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大国更迭的“科技密钥”
价值中国推荐 2015-06-17 18:16 能源评论2015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黄志凌

  翻阅历史,科技进步在经济周期转换中发挥着决定作用。

  每次危机之后的真正恢复与新的增长支撑形成,都有待于科学技术水平、生产组织模式和效率等经济基础发生革命性突破。


  当前,世界经济已经来到这一突破的关键时间窗口,全球各国都处在“找方向”的阶段,虽然我们还不能准确研判这一革命性突破究竟来自哪里,但材料、能源、智能及效率革命将带来“基础推动效应”,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中国的宏观经济决策须紧紧把握住这一历史性战略机遇。

  全球仍在找方向

  本轮经济危机发生至今已历七年,从最初的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最终演变为全球性经济危机。七年来,各国努力从危机中走出,但总体而言,复苏是艰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能源、产业等各种方法手段都被使用,但到目前为止,世界经济并没有摆脱危机影响,既未能确立新的运行模式,也没有找到能够接棒支撑经济增长的新的产业方向。

  出路到底在哪里?如果我们观察二战以后第三次科技革命至今的经济周期,甚至再追溯到18世纪中叶第一次科技革命,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经济上行期的长度取决于经济基础中最重要的技术进步所释放的推动力能够维持多久,技术进步越具有革命的性质,推动的经济上行就越长;同样,经济下行以致于衰退期的长度也取决于新的具有革命性技术进步酝酿的时间长短。

  人类历史上一共经历过三次科技革命。这期间,世界经济一直在循环着这样的运行周期:诞生重大科学技术突破——重大科技突破与资本结合并完成产业化——技术进步效应向经济各个领域延伸——形成经济增长的产业支撑并带来经济基础和运行模式的全方位变革——经济发展呈现全球性的“趋势一致性繁荣”——经济泡沫化导致资源配置扭曲、技术创新动力衰减——重大科技突破的红利逐渐消失——经济在原有技术基础和模式上停滞不前、增长陷入胶着——滋生严重的生产过剩、信用违约、爆发大规模的经济危机。

  第一次科技革命始于18世纪中叶,1765年蒸汽机发明,世界经济发展迎来高潮。但蒸汽机技术革新带来的推动作用到19世纪初逐渐减弱,1825年爆发了第一次普遍性的工业生产过剩危机。随后1829年蒸汽动力火车的发明带来了铁路大发展,经济发展掀起了又一轮高潮。这种科技革命的红利到19世纪中叶终于结束,铁路投机的破产引发了1857年的世界性经济危机。

  1866年西门子研制发电机成功,1876年贝尔发明电话,1879年爱迪生发明电灯。这三大发明开启了第二次科技革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周期。一直到上世纪20年代末,电力、通讯和汽车对经济的拉动作用逐渐减弱,1929年发生经济大萧条。

  历经二战,直到20世纪中叶,以原子能、航天、电子计算机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爆发,世界经济发展再次进入黄金期。但到70年代初,随着石油危机的爆发,世界经济再次陷入低潮。而70年代后期,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发展成熟让第三次科技革命又开启了新阶段,形成包括信息技术、生物工程技术、新能源技术和海洋技术等在内的新“技术群”。到90年代,互联网技术又接棒引领经济增长,一直到本世纪初网络科技泡沫破灭。

  从长周期来看,第一次科技革命前后经历蒸汽机和铁路两波高潮,至第二次科技革命间隔90年;第二次科技革命前后经历电力和内燃机,与第三次科技革命间隔70年,相距越来越短;自20世纪中叶至今,第三次科技革命已历经原子能、航天、电子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生物工程、互联网两个阶段,历60余年。20世纪上半叶奠定的科学技术基础已经无法承担继续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担,其带来的增长周期到网络科技泡沫破灭已经走到尽头,这时原本应该已经来到诞生新科技革命的窗口。

  但是冷战结束后,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在科技研发上的动力和投入逐渐下降。一方面,国防预算占政府支出由1990年的23%降至2000年的15%,拖累了国防科技研发,而美国顶尖的民用科技大多是由国防科技转化而来;另一方面,房地产和金融创新让美国人暂时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同时史无前例的全球化进程使得企业可以避开在技术研发上的高投入,转而通过向其它国家进行重复性的产能扩张来获得高额回报。这两方面原因导致21世纪至今世界经济再无重大科技创新,反而陷入了金融和房地产泡沫,终于引发了2007年次贷危机以及随后的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

  而从历史规律来看,经济危机往往是孕育诞生重大科技突破的黄金时期。一方面,投机走到尽头,创新动力开始激发;另一方面,科技创新所需的各项要素成本降低,新科技应用于工业生产所需的资源,包括金属、能源、各种物资等,也都不断降低价格。1825年经济危机带来了蒸汽动力火车;1857年经济危机孕育了能量守恒定律和细胞学等,随后带来电力的发明以及现代生物医药产业;1929~1933年大萧条以及二战孕育了原子能、空间技术和电子计算机;70年代的经济低潮则催生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大发展。当前正处于本轮经济危机的后期,很有可能孕育突破性的科学技术成果,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国应积极地为此创造条件。

1 2 3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