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佟大为:好事的轻理想主义者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5-04 17:12 中国慈善家2017年第1、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那种他称之为理想主义的东西通过演员这一身份得以实现。回到现实,好事者佟大为随性却有所持守

  撰文_魏诗孟

  好事者


  佟大为曾经的梦想是当警察。

  他认真想过,觉得小说中的大侠不太现实,但是现实生活中的英雄,只有警察跟这个比较接近。“可以除暴安良,然后手里还有枪,制服很帅,可以保护大家,给人安全感。”

  警察情结与当交警的父亲有关。佟大为三四岁的时候就摸过枪,那个时候交警是给配枪的。每次表现好了父亲就会奖励他玩一会儿,“当然都是枪弹分离的。”

  6岁那年,父亲在执勤中遭遇严重车祸,自此,记忆中的第一个英雄,在床上一躺就是20多年。佟大为开始学着做饭,“学的第一个菜就是炒土豆丝。小学三年级就自己换煤气罐,扛50斤的大米。”

  警察梦最终没有实现,但是,“警察身上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我还都有。”他略略皱眉。

  公司里的人都习惯了佟大为的“老干部作风”。生活习惯不健康的员工都一一被他念叨过。闻听我有些感冒,他从背包里翻出两片泡腾片递给我,“这东西,管用。你把两片全泡(水)里,比什么感冒药都好使。” 隔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念叨,“尤其是女孩子,脖子这儿一定要保暖,不然就容易感冒。”

  “就是愿意多管闲事儿。” 他习惯性地撇撇嘴,懒洋洋地评价自己。

  一次他开车赶时间接孩子放学,看到一个老人在四环主路上惊惶游走。正值交通高峰时段,他停下车,走过去把老人扶到辅路边儿。注意到老人手腕上戴有一个手环,他心中恍然:老人失智,遂请身边的工作人员将老人送回家。

  前段时间,在郑州参加一场电影路演,从机场出来时,看到一个老太太躺在路上,他赶紧让同行的工作人员打120,然后报警。“就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这种突发事情,还有一颗愿意多管闲事的心。”

  佟大为是水瓶座,“水瓶座的人,有的时候会冒出一些比如拯救全人类,觉得自己是救世主的这种想法。”他戏称。

  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时,佟大为常去学校旁边的静安寺观察来往香客,最初是为了完成体验生活的作业,久之则成为习惯,去上香也会许愿,“希望少一些灾难、战争、疾病什么的。”

  他也曾好奇自己为什么关心这些“宏大的事情”,“后来和周围同是水瓶座的人聊天,觉得可能跟自己是水瓶座也有点关系,我们都有点想要世界和平的理想主义。”

  这种他称之为理想主义的东西通过演员这一身份得以实现。

  在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中,佟大为饰演狙击手李教官。这是一个有教养、有血性的人物,最终为守护女人和孩子们而死。为了更好地还原和诠释这个角色,他提前到部队进行军训。

  “刚去军训的时候其实不知道能练成什么样子,但之后开始拍戏,你会发现,尤其站在一群人里面,那种军人的精气神会凸显出来。”他回忆,“比如说原本导演跟我讲要躲一个栅栏,其实是可以蹲着移动去躲的,但是因为我军训时练过很多滚翻动作,我就跟导演说,我可以翻滚着躲避。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滚翻,但在拍摄上就有不一样的真实体现。”

  他记得有一场戏,要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做一个背枪然后单手持抢、据枪的动作。这个动作听起来简单,操作起来难度不小。一把枪3.3公斤重,仅仅是持上三五分钟手臂就会完全酸掉,想要达到真正军人的标准就必须进行无数次的重复。

  这些细节让李教官在最终的呈现上“活”成了真正的军人,“就像技能长在身上一样。”

  父亲

  佟大为和妻子关悦没少捐过钱。

  2013年8月,家乡辽宁抚顺发生洪灾,从当地朋友那里打听到灾情比较严重,尚在《太平轮》片场的他和关悦捐了20万。此前,汶川地震发生后,夫妻二人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捐了15万元。

  捐赠于他好像理所当然,“遇到天灾,我们都想要帮一把。”

  这种事做得多了,他心里有了些看法。“有一些跟想象背道而驰的事情。”

  比如某次捐款之后,“没有别的要求,能不能回头给我一个明细,告诉我那个钱怎么花了?”他摊开手,“到现在也没有给我这个东西。”

