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练江治污战役!中国严重污染河流整治样本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8-06 14:45 小康中旬刊2019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练江被誉为粤东“母亲河”,同时也是广东省污染最严重的两条河流之一。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时,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污染指数较2017年同期还要上升。就此,生态环境部几次严厉批评,致广东省高度重视,省长马兴瑞亲自督办练江。而汕头市委书记、市长更需带头和黑臭水体边上的群众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近日,《小康》杂志就练江综合治理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调研走访,并采访了生态环境部等相关政府部门。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麦婉华张玉荣

  练江是广东潮汕第三大河流,其发源于广东省普宁市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杨梅坪的白水磜,出海口则在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练江干流全长71.1公里,流域面积1353平方公里,其中揭阳市境内河段长29.8公里,汕头市境内河段长41.3公里,流域常住人口约430万。

  但是,这条被誉为粤东“母亲河”的练江同时也是广东污染最严重的两条河流之一。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流域内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发展迅猛,且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以及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都把练江作为广东地区重点督察的河流,但是两次督察后都没有达到整治预期的效果。2018年6月21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后,生态环境部就练江整治情况发表了《治污光说不练,问题依然如故汕头市对督查整改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的文章。

  练江缘何如此难整治?这条河,论长度、论流域面积,在广东只能排十五名以后,放到全国,更是不起眼。但是,这条河的严重污染程度,目前在广东排前两名,且流域面积覆盖的范围内人口超过550万,练江流域在海外的华侨众多,是潮汕人民的母亲河。近日,《小康》记者实地调查了汕头潮阳、潮南以及揭阳普宁练江流域状况。

  为何成为治污难突出的河流

  练江的河流特点本就导致其容易造成污染。练江干流如黄河,具“悬河”特性,支流水位比干流低,二级支流水位比一级支流低;入海口似钱塘江,喇叭口,海潮上溯距离长,咸淡水交换能力强;众多的二级支流多人工河(因居民多有“水为财”习俗,自挖支流到家门前),这就有大运河的特征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悬河、潮汐、人工河具有的弊病,练江都具备。这使练江的治污就是放到全国的范围讲也有标本意义。

  “练江成为广东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是有其历史根源的。”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党组成员、正司局级督察专员白保柱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说,首先是资源环境条件先天不足,“微容量、重负荷” 问题十分突出。流域常住人口约430万人,人口密度约为广东省平均水平的6倍,污径比高达5倍以上,而人均地表水资源量仅为全省的五分之一。

  汕头市练江办专职常务副主任刘燕飞也作出类似的解释,她告诉《小康》记者,枯水期河流中基本是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养殖废水和农田排水,入河污染负荷远超河流自净能力,这些都是练江水质长期劣于Ⅴ类的根本原因。

  除上述原因外,练江流域工业发展方式粗放、工业污染问题突出也是重要原因。练江干流流域内历史上分布着大量印染、造纸等重污染企业,印染行业在工作流程中除了消耗大量能源以外,也必须使用大量的水和化工原料,从而产生大量的污水排放。“客观来讲,练江水量较少,并不适合发展需要高耗水的行业,但是由于历史原因练江干流流域已经发展了印染行业。本来水量就少,还要排放大量污水,致污程度可想而知。”白保柱说,过去配套园区建设滞后,长期大量混杂在居民区、商业区中,大量工业污水得不到有效处理,工业污染问题突出。

  刘燕飞说,练江流域还有农业方面的污染,尤其畜禽养殖业污染严重。练江流域养猪最高峰期散养加集中养殖达到100万头一年,且大量高浓度废水未经处理直排,导致污染严重。

  另外,环保投入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也造成练江污染不断加重。受制于财力和思想认知制约,流域内大部分河涌未进行沿河截污,印染园区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建设滞后,生活污水、工业污水、各种垃圾得不到处理。

  刘燕飞说,环境违法行为突出,执法监管能力亟待加强。企业守法意识不强,居民未能形成绿色生活方式,偷排漏排、随意丢弃垃圾问题突出。同时执法体系不统一,有限执法力量散布于各个行业部门,不敢较真碰硬,震慑不够。

  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力促练江整治

  练江成为备受关注的广东最严重的污染河流之一,水体一度发黑发臭,水质长期处于劣Ⅴ类,水污染防治形势十分严峻。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练江就提出要整治,但是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到了近年,练江的污染情况更是因中央环保的两次督察成为关注焦点。

  2016年11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将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作为督察重点,督察反馈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应于2015年底建成的5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3个污泥处置中心、3座垃圾焚烧发电厂、2座垃圾填埋场无害化改造工程等无一建成,每天约62万吨生活污水直排环境。

  两年后的2018年6月15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督察期间,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赴汕头、揭阳两市就练江流域整治情况开展下沉督察。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汕头、揭阳两地市纳入整改方案的任务仅个别真正落地,汕头市13个整改工程基本无一按期完成,揭阳市9个整改工程仅污泥处置中心和云落垃圾填埋场完成整改;14个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建设任务全部滞后,流域内已建成的15个污水处理项目,真正能够发挥减排效益的仅有5个;垃圾随处倾倒、填埋、焚烧,管理粗放,乱象丛生。规划的三个纺织印染中心至今无一建成,2018年底纺织印染企业全部入园管理的目标无望,企业违法排污难以根治。

1 2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