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改革的关键仍是“把激励搞对”
价值中国推荐 2015-06-17 18:13 能源评论2015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赵义

  当前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越来越大。客观而言,改革者在稳增长和促改革两者之间的平衡难度也自然越来越大。那么,我们现在有必要再仔细辨析一下增长和改革之间的关系,即我们常说的改革红利到底从哪里来?

  笔者认为,其中的要害仍在“把激励搞对”,尤其是对人力资本的激励。如果没有把对人的激励问题解决妥当,增长就会失去源头活水,真的会变成政府的独角戏。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选择空间是很逼仄的,往往只能牺牲改革保增长。如果把人的激励问题解决好,那么增长就会如有了发动机一般,改革和增长就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经济学家周其仁曾经总结过人力资本产权的三个特点,一个是人力资本天然属于个人,这一点比较好理解。一个是人力资本的产权权利一旦受损,其资产可以立即贬值或者荡然无存。这个问题,举个例子就能很明白,比如同样一个人,吃大锅饭时是一个状态,有良好激励时又是一个状态,变化是瞬间的事情,其实还是同一个人,但让人感觉完全变了个样。在此,不能过分高估人的“大公无私”,尤其是在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下,激励搞不对,人力资本会立刻遁形。

  第三个特征是人力资本总是自发的寻找自我实现的市场。没有白市,就找灰市,甚至就找黑市。举一个极端一点的例子,比如有的被惩治的黑社会组织,如果仔细考察,你会发现其内部管理包括组织结构、利益分配等,往往具有比较高的效率,其实体现了“老大”较高的管理才能。这让人忍不住想,如果这些人走正道,那也一定会做出不错的市场业绩。这种感受,其实表明的就是,人力资本总要获得实现,哪怕是扭曲的。一个社会的责任是引导其走上正道。

  我们现在进行的诸多改革,比如司法改革,也是要把对法官、检察官的激励搞对,让他们眼睛盯着法律而不是长官意志,因此用各种措施保证他们独立办案,不受权力任性的干预。军队国防改革也是如此,所谓肃清徐才厚案的影响,根本是把战斗力标准(能打仗、打胜仗)作为军队建设的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形成围绕提高战斗力的用人导向,而不是过去有过的与打仗有关的军官边缘化,一些管钱、管物或者领导身边的人得到重用的情况。

  这是政治领域的事情,现在也是要改变激励。那么,在市场中,更应当如此。市场中的人力资本实际上应当被看作产权。产权的价值有大小,比如一个打工者和一个企业高管自然价值不同,但这不妨碍以同样的产权态度对待之。既然是产权,那么自然要参与价值的分配。今天正在兴起的大众创业,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价值分配方案,哪怕是期权性质的,才能搞好激励。

  如前所说,人力资本的激励搞不对,白市上得不到体现,就会去灰市,甚至去黑市。民企、国企都不会例外。民企里面,商业贿赂现象并不少见。比如说某一品牌市场火爆的时候,加盟可能要贿赂品牌公司管事的。当然,加盟商也不会甘心就范,可能就会去窜货等,破坏市场规矩。一个链条的激励没有搞对,那么就会变成一连串事件,顺延传递,最终会毁了一个不错的品牌。

  目前,国企改革正在规范组织任命的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分配,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即所谓的降薪潮。问题来了,组织任命的国企负责人降薪,有其顺畅的逻辑,毕竟组织任命意味着还有被“另有任命”的可能性,难听一点的说法就是“两头都占”。降薪,是要占“组织任命”这头,那么,对于完全的职业经理人这些要占市场这头的呢?对国企来说,经营者的企业家才能是很关键的,因此除了“组织任命”,完全在市场上打拼的国企人员的激励就必须与市场接轨。

  这实际上是这样一种结构,即国企负责人以未来更高的政治重用为激励(当然也不排除会自己选择完全市场化),而对于大多数国企经营者来说则是一种彻底市场化的激励。一个公司,两种体制,这种激励结构是否行得通,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国企乃至中国经济的未来。

  比如从全国四大板块看,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最大、经济总体指标最低的就是东北。在煤炭市场下行压力下,一些煤炭型城市比如东北黑龙江四大煤城,经济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衰退,甚至一些煤炭工人的生活也比较困难。国务院还给东北地区立下了军令状,今年年底,东北三省必须确保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顺利完成。

  东北国企比较多。对于煤炭型城市的转型升级,当地也有共识,就是要走煤化工的道路。当地人说,发展煤化工,不是不会干,也不是没人干,关键是政府拿什么来支持转型。笔者认为,既然不是不会干、不是没人干,那么为什么干不成?政府的支持的关键还是把激励搞对。国企改革正在形成的新的激励结构,能否对之有所助益,值得我们继续关注。

  (作者系《南风窗》执行副主编)
责任编辑:Karen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