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商业 > 品牌观察
“熵”才是华为管理的最大秘密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1-16 16:27 品牌观察2016年第9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导语:任正非在10月28日华为研发将士出征大会讲话中再次强调,要华为人了解什么是熵死,什么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原本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概念,却被任正非用于研究企业的发展之道,是贯穿任正非管理华为的思想精华。

  任正非在10月28日华为研发将士出征大会讲话中再次强调,要华为人了解什么是熵死,什么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原本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概念,却被任正非用于研究企业的发展之道,是贯穿任正非管理华为的思想精华。

  华为之所以不易被人理解,一个重大原因就是任正非的思想源头摆脱了商学院式的理论框架,仿佛黄河源头的九曲十八弯,既有观察现实世界、不断实践的人性感悟,也有横贯东西方的科学和哲学洞察。


  任正非把物理学、人性和哲学理念直接引入企业管理中,成就了华为独特的思想文化、价值观和发展战略。华为的发展不是偶然的,任正非开创性的管理思想和战略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华为之熵

  1、熵为何物?

  熵就是无序的混乱程度,熵増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发展的自然倾向都是从井然有序走向混乱无序,最终灭亡。这在经典力学上的寓意更容易理解,即世界上没有永动机,最终会走向平衡静止,即熵死。

  任正非在一次与一位人大教授交流管理话题时,教授把热力学第二定律发给了他。任正非发现,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有着同样的规律。对于企业而言,企业发展的自然法则也是熵由低到高,逐步走向混乱并失去发展动力。因而,任正非经常把华为和灭亡两个词关联起来,就不足为奇了。从此,任正非在考虑企业管理时,会把熵増作为一个重要视角。

  2、生命的活力

  抛开遥远的宇宙周期论和膨胀轮,我们肉眼可见的现实世界显然也有生机勃勃的一面,那么和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描述万物走向混乱的差距何在?或者说对抗熵増,让世界有序繁荣的是什么?答案之一就是生命活力。

  薛定谔将生命活力称为负熵,使得自然万物与热力学的熵増反向运动。同理,企业要保持发展动力,需要依靠的就是人的生命活力。

  任正非说,(企业)要想生存就要逆向做功,把能量从低到高抽上来,增加势能,这样就发展了(于是诞生了厚积薄发的华为理念);人的天性就是要休息,舒服,这样企业如何发展?(于是诞生了以奋斗者为本,长期艰苦奋斗的华为理念)任正非正是通过洞察人性,激发出华为人的生命活力和创造力,从而得到持续发展的企业活力。

  任正非作为一个人性大师,深知如何用金钱把人类的贪婪转化为动力,从而驱赶走懒惰的魔鬼,让十几万华为人在自我欣赏中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这个道理西方管理学也早已洞悉,但矛盾在于,哪个创始人可以克服自己的贪婪?任正非只拿了华为1.4%的股份,剩下98.6%的股份全都分给了华为的奋斗者们。

  3、消散结构—开放的系统

  生命都是需要新陈代谢的,都是开放的系统,也都是典型的耗散结构。

  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封闭系统的规律,避免熵死的方法之一就是建立耗散结构。耗散结构是普利高津(IlyaPrigogine)在研究不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情况下,如何阐明生命系统自身的进化过程时提出的新概念,他因此获得了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

  耗散结构就是一个远离平衡的开放系统,通过不断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在耗散过程中产生负熵流,从原来的无序状态转变为有序状态,这种新的有序结构就是耗散结构。

  任正非在2011年的公司市场大会上说,“公司长期推行的管理结构就是一个耗散结构,我们有能量一定要把它耗散掉,通过耗散,使我们自己获得一个新生。什么是耗散结构?你每天去锻炼身体跑步,就是耗散结构。

  为什么呢?你身体的能量多了,把它耗散了,就变成肌肉了,就变成了坚强的血液循环了。能量消耗掉了,糖尿病也不会有了,肥胖病也不会有了,身体也苗条了,漂亮了,这就是最简单的耗散结构。那我们为什么要耗散结构呢?大家说,我们非常忠诚这个公司,其实就是公司付的钱太多了,不一定能持续。因此,我们把这种对企业的热爱耗散掉,用奋斗者,用流程优化来巩固。奋斗者是先付出后得到,与先得到再忠诚,有一定的区别,这样就进步了一点。我们要通过把我们潜在的能量耗散掉,从而形成新的势能。”

  任正非一直批评华为自主创新,因为自主创新就把华为变成了一个封闭系统。(于是诞生了开放合作的华为理念)。

  任正非之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明年华为就30年了,任正非重提华为如何避免熵死。任正非之矢,正是要让华为从熵死的黑暗中走向光明。

  封闭系统是不存在永动机的,任正非如何把华为打造成一台可以不断加注能量和秩序的开放永动机?

  开放、不平衡、非线性是耗散结构的三个特征。

  这其中又有内外多重因素进行叠加。

  由于科技行业本身的发展规律,非线性在华为的研发、外部行业环境等多方面无处不在,因此十八灰主人并未在研发之外观察到任正非在非线性方面的刻意探索。

  在耗散结构基础上发展的协同论,非常重视内部因素的作用,即作为一台永动机,内部的能量要损耗最小,充分转化。非线性中的偶然性,有时候又是决定性的,毕竟历史的轨迹不时发生决定性的跳跃,因此又发展出突变论。从耗散结构、协同论、突变轮到控制论,自组织的理论科学还在不成熟不完善的阶段,不过实践经常走在前面。

1 2
正在读取...
品牌观察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