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从平庸到顶级需要多久?1万个小时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2-26 16:44 中国商人2018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陈一舟  人人网CEO

  有人说,陈一舟,你不是个企业家,你是个投资人。我笑而不语,我想表达的是,投资是企业转型的一个好工作方法,也可以是我在移动互联网爆炸的时代为公司(人人网)寻找突围路径的方式。来日方长。

  创业和投资有根本的相似之处,我是怎么做企业和做投资的呢?


  创业近20年的5点感悟

  心得一:成功始于坚持

  人人公司从开始到现在经历了很多挫折,融资少、传统业务不赚钱、大量尝试(分类广告、视频)、裁员等,公司的商业模式至少变了四五次。转型以后,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努力,终于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纽交所第一家上市的社交网络公司。

  我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当然,只有坚持还不够,必须在坚持的同时保持灵活。我们非常坚持地渡过难关的同时,在几个关键时刻做出了商业模式的改变。

  如果一直做最开始的模式,人人现在肯定死了。互联网市场的变化太快,所以一定要在坚持的同时保持灵活性。

  在企业的发展之路上,当企业到达一定规模时,自然有各种力量让你无法长大。

  我喜欢问我们公司的新人一个问题:在某一专业,比如说某项乐器,某项体育项目,要成为世界级专家和竞技者,需要花多长时间?正确答案是1万个小时,这在畅销书《Outliers》(《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中有谈到。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1万小时”,而不是5000或者3万?答案是:对普通人来讲,1万个小时的练习意味着人类坚持的极限。只有到了极限,你的竞争对手才会逐渐放弃,你才有可能脱颖而出。

  因此,成功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坚持。要成功,就要把你的竞争对手甩在后面,而这一点有时候需要靠时间来“耗着”,等别人没有耐性、坚持不下去、自乱阵脚,找别的更大、更时髦的领域去了,你很有可能就是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者。

  心得二:保持谦虚

  过去我们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每次心里感觉非常好的时候,马上就会倒霉。几次下来我的总结是:成功是小概率事件,来之不易。

  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在对市场和公司自身能力的判断时特别容易失误,这个时候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千万不能得意。胜利的时候,失败也许就在不远处等着你。

  心得3:警惕失败

  我很景仰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他说过,“我最希望知道的事情,是我会在哪个地方死掉,然后我就不去那个地方。”

  大部分人对这句话会心一笑,觉得有理,却不太清楚为什么有道理。我不断琢磨,终于琢磨出了些许心得。创业者有两种方法提高成功机率:一是不断做正确的事,增加成功率;二是避免错误的事,降低失败率。知道“我们会在哪个地方死掉”,然后“不去那个地方”,就是要降低失败率。

  大部分公司是怎么死的?表象原因多半是因为钱花完了。但没钱只是表象,还有很多其他更本质的原因。

  中国人在治病时遵循“治本为先”的逻辑,首先思考更本质的问题的解决办法。但我的想法是,解决本质问题非常难,如前面两个要素所说,成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好比治病要治本不容易。所以,在没办法解决根本问题的时候,就先治标。

  丁磊在2000年跟我说过,如果当年再晚几个星期,就无法上市成功。所以网易当时治病先治标,有了钱,挺过几年,机会来了,抓住了,公司就做大了。成功既然是很难的事,与其强行提高一个小概率事件的几率,不如把失败的可能性降低。

  既然知道互联网创业失败的概率是90%,而且只有那么几种办法导致失败,如果能想办法把失败概率降到80%甚至70%,就相当于把成功概率增加2-3倍。

  心得4:找到自己的认知能力

  一个CEO,如果只能做长一件事、关注一件事,应该是什么?我的答案是,认知能力,即一个潜在价值很高的,但和目前普遍接受的观点非常不一样的远见。这个观点还要有可执行的手段,否则就算想到了,没有做的条件也白搭。

  雷军做小米,几年前大家听起来像奇葩,现在二三线城市的广场舞人群都知道,小米是他们心中仅次于苹果的品牌。为什么?因为雷军琢磨出了在无线互联网上如何避开大佬们的锋芒,利用免费操作系统安卓,做软硬件产品赚取利润。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利用跨界技术竞争壁垒和大势、业内一流的营销组合型案例。

  几年前周鸿祎做免费杀毒,问我行不行,我说看不清。他后来又做浏览器,问我行不行,我说不太行。结果都让他做成了。

  为什么他们有认知能力?因为过往个人的经验和积累,以及对互联网客观规律深刻的认识,包括对人性的了解。每家公司的认知能力不一样,积累非常重要。没有积累,不容易想到;没有积累,想到了也做不到。

  我在斯坦福上过巴菲特的投资课。他说,一个人一辈子应该只做20个重大决定,指标用完,战斗结束。

  作为创业者,或者一个人,一辈子真正重要的决定可能20个都不到:专业学什么、找什么老婆/老公、第一份工作、选谁做合作伙伴……加起来不到20个重要决定,决定了一个人80%以上的快乐和成功。

