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最可怕的不是把事情做差而是越做越好后被淘汰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2-26 16:46 中国商人2018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傅盛  猎豹移动CEO

  最伟大的思想家不是牛顿

  而是达尔文


  这几年我们所经历的变化,会让过去积累的很多经验瞬间过时,甚至你所坚持的东西有可能会成为你下一步前进的阻碍和壁垒。

  猎豹在全球有近6亿的月度活跃用户。为什么要海外拓展市场?猎豹移动的前身是金山毒霸。在我准备创业时,想往安全方向深耕,雷军把金山毒霸交给了我。

  金山毒霸当时有一定收入,看上去是一个很大的业务,我管它叫恐龙。互联网冲击来临时,当年收入迅速下降了50%,因为大家都倾向于不为杀毒软件付费了。

  我接手的第一件事,是要把付费稳住,再做新业务。我调集了100人反复冲刷,它还是非常稳定地下降。于是,我们做了一个果断的决定——免费,走网址导航模式。

  做完免费PC之后还是不行,移动安全市场在3Q大战之后,被360教育了,所有手机厂商开始做安全、做渠道。

  中国移动App分发渠道,最大的市场是谁?前三名是OPPO、华为、小米。前三名都是手机厂商,他们把软件公司要做的事情都做了。2012年我们发现这个苗头时,立刻决定开始进化。

  那时我正好去美国,发现美国是个好市场,他们的软件不如中国,于是我们开始走国际化道路,在全球做移动应用App。

  2014年,我们登陆纽交所,收入每年100%增长。在我接手前,2010年金山毒霸的收入跌到了1.2亿元,2016年,我们做到了45亿元收入。

  看起来高歌猛进,事实上我们又遇到了困境。猎豹移动在过去一年,股价大起大落。有一天晚上我们被做空,股价跌到了8块钱,当时我情绪非常崩溃。我把这一段叫艰辛而蜕变的2017。

  上市以后好日子并没有很快到来。2017年,我们遭遇了非常多的挑战,这些挑战比创业还要艰苦,更多是来自心理上的。虽然收入还在增长,但时代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变化速度极其快。

  有一段时间我内心非常焦灼,不断寻找答案:到底是什么导致我们遇到了各种问题。当时正好上混沌大学,碰到了生物学思维模型,多少有点豁然开朗。

  生物学的思维模式是讲进化。猎豹移动走到今天,如果不用新的思维模式看待,仅凭以前的创业方法论,不能理解很多事情的发生。

  比如我们明明很努力了,但还是遭遇了非常巨大的冲击。直到我学了生物学思维模型,才真正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有位哲学家说过:如果让我选个最伟大的思想家,不是牛顿,而是达尔文。

  为什么达尔文比牛顿在思想上更进一步?因为物理学再复杂的公式,测算出的结果基本是确认的。比如我们知道测光速的理论,就有可能算出光速。生物学则需要经历几十亿年的过程,才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答案,这个答案还未必能100%保证正确。

  进化论比物理学更深刻地揭示了底层规律,而底层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在今天的世界,有很多大公司都在运用生物学思维,比如腾讯。腾讯内部孵化出了微信、吃鸡游戏等产品。

  腾讯事业部群之间的员工是签保密协议的,他们的事业部群和一个个小公司一样,因此内部激烈竞争。正是因为这种竞争,使腾讯创新的领域像春笋一样往外冒。

  今天,进化论已经得到广泛应用,区块链的很多思想也跟生物学相关。就像一颗种子丢到大自然里,你不用管,它就会自己长出树。这和以前我们想象那种公司的成长体制,从上向下的设计完全不同。

  改革最大的难点不是思路

  而是情感和既得利益的打破

  进化是我们要思考的重要议题。世界变得太快,一个人的成长路径会不断被外界环境所影响。有一部叫《绝对好奇》的纪录片,讲述了人怎么从单细胞物种进化成人。

  我们的祖先为了和恐龙的竞争,完成了三个很重要的进化:第一,变小;第二,大脑皮层不断深化,变得行动迅速、感官灵敏,这样才能比恐龙更快感知环境,避免被吃掉;第三,变成胎生动物,因为蛋都被恐龙吃光了。

  我将这一进化论总结了几个关键词:混沌、理性、过程、反脆弱。我希望能够跟广大创业者一起共勉,在行进过程中,不仅要关注内在,还要关注外在;不仅要强调自己的才华和努力,还要思考这个世界是怎么变化的。

  变化会带来什么,需要自己理解,而不是随波逐流、听之任之。我们要想办法应对,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第一个词:混沌。这是我过去一年得到最重要的一个词,是指外部的非连续性,使生命系统复杂,让精准预测不可能。2017年我还没有这种看法,我一直以来的观念是,因为信息不够,所以做不出精准预测。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

  大部分人活在牛顿的世界观里,整个世界像一个精益的钟表,只要把数据输入进去,就知道几分几秒会报时,这是牛顿的世界观。爱因斯坦和达尔文都倾向于世界不可真实预知,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件事情什么时候发生、怎么发生。

  比如,猎豹遇到最大的问题在于,工具和安全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慢慢变得越来越窄。外界环境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是当初无法预料的。

  我们在海外遇到的问题是,Google和Facebook发布的政策,都在挤压第三方应用厂商的空间。我们无法精准预测这种变化,只有坚信概率。

1 2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