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那些青春里难懂的谜题 终有时光可解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2-26 16:52 中国商人2018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忘记一个人仿佛抽丝剥茧

  总要一点一点来

  米粟第一次参加同事聚会时,坐她身边的陈锦问她名字中的含义。米粟因为不好意思推拒主管的劝酒,这会儿脸颊微红,身体像是遇了风的气球似的,轻飘欲飞。她还没等答话,陈锦已然笑得酒杯里的液体也颤抖着快要溢出,说:“既有米又有粟,真是余粮多多啊。”她用酒杯轻轻碰了碰米粟的,“干杯!”


  米粟笨拙地推拒着,“我真的不能喝。”

  “怕什么?”陈锦向她一亮杯底,“再说你又住得那么近。”

  有同事接过话茬:“你住的那个小区可不便宜啊,工资都付房租了吧?”

  米粟笑着,“是啊是啊。” 她刚转为正式员工的第二个月,租住的房子因为地段好,租金自然不便宜,可是考虑到安全与方便,贵也值得。想到这些,就不免想到安玮,这些都是他告诫过她的话。

  隔了一会儿,等大家的关注点转移之后,米粟忍不住给安玮发了条微信:“你还好吗?”

  直到聚会结束,安玮仍旧没有回复她。夜风拂面轻轻吹,米粟忽然如梦初醒,安玮如今身在加拿大,并且早已有了女朋友。只是那条微信明晃晃地在那儿,想撤回早已来不及。索性长按,选择了删除。掩耳盗铃,眼不见为净。忘记一个人,仿佛抽丝剥茧,总要一点一点来,不是吗?

  米粟和安玮是高中同班同学。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安玮便每晚送米粟回家。米粟的家在一条窄巷深处,安玮每晚自习课后,先送米粟回家,再返回另个方向自己的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除却假日,每日如此。

  高考之后,米粟去过安玮家里。她的母亲不知从哪里听闻安玮每日送她回家的事情,执意要她带了营养品去他家里拜望他的爷爷奶奶,以示感谢。

  安玮父母离异,各自重组家庭,他只跟着祖父母生活。米粟的妈妈看出女儿的心事和暗生的情愫,忍不住旁敲侧击,说起原生家庭环境可能会对一个孩子造成的影响,性格和情绪,以及接收和给予情感的能力与方式。

  当然,米妈妈的告诫与说教,并非他们关系止步不前的原因,而是因为安玮的若即若离。譬如他用了一年多时间送她回家,却从未在那条走熟了的路上说过诸如喜欢或者允诺的话。他只是惯常地沉默着,陪她走在那条路上。这让米粟迷惑,如入迷宫般,找不到出口,却连入口方向也忘掉。

  她又一次感受到蓄力重拳

  击打在棉絮上的徒劳无望

  米粟所在的公司,经过两年前的改制,正呈欣欣向荣之势,中间的艰辛米粟未能亲历,应聘而来时办公楼已迁新址,而她一介小卒自然也无缘得见传闻中雷厉风行的首脑人物。

  只是,行政人员间也难免有倾轧与勾心斗角。米粟初来乍到,一边忍受着讽刺与嘲笑,一边尽力去完成那些属于她或者不属于她而强加于她的工作,直到办公室又新进了实习小妹,大家才转移了注意力。一个群体中,似乎总要有那么一个人,被排挤在圈子外围,承载着其他人与工作有关或者无关的多余情绪。

  窗边的工位上,陈锦正与斜倚着办公桌的男同事说话,米粟听到他们提起一个名字,陈锦说:“现在谁还往国外跑啊,都在国内的大环境中如鱼得水呢,咱们小赵总当然回国了。”

  赵嘉楠这个名字,让米粟觉得熟悉,但她并没有多想。

  那天传说中威风八面的赵总来时,身后跟了一群人,他很少露面,因而更显威严。大家都屏息凝声,目不斜视地专注于工作。米粟不知道有位年轻男子一直盯着她看,走过了又回头过来,停住脚步,直到队伍鱼贯进了总经理室,米粟听到一个在这安静空间里稍显突兀的声音,含着惊喜叫道:“米粟吗?”

  米粟下意识地应了:“啊?”

  男子笑起来,“真的是你!”又指了指自己,“我,赵嘉楠啊。”

  米粟愕然,蓦地被他脸上的笑容感染,“真的是你!”

  男子正要说话,却有人叫他:“嘉楠,赵总等你开会呢。”

  赵嘉楠应着,对米粟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那我先去忙了?”

  他用的是征询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米粟觉得他的声音温和得,几乎可以用温柔形容。

  赵嘉楠看着她,想要说句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只是笑着对她点点头,又好像面部表情不够表达似的,已经走到门口,仍旧半转过身,对她挥了挥手。

  赵嘉楠刚一离开,米粟就接收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猜度的、打探的、甚至还有讨好的,让她颇感不适。陈锦伸过脑袋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怎么认识?”

  米粟说:“我们是高中同学,但是不同班的。”

  陈锦的脸上便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轻推了一下米粟的手臂,说:“那以后要请你多关照喽!”

  米粟笑一下,刚想反驳,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留下一则信息。滑开,是安玮发来的:“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保重。”

  三个词组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却同样轻飘飘并无切实力度,如同隔靴搔痒。她又一次感受到蓄力重拳击打在棉絮上的徒劳无望,竟像极了诀别。

  

  喜欢或者拒绝

  都应是件温存而执意的事

  赵嘉楠和米粟约了一起吃晚饭。地点是赵嘉楠订的,胡同里的私房菜馆,安静得如同居家。与白天的西装革履不同,此刻的赵嘉楠穿了件卡其色半袖衫,看上去舒适又随意。他的眉毛浓密而黑,像是画家笔下的着力点,他又总喜欢皱起眉毛微笑,整个人的状态因此显得明朗轻快又有几分桀骜不驯。

1 2 3 4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