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假如生命可以互换
价值中国推荐 2020-04-02 15:09 小康财智2019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假如生命可以重来一次,要不要换个活法?这是很多人都在纠结的问题。但假如生命真的能够换个活法,又有多少人能无怨无悔,不会怅望当年?

  文|江岸

  有一类百拍不厌的影视题材是身份互换。阶级、财富、环境、相貌不同的两个人都可以互换,甚至发展到今天,编剧们脑洞越开越大,正义和邪恶者可以互换,男女可以互换,连祖孙两代人都可以互换……许多人都有个梦想——能成为某个人,能换一种活法。就像一幅漫画所画的那样,两个鱼缸里的鱼,一个孤零零地游来游去,一个和其他鱼热热闹闹地共享一个鱼缸。两条鱼都每天痴痴望着对面的那一个——一个羡慕对方能独享完整空间,自由自在;一个眼热对方有一群伙伴,从不孤单。


  每个人看到的,都是别人那些看似光鲜的部分。《红楼梦》里贾宝玉和秦钟初见,就很生动地描摹出了这种心理。

  宝玉自见了秦钟的人品出众,心中似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人物!如今看来,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我虽如此比他尊贵,可知锦绣纱罗,也不过裹了我这根死木头,美酒羊羔,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富贵’二字,不料遭我荼毒了!”——从暗恋到欣羡,到暗恨自己的身份和处境,片刻之间,宝玉脑补了一万多字的内心戏。

  秦钟更是如此。秦钟自见了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秦钟心中亦自思道:“果然这宝玉怨不得人溺爱他。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二人一样的胡思乱想。同样是欣羡对方,秦钟的心里更多的,是对富贵逼人的羡慕,对贫寒身世的遗憾。

  两个人就像漫画里的那两只金鱼一样,恨不得跳到对方的生活里去才圆满。这也像是我们说旅行的一种意义,不过是一个人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去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到临终时都只能沿着一条既定的轨迹走下去,直到尽头。很多人没有现实中改变生活轨迹的勇气,因为每一次改变,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等待他们的,也是不可预知的结果。但如果能在影视剧中、在旅行中轻松体验不同的人生,那何乐而不为呢!

  一次旅行,失望了可以踏上归途,从此再不前往。如果真有人生互换这回事,当事人会有后悔药吃吗?宝玉见秦钟时,深恨自己“生在侯门公府之家”,痴想着:“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我们都知道故事的结局,宝玉的命运,后来果然如他所愿,家败人散,他此后半生贫困潦倒。在窘困的余生里回望当初,他是否会对自己当年欣羡“寒门薄宦之家”的生活而苦笑?

  再看秦钟,他进入贾府后,受到了上上下下的宠爱,进了学堂,跟着宝玉日日体验的是“金冠绣服,骄婢侈童”的生活,但他很快因偷情智能儿受了寒,连惊带吓,一命呜呼。秦钟临死的时候说:“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这仿佛是后悔当初选择的意思。

  作家白先勇觉得这话说得极为不妥,老气横秋,利欲熏心,完全不符合秦钟这个人物的性格口吻。但这其实恰恰说明了人性的丰富和复杂。假如生命可以重来一次,要不要换个活法?这是很多人都在纠结的问题。但假如生命真的能够换个活法,又有多少人能无怨无悔,不会怅望当年呢?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刘建利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