型之路。

  互联网+法律:

  颠覆传统,颠覆自我

  《中国商人》:人家“北漂”,或则年轻,或有颜值。行将知天命的您,考量过北漂的风险吗?

  陈云峰:也许是“天涯”这个公司字号与我的心性特别匹配,也许是命运注定要浪迹天涯,也许是北京作为首都和母校之所在,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让我无法抗拒。这一次决定到北京,与当年从高级法院辞职一样,我真的没有想得很多。

  2010年春节刚过,我告别了生活和工作了26年的杭州,来到北京,成为名副其实的老一代“新北漂”。想在北京这个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这个法律资源和各种要素的集聚高地,重构人生坐标,拓展事业发展新空间。

  三十多年的法律生涯,使我对中国现行司法体制和法律服务市场的根本痛点有着比常人更加深刻的体会和感触。通过调研和考察,我发现中国法律服务市场,存在两个“二八定律”。

1 2 3 4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