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金诃藏药集团董事长艾措千:进入藏医药神奇世界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5-14 14:23 小康财智2019年第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随着对藏医药体系的研究日渐深入,如何很好地传承、保护藏医药文化,如何构建科学而系统的产业链,让藏医药走向世界,造福于更多国家和民族,成为艾措千关注的问题。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于靖园靳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3届常委会于2018年11月26日至12月1日在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召开。当地时间11月28日下午,委员会经过评审通过决议,将中国申报的“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藏医文化的传承

  据文化和旅游部介绍,藏医药浴法,藏语称“泷沐”,是藏族人民以土、水、火、风、空“五源”生命观和隆、赤巴、培根“三因”健康观及疾病观为指导,通过沐浴天然温泉或药物煮熬的水汁或蒸汽,调节身心平衡,实现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传统知识和实践。该遗产项目既体现了相关社区民众通过沐浴防病、疗疾的民间经验,也是以《四部医典》为代表的传统藏医理论在当代健康实践中的继承和发展。藏医药浴法列入代表作名录,有助于从整体上提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可见度,并提高对其重要意义的认知,促进不同民族关于生命健康和尊重自然的对话,也体现出国际社会对保护传统知识与实践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藏医药浴法列入代表作名录,是一个新的起点,相关部门将根据已制订的保护计划,积极支持相关社区、群体和个人组织实施系列保护措施,做好藏医药浴法的传承与实践。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考证,藏药与藏医从民间的传说逐渐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冬虫夏草、藏雪莲、藏旺拉、红景天、人参果……这些稀有而珍贵的药材保障了藏区牧民的日常健康。慢慢的,它们也逐渐被世人所知晓。

  “佐太”是藏药中最为著名的一味药,被称为藏药中的宝中之宝,它对脑溢血、风湿、痛风、高血压及中毒症等疑难杂症有奇特的疗效。“佐太”就是历代名医把金、水银等经过特殊加工炮制后炼制而成的无毒而具有奇特功效的药引子。“佐太”的炮制技术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现在整个藏区掌握这种炮制工艺的人数不足十人,都在金诃藏药集团。

  在位于西宁市生物科技园区中心的金诃藏药集团的制药车间里,现代化的制药设备和传统的藏药生产工艺科学紧密地结合了起来,传统藏药的炮制、生产工艺、剂型加工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改造,药品从生产、检测到最后包装已全面采用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管理。

  “这只是金诃藏药集团的一个部分,我们整个集团的最终使命就是让藏医文化延续下去,更希望能够成为一座民族医药文化的桥梁,让更多人获益。”金诃藏药集团的董事长艾措千告诉《小康》记者。

  筹建博物馆,编纂藏医药文献

  继承和发展藏医药文化,最需要的就是藏医学人才。金诃藏药集团下属的青海藏医学院是经国家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国两个藏医学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十几年来,藏医学院已累计培养了两千余名高等藏医药人才,为藏医学的传承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而艾措千,则每年都要抽出固定的时间,花几个月游历五大藏区,寻找民间的藏医学家,挽救即将失传的各种藏医技艺。

  除此之外,艾措千还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筹建世界上迄今为止惟一一座展示和保护藏医药文化遗产、发展进程物证、珍贵文物的藏医药专业博物馆。

  不仅如此,艾措千还一直致力于让藏医学走向世界,走出了国际范的发展路线。他主持编纂了我国迄今规模最大的藏医药文献《藏医药大典》,全书60卷,附总目1卷,6000万字,收录了638部藏医药经典古籍和近现代代表性论著。该书系统完整地介绍了藏医药学的发展历史和现状,总结了藏医药学几千年来的发展成果,代表我国藏医药文献研究国际领先水平。该书先后荣获2013年度青海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后者是目前为止藏医学研究和出版领域的最高奖项,在国际上形成很大的影响,美国的大学、图书馆都有收藏。

  在产业应用方面,艾措千及科研团队已经研发出了众多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产品,投入生产后,已经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比如,家长们熟知的“安儿宁颗粒”,成为儿童上呼吸道感染疾病首选用药,被正式列入2015 版《中国药典》。

  不过,这位谦和的藏族企业家从来没有为自己对藏医药领域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足。在他看来,这都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缘分。

  “我从学习西医到研究藏医,从事藏医药,包括藏文化的管理,在这个领域坚持了下来,除了缘分,我认为最主要的是藏医文化的魅力。”回忆起与藏医药结缘的经历,艾措千不禁露出了笑容。

  作为藏医药学界的一个领航者,当代藏医药传承与保护、藏医药产业链构建中的关键时刻都留下了艾措千持续探索的足迹。几乎无人能想到,他最早学习的其实是西医。“年轻的时候,我并没有以弘扬藏医药为梦想,也不像很多人生来就是藏医的继承人,这是我人生的一个机遇。”艾措千表示。

  最早,艾措千在青海医学院学习西医,虽然接触过一些传统医学,但是对藏医药了解不多。1974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青海省海南州同德医院。在那里,他发现许多牧民生病并不看西医,而是去寺院或民间藏医那里治病。起初,艾措千对此还不以为然,但随着对藏医药的慢慢了解,他窥探到一个让他折服的神奇领域。

1 2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