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商业 > 品牌观察
上市与接班 ,华为的不确定性难题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1-16 16:27 品牌观察2016年第9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陈诗晓

  导语:华为是一家非上市的私营公司,员工持股保证了这家公司的奋斗精神,但是未来的路怎么走,还需要华为自己寻找新的思路;华为的下一个任正非在哪里,至今却依然还没有真正的答案。

  根据华为2016年4月发布的2015年年报,华为2015年全球销售收入3950亿元人民币(608亿美元),同比增长37%;净利润369亿元人民币(57亿美元),同比增长33%;经营活动现金流达到了493亿元人民币。2016年,有人预测华为大概实现销售85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5500亿。这意味着华为超越了IBM,进入全球500强前75名。


  在中国制造的品牌中,华为是一家用行动改变中国的科技型企业,拼的是头脑的实力,而不是低端制造。在全球化的局势中,所有企业都会面临全世界范围内竞争,而华为成了中国制造升级的一个标杆。

  华为用技术实现国际地位的进阶华为,逐渐发展出了适应世界规则的竞争优势,尤其在专利领域。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今年3月16日在日内瓦总部发布公报,企业专利申请排名方面,华为以3898件连续第二年位居榜首。华为拥有多个对外专利许可合同,其中包括苹果、爱立信、高通。

  今天的华为不靠房产,不靠投资,凭借着技术的实力和十几万华为人孜孜不倦的努力,在全球市场打下了一片天地。“华为是真正让国人感到骄傲的一家企业”——有评论称,华为的“第一”远比工行、中石油、中移动等各种全球“利润第一”、“市值第一”、“用户量第一”含金量更高、分量更重。

  然而,当外界以华为为傲的时候,华为的带头人却异常清醒。每当华为取得巨大成绩的时候,华为教父任正非都会及时地敲打一下华为,不要沾沾自喜,华为离业内大佬还差的远,华为一直都在危机之中。这些敲打让华为内部调整心态,变得清醒、重新归零迈上新目标。

  某种程度说,如果不是任正非的危机意识,华为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但华为所面临的某些问题,怕是任正非也觉得棘手。

  华为上市与狼性文化的矛盾

  在全球500强中,华为是唯一一家不上市的公司。华为像是一个先锋兵,一路引领着中国制造在全球高歌猛进。但同时,也是一个异类。在中国通信业中,四小龙“巨大中华”,中兴通讯、大唐电信、巨龙都已经在国内上市,只有华为却迟迟按兵不动,甚至一直远离资本市场。

  华为为什么不上市?《华为三十年》一书中写道,中国证监会某负责人曾多次与任正非商议,邀请华为在国内上市,但都被婉言谢绝。在任正非眼中,搞金融的人光靠数字游戏就能赚进大笔财富,真正卷起袖子苦干的人却只能赚取微薄的工资,这是全世界最不合理的事,所以他宁可选择把利润分享给员工。

  从一开始,任正非就采用集资的方式创建华为,把股份全部分给员工,作为创始人,任正非只占了华为 1.42% 的股份,剩下的 98% 股份均让由员工持有。分享华为股权的是现在的82000多名的合伙人,这些股东除了不能表决、出售、拥有股票之外,股东可以享受分红与股票增值的利润。后面进入的员工可以分配一定数额的内部股票,也可以利用年终奖和分红入股。

  任正非最担心的问题是,华为一旦上市,高额的股票套现使得华为的员工丧失奋斗的精神。任正非曾表示, “如果大量资本进入华为,就会多元化,就会摧毁华为20多年来还没有全理顺的管理”。任正非还说:“华为上市会造富一大批公司员工,这可能会让我们越来越怠惰,失去奋斗者的本质色彩”。

  对于华为的上市问题,华为副董事长兼轮值CEO胡厚崑最近在接受CNBC电视台《亚洲经营者》栏目在深圳华为基地采访时这样表示:“保留这样一个私营企业的身份,是公司在业务战略上的选择,也是财务上的选择。从财务角度看,我们公司一直实行员工持股制度,公司利益分享给员工,员工也掏出自己自己的钱购买公司股份,推动公司下一步发展。”

  上市的本质是为了融资,事实是华为根本不缺钱。早在2014年6月16日,任正非首次面对国内媒体接受采访,他就表示过,华为不片面追求企业规模,华为的发展不缺资金,因此不会进入资本市场。在企业中也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一直靠自身积累滚动发展的华为从来不考虑上市,因为其自有资金很充裕,根本不需要通过上市去募集资本。

  细数华为历年来的业绩,的确也担得起这样的说法。1999年,华为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元,达120亿元;2000年飙升到220亿元。2001年起,华为进入高速发展阶段,2002年,华为在大陆以外的销售达到5.5亿美元,2003年达到10.5亿美元。到2016年,华为的整体营收或已经超过了5000亿元。

  过去几十年华为的确没有缺过钱,因为每年都在增资扩股,面向所有持股员工派发新股。由于换成华为的股票,收益是银行利息的几十倍,员工都会把工资、分红再投进去。看起来,华为的股东拿了几百亿的分红,但其实大部分钱还在华为现金流里运转,这也保证了华为始终不差钱。

