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减税降费治标,同时有待治本——专访中国人民大学财税研究所首席教授朱青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8-06 12:28 英大金融2019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就像一本“丁字账”,把收入和支出分别列在“丁字”两侧,总和要相等才能平衡。减税必将打破原有的平衡,要想建立新的平衡就要从收支的两端想办法了。

  文  |  本刊记者  苏慧婷  访谈主笔  马力

  减税降费事关企业、消费者、政府等众多社会成员,也必将对经济产生重要影响。减税政策如何落实,财政角度面临的变化以及后续努力方向有哪些?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税研究所首席教授朱青。


  税收不是毒品,是胆固醇

  《英大金融》:本轮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可谓空前。市场上普遍认为以促进经济发展为目标,减税额度越多效果越好,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朱青:提起税收,我想到两句名言。一句是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说过的,“任何形式的赋税,都只是流弊与流弊之间的选择问题。它要不是影响利润或其他来源,就一定会影响支出”。另一句是革命导师马克思说过的,“税收是喂养政府的奶娘”。从这两句话不难看出,减税降费是非常必要的,带来的红利也是相当明显的,与此同时,税收又是维持政府运行、提供公共服务不可或缺的。

  打个比方,税收并不像毒品,完全危害身体,需要彻底戒除,而是像人体里的胆固醇,多了不好,但也不能没有,关键是要有一个合理的度。现在人们谈论减税,往往是从税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考虑的,觉得减得越多越好,但如果结合财政支出的需要来考虑这个问题,结果就不一样了。

  

  《英大金融》:减税降费会对财政带来什么影响呢?

  朱青: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政府的“钱袋子”。中国政府有四大预算,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

  四大预算中最重要的是一般公共预算,它涉及政府提供的最主要的公共服务,像国防、公共安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2018年这项预算的支出规模是22万亿元,其中靠税收筹资的开支大约占70%,靠非税收入和调入资金等筹资的占19%,还有11%左右是靠债务融资。这是第一块。

  第二块是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80%以上来源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其余包括铁路基金、民航基金等。2018年该预算的支出规模大约为8万亿元,其中大部分钱“取之于地,用之于地”,即用于拆迁、回迁和土地开发等。

  第三块是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规模比较小,2018年支出规模仅2100多亿元,其收入主要来自国有企业上缴利润,支出也基本用于国有企业本身。

  第四块是社会保险基金预算,2018年支出规模为6.5万亿元,但要专款专用,只能用于社会保险的开支,不能用于教育、公共卫生、社区服务和基本建设等。

  可见,在政府所有“钱袋子”中,真正能够用于给老百姓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主要还是税收。

  换句话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就像一本“丁字账”,把收入和支出分别列在“丁字”两侧,总和要相等才能平衡。减税必将打破原有的平衡,要想建立新的平衡就要从收支的两端想办法了。

  

  《英大金融》:打破原有的平衡,会出现什么新的矛盾?

  朱青:这就要从收、支、债三个方面来分析了。

  首先看收入。收入主要有两种:一是税收收入,也就是18种正税带来的收入;二是非税收入,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费,是国家某些行政部门或者事业单位为了向社会提供特定服务而收取的费用。减税降费施行之下,收入自然会减少。

  再来看支出。目前财政支出中刚性支出占有很大的比例,特别是民生支出,去年就占到了财政总支出的50%左右。这部分支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今后还会不断加大。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政府满足人民群众这些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途径就是提供相应的公共产品,这势必要加大财政支出。这也再次印证了“瓦格纳法则”,即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对政府公共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导致政府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也会越来越高。

  最后是债务。支出大于收入的差额就是赤字,它要靠发行债券来弥补。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明确,今年一般预算的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2017年提高了0.2个百分点,但最后的平衡状况还要看预算的执行情况,如果支出压不下来而减税降费的规模过大,赤字的规模可能还要增加。比如,2019年1~4月,一般预算收入增长5.3%,而支出却增长了15.2%。

  所以说,减税降费是必要的,但是带来的收支矛盾也是巨大的。

  

  《英大金融》:接下来,如何解决出现的矛盾并建立新的平衡?

  朱青:李克强总理在两会上已经提出了一些办法。一方面是节流,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这是“刀刃向内”的方法。事实上,近些年来我国已经对一般公共服务支出进行了大力的压减。这部分用于保障机关事业单位正常运转的费用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已经从2007年的17%缩减到了2017年的8.1%,减少了一半还多。总体来说,长期较大幅度地压缩财政支出已经没有很大余地。另一方面是开源,想方设法筹集资金,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长期沉淀的财政资金一律收回。其中长期沉淀的财政资金有多大规模目前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

1 2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