  你的这20个决定是什么?你该投入多少资源去做这些决定?你做这些决定的时候,有什么认知能力?这些都是好问题。

    心得5:学会“做空”心态

    “做空”是个投机名称,我想说的做空,是指CEO平时在工作中应该积极地不关注什么(aggressively inactive)。

    我的理解是:凡是没有独特优势的事,就不做;凡是对本职工作没有太大用处的事情和人,少掺和或者不掺和。这是我指的做空。

    查理•芒格,有个习惯,所有到他桌上的事情,只放在三个篮子里:第一个叫“No(不做)”;第二个叫“Yes(做)”,也好理解; 第三个叫“Too Hard(太难)”。

    这个叫“太难”的篮子是朵奇葩,估计放在这个篮子里的东西,过了一段时间,粘上浮尘,到了年底,其命运最后都是被放到“不做”这个篮子里了。

    我们从小到大,从来都是被教育说要不怕困难,知难而上,为什么这位老先生说要知难而退呢?怎么定义难?什么是战略意义上的难?什么是战术意义上的难?

    深思熟虑要“做”的事情,执行上再难也要做。战略上“太难”的事情,执行起来好像不太难,这个时候你做不做?这些问题,要多思考,想通了,可能离成功就更近了。

    投资目光:关注三个领域

    在我的预测中,未来有3个领域值得关注和投资:互联网金融、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

    互联网金融

    每个公司因为信仰不一样,所做的业务也不一样。作为一家技术型公司,我们有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念:技术是人类社会改变世界的最大力量。

    技术包含两种:一个是硬技术,它是反映客观世界的规律,并加以利用;另一个是被大家忽视的软技术。金融就是软技术的一部分。

    作为互联网的老兵,我思考更多的是关于互联网创业,着眼于布局互联网金融。在互联网方面,经验告诉我,做不了“黑洞”,就远离“黑洞”。未来几年,人人都将深耕金融领域。

    人人坚持互联网金融股有两个原因:其一、金融是个巨大的行业,中美两国,金融都是占GDP前三名的行业,里面的大公司很多,市值很高。其二、金融是数据业务,数据的流转和处理是金融的本质。

    互联网是一个新的获客渠道,金融产品上做对了就能大幅度、低价格地获取金融客户。市场体量大,被颠覆的维度多,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方向。

    在我看来,互联网金融公司要关注两个产品:一是金融产品本身的设计;一是互联网产品的设计。其中本质是金融,其次才是互联网。互联网产品可以改善营销渠道、提高用户体验;而金融产品则是直接影响用户价值,同时还决定你的市场有多大。

    未来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时代

    回头看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创新创业的发展有三段大的趋势,其中最大的趋势就是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第二位是IT革命和互联网技术革命的浪潮,第三位则是中国的人口红利。

    未来,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也在逐年递减,但科技红利还会持续。在我看来,互联网革命基本上已经结束,下一场技术革命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革命。未来的世界变化速度会比过去30年快很多。

    以人工智能为中心,简单预测一下未来几十年的走势。

    畅想一:10年后,在美国加州公路上行驶的汽车超过一半以上都是无人驾驶汽车,这是机器人革命的第一个浪潮。

    畅想二:家庭服务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化。30年之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会有10个机器人为他提供服务。

    从投资的角度我认为,未来最大的机器人行业占全球GDP的30%;其次,90%的人不需要工作,由政府提供衣食住行,娱乐会成为第二大行业。

    人工智能的发展还会带来很多行业的变化,比如房地产。未来不会是简简单单的盖房子,而是会出现更多可以改变地球面貌的房地产工程,例如能把沙漠变成绿洲,把夏威夷的海底开发成海底乐园。

    作为创业者,未来非常值得去思考,因为创业的最大价值就是把未来发生的事情提前到现在实现,这样社会才会给你超值回报。

    投资项目:关注三方面

    我做投资通常只关注三个要点:行业足够大,可被颠覆创新,以及人人网投资是否比别人投资对该公司未来发展更有优势。如果没有优势,再好的行业,再容易被颠覆也不要去做。

    当年在巴菲特的课上,他告诉我们,少即多;慢则快。

    少即多:每个人做事前都要画一个圈,圈内是自己了解的,圈外是不懂和似是而非的。做事情,一定要做圈内的,而且圈内的事情越少越好,最好是只有一个。

    慢则快: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倾向于快速发展,这与从业者年轻、吃的亏少有关,创业者往往不顾客观因素一位求快。比如,曾在一夜间兴起无数视频网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项目能做多大,首先取决于这个项目本身。比如水稻一年只能3熟,你非要他10熟,于是揠苗助长,结果只能是被“烧死”。

    我的投资和创业都遵循了这个原则。正确的做法是,首先搞明白这个项目的DNA到底可能长多大,然后再决定烧钱的大小和速度。

    段永平正因为深谙此道,他才能成为从中国互联网赚钱最多的人,仅从网易的股票上就赚到2-3亿美元。有些事情看起来慢慢腾腾,速度其实很快。
责任编辑:Karen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顾蔚泉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