  一名华为高层曾在在接受采访时称,华为当初没有上市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内股票市场缺乏激励内部员工的功能。企业上市与否,与公司内部的激励政策没有太大关系。不上市的华为通过股份把员工和企业的利润捆绑,每年的大额分红,让骨干员工群体非常稳定,这一直是驱动华为的巨大动力,而这一点保证了华为狼性文化的延续。

    祸福相倚,华为高度分散的股权结构已经变成经营模式和资金渠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积重难返,一旦华为上市必将导致控制权的丧失。有券商表示,全员持股制一定是过渡时期的产物,华为的股权结构、股东组成、股本金扩张、股份析出,存在很大的隐患。

    在过去几十年伴随着手机电话的普及和手机智能化,各个风口都被华为赶上了,这个阶段全员持股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但是,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永远是基业长青的,假如华为将来有一天业绩不增长了,甚至亏损了,最大的问题也会表现在在全员持股的模式上。

    任正非之后,谁来领导华为?

    关于上市问题的讨论也许并不是华为最迫切的,华为在接班人问题上的暧昧和各方意见的不统一导致内耗,已成为华为最大的长期风险之一。

    当前,华为最大的危机,就是任正非本人。在中国,企业创始人是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灵魂,然而任正非已经72岁了,没有人知道任正非还能干到什么时候。社会正在急速变化,华为也需要年富力强的领袖来接替任正非的位置,继续带领华为开创新的历史,但这个人不容易找到。

    早在5年前,任正非就开始探索公司寻找接班人的路径。《华为基本法》第102条明确指出:“华为公司的接班人是在集体奋斗中从员工和各级干部中自然产生的领袖”。任正非曾说过:“过去的传统是授权予一个人,因此公司命运就系在这一个人身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非常多的历史证明了这是有更大风险的。”

    “华为有近7万的员工,他们将集体决定公司的命运,怎么可能由一个人决定这个事怎么做呢?华为从创立那一天起,确立的路线就是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

    为了解除华为员工对任人唯亲的担心,任正非甚至在华为持股员工代表大会上公开宣布其家族成员将永远不会接班。任正非认为,华为的接班人,除了对视野、品格、意志有要求之外,还要具备对价值评价的高瞻远瞩,和驾驭商业生态环境的能力。要具有全球市场格局的视野,交易、服务目标执行的能力;以及对新技术与客户需求的深刻理解,而且具有不固步自封的能力。而这些能力他的家人都不具备。

    2011年,任正非创新性地提出了轮值CEO制度,由EMT的成员轮流当老大,和常务董事会构成公司的最高业务管理团队,体现了华为在管理高度集中下的民主。“授权一群聪明人作轮值的CEO,让他们在一定的边界内,有权利面对多变世界做出决策,这就是轮值CEO制度。”任正非这样评价。

    作为轮值人之一的胡厚崑表示:“设计这样的机制的初衷是,我们看到我们这个行业所面临的商业环境和技术进步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快。我们希望用一种集体主义的领导方式,让公司更好地面临复杂多变的业务环境,更好地管理业务风险。”

     “从公司运营结果来看,证明这个制度是成功的。” 胡厚崑认为,华为的轮值CEO制度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他们学习怎么样欣赏彼此的长处,怎么样去进行适当的妥协,怎么样关注共同的目标,来把业务共同向前推进。事实上,自2011年实行轮值CEO制度以来,任正非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教导、培养这三位轮值CEO。

    谈及轮值CEO 与任正非的关系时,胡厚崑说道:“我可以向他问任何我希望向他请教的问题,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非常及时地得到他的指引。我更多感觉到,他对公司和对我本人,带来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指引和力量。”

    在外界看来,由三位高管郭平、胡厚昆和徐直军轮流担任首席执行长一职,每六个月轮换一次,这的确是一套独特的管理层架构。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轮值CEO制度是缩小候选人范围,最后从中选定任正非接班人的一种方法。但华为称,这一制度并非是为了从中筛选出一位接班人。该公司也从未表示过轮值CEO制度到底是一种临时性安排还是永久性的管理层结构。

    这种轮值制度有时会让人疑惑究竟谁才是公司的决策者?轮值CEO的主要作用是常规的运营管理,不可能大的决策都是轮着来,如果是这样,便造成管理的混乱。

    任正非一开始建立的全员持股机制,华为是集体所有制,导致华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股东,华为股权跟经营权其实是分离的,任正非也没有办法利用股权来决定接班人,最后变成创业元老之间的妥协。

    据了解,华为依旧保留CEO职务,这与三位高管扮演的代理CEO角色有所不同,任正非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有权否决董事会的决定,尽管一直以来,任正非都没有使用过这个权利,但这也说明了华为仍需要有一位核心的引路人。

    轮值CEO注定只是一个过渡阶段的制度。正如胡厚昆说到的,任正非给华为带来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指引和力量。这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下一个任正非在哪里,依旧是华为不得不解决的难题。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品牌观察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