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PDVSA:“带头大哥”不好过
价值中国推荐 2015-06-17 18:17 能源评论2015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张勇

  4月中旬,产油国伊朗终于坐不住了。该国石油部长赞加内痛心呼吁,希望欧佩克减产至少5%以提振油价。但大概率事件是,欧佩克不大可能在6月召开的会议上作出减产措施。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欧佩克内部的国家呼吁实施减产,而此前呼声最多的,并非伊朗,而是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并非后来加入欧佩克的小伙伴,而是1960年的5大创始成员国之一,但即便是“带头大哥”之一,委内瑞拉一直被视作欧佩克“穷国”的代表。即便拥有全球最大的原油储量,但因为储量多为“粘度大、含硫量高的重油和超重油”,被认为“开采难度大,炼化成本高”,因此,其储量的实际经济效益并不被重视。


  加上这个国家经济结构单一,长期以来,石油出口额一直占其总出口额的95%左右,占GDP总量的近30%,而政府收入的50%是来自石油。相对于经济实力雄厚、外汇储备充裕的沙特阿拉伯等国而言,经济“家底”有限的委内瑞拉必然不堪冲击,在欧佩克相应的话语权也始终不强。

  而作为委内瑞拉最大的国有企业——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PDVSA),其面对的不仅是低油价的新常态,还有近年种种的内外交困。

  外困

  PDVSA负责委内瑞拉石油的勘探、开发、生产、销售以及加工出口等。多年来,这家企业始终坚持“石油业的国有化是委内瑞拉国有化进程的核心”的理念,正如前总统查韦斯所说,委内瑞拉必须捍卫石油主权,将石油收入用以改善人民生活、扩大对生产部门的投资,实现经济模式的转变。

  1999年以来,查韦斯政府逐步在立法层面为石油业国有化确立框架:只有国家可以开采和生产石油;2001年颁布的《石油法》规定,所有的外国投资必须以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替代作业服务协议(OSA)、风险/利润分成协议(RPSA)或战略联合协议等形式,且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至少拥有51%的股份;2006年对《石油法》进行了修订,能源矿产部代表国家负责管理委内瑞拉的石油勘探、开发、储运、配送和销售。此外,查韦斯政府还通过石油税制改革,增加政府收益比,加大国家对油气资源的控制,让PDVSA受益颇多。

  查韦斯逝世后,作为继任总统,马杜罗保持了石油领域政策的连贯性,但是,PDVSA的经营状况不能算是顺风顺水。

  究其原因,马杜罗没有查韦斯那份幸运。就任后,他没有遇到如2003~2008年那般的初级产品繁荣期,反而,国际原油价格下跌立刻造成财政状况吃紧,使政府不得不通过借债方式维持大规模社会支出,从而造成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上升的恶性循环。尽管政府可以通过货币贬值人为增加“石油美元”换来的本币收入以应对政府日常和社会开支,但是石油生产停滞、正规部门就业下降以及私人公司盈利性下降,导致的低税收使财政收入增长受限。

  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恶化是外困之二。拉美经委会预测,2014年拉美地区33个国家中仅有委内瑞拉(-3%)、圣卢西亚(-1.4%)和阿根廷(-0.2%)三国经济负增长,而到2015年该地区仅剩委内瑞拉一国经济负增长,即衰退1%。从需求方面看,由于高通胀和弱就业影响到家庭收入,私人消费萎缩。同时,由于国有化威胁、基础设施脆弱以及外国公司利润汇出受限,固定资产投资也呈现弱势。而且,由于贸易条件恶化,出口也将萎缩。

  2013年11月,PDVSA发行了45亿美元的非公开债券,以向石油项目提供资金及支付中央政府的债务。但从后来的结果看,此举并不高明,不仅积累了国内外债务,造成公共财政处于脆弱地位,也让PDVSA债券陷入收益不佳的局面中。

  内忧

  更关键的是,持续的管理不善和不稳定税收体制,让PDVSA的投资环境每况愈下。

  根据2011年7月欧佩克年度公报披露,委内瑞拉石油储量为2965亿桶(约为406.2亿吨),超过沙特阿拉伯石油储备(2645亿桶)约320亿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国。但是,委内瑞拉却遭遇石油储量攀升而产量停滞或下滑的尴尬。这主要归因于国家石油公司技术能力的弱化,以及政府不断收紧的“新国有化”政策。从内部来讲,缺乏投资及技术能力更新不足,已经影响到国家石油公司的业绩。

  2015年1月20日,委内瑞拉石油矿业部长在委内瑞拉电视台采访节目中称,2014年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原油产量为日均290万桶,和2013、2012年持平,但出口量为日均233万桶,比2013年下降4%。2014年,该公司收入为1441亿美元,利润126亿美元。

  在欧佩克国家利润普遍持平的时候,PDVSA的利润却比2013年略有下降。而根据经济学人信息部(EIU)的预测,2013~2017年,PDVSA的石油产量将只能停留在每日大约250万桶的水平。

  目前,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世界经济论坛和世界银行三大机构有关国家竞争力和商业环境的排名中,委内瑞拉均排名靠后。而且,根据2012年拉美经委会经济概览统计,在委内瑞拉,外国直接投资净值从2011年的净流入48.75亿美元转为2012年净流出7.59亿美元,这种趋势在拉美地区整体吸引外资稳步攀升的背景下显得格外“异类”。

    另外,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委内瑞拉在189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82位,投资环境不被看好。因此,如何改善投资环境,可能是增加PDVSA未来业绩的关键因素。

    求生

    目前,欧佩克阵营分化成两派,以委内瑞拉为代表,呼吁通过减产提升油价,这种建议得到了伊朗和阿尔及利亚的支持,另一派是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坚持不减产,认为市场上多余的原油并非来自欧佩克。在交错复杂的环境中,一边是欧佩克低价保份额的市场战略,一边是指责低油价被用作打压某些国家的政治手段,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博弈在短期内仍将持续。

    在这样的情况下,PDVSA已经开始自救。从2015年第二周开始,马杜罗总统就展开了“救市”外交之旅,先后访问了中国、伊朗、沙特、阿尔及利亚、卡塔尔和俄罗斯,游说欧佩克国家减产保价,同时寻求加强国际合作。

    仅在1月,马杜罗就两次访问中东,先是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双方达成了加强投资、贸易、工程服务以及医药等领域的多项合作协议。更重要的是,双方还签署了联合阻止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的协议。此后在1月11日,马杜罗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亲王举行会谈,双方讨论了在国际层面加强合作和推进双边关系的议题,并就提高油价的可能途径交换意见。

    而一系列努力的结果却是喜忧参半。虽与某些国家取得共识,但是在需求持续低迷、供应连续增加的客观环境下,国际油价短期内难有起色,特别是,为保市场份额持续释放的不减产信号,更令油价承压。马杜罗总统除将在国际上继续争取外交支持外,可能更需要积极获取国际融资和贷款,以帮助摆脱国内经济困局。因为PDVSA的命运,一方面取决于练好完善经营管理、促进技术进步和提高生产效率的“内功”,另一方面也与国内经济形势息息相关。而目前而言,解决结构失衡和消除经济政策扭曲,也许才是马杜罗总统面临的首要任务。

    (作者供职于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责任编辑:Karen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