  他开始变得理性。“这类事情以后我可能还会去做,但是会提前要求有一个哪怕是文字上的约束,得知道要做的这件事,到底帮了谁?谁是受益的?不会再脑门子一热,就去做了,回头没人搭理你。”

  时尚芭莎慈善夜是佟大为多年来持续参与的一个活动。去年9月,他和关悦捐出了十辆救护车的70万元善款。

  吸引他持续参加这一活动的原因,在于“靠谱”二字。“它们有一个很靠谱的流程,你知道那个钱到哪儿了,到哪个账户上,然后它们会去购买这个汽车,然后这十台车是谁买的,如何分配,都很透明。”

  2015年8月,佟大为、关悦成为中国扶贫基金会“圆梦832新长城贫困高中生关爱行动”爱心大使。“圆梦832”项目自2007年启动,意在全国832个贫困县逐步开展贫困高中生关爱行动,帮助那些渴望知识拥有梦想的贫困高中生完成学业。

  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合作让他深觉省心。“它已经给你一个很透明的制度,然后你知道你这个钱花到哪儿,是直接把现金给到孩子手里,中间没有其它环节,然后会有跟访制度等等。”

    去年8月,继关悦之后,以中国扶贫基金会新长城公益导师的身份,佟大为再次来到河北省平山县对他和关悦捐助的自强班学生进行寻访。此行所见,与三十多年前的农村竟然无甚分别,令他震惊而又心酸。“我去看的那家,比我小时候在农村待的那个房子要差很多。我们家还有炕呢,炕上起码定期会刷油漆什么的,床是亮的,屋子是亮的。”

    孩子的父亲年迈且卧病在床,家中确实困难。佟大为和当地扶贫办的人聊过,当地像这家人这种情况很多。“就河北,没有去远。那要再往偏远的地方走,听他们讲,真不知道会什么样。”

    贫瘠在想象之外,却不乏温情。佟大为和关悦对一个女孩印象深刻。关悦曾经随手从车上拿了一个苹果递给女孩,女孩接过却不吃,说要留着回家给父亲。第二次,佟大为给女孩一瓶水。女孩同样没有喝。

    佟大为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们,动了念头,“以后要带着两个女儿去看一看,让她们知道,还有一些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也让她们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希望她们未来独立后也做这样的事情。”

    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父亲这一角色改变了他看待一些问题的视角,也使他的目光更多地聚于孩子身上。

    2016年,佟大为新添了一个身份:360巴迪龙儿童手表的品牌合伙人。这年5月,在新一代儿童手表春季发布会上,360宣布,每销售一块巴迪龙儿童手表SE,将捐赠3.6元给“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佟大为以品牌合伙人的身份出现。

    “很多人会觉得,(佟大为)不就是个代言人吗,非得弄个品牌合伙人的称号。”360创始人周鸿曾开玩笑称,因为在飞机上看到很多女粉丝争着和佟大为合影,所以决定跟他谈合作。

    两人的合作确实源于飞机上的一次巧遇。佟大为给女儿买过360儿童手表,在和周鸿聊天时,他谈到了对产品的一些看法,并提出了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这让周鸿感觉他很有产品经理的潜质。

    “儿童手表这个东西比较特殊,是给孩子做的,他本身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有责任感,有担当,也懂小孩子,能跟我们有一个长期的合作,所以才把这个合作变成了合伙人的形式。”

    两年前,出演陈可辛导演的电影《亲爱的》,令佟大为对拐卖儿童犯罪行为深恶痛绝。“任何一个家庭发生这样的悲剧,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永远有一个痛点在那儿,哪怕他们再生一个孩子。”他很是乐于为360儿童手表代言,“那个手表还有一个定位追踪的功能,能够防止孩子走丢。”

    暖男

    每年年底,佟大为和关悦都会给合作伙伴赠送礼盒表达感谢。2016年年底,夫妻二人在礼盒中加入了一条“ HeForShe”红色手环。

    “HeForShe”是联合国妇女署举办的一项邀请全球男性加入到性别平等对话中的团结运动,呼吁男性支持女性权利, 于2015年4月在中国推行。

    佟大为是这一活动的倡导者。去年11月,他接受了联合国妇女署颁发的“联合国妇女署国别亲善大使”证书,关悦亦成为“HeForShe”的积极倡导者。

    作为妇女和女童权益的支持者,佟大为在《我的早更女友》《虎妈猫爸》《我的宝贝》等影视作品中扮演过男友、丈夫、父亲,偶尔还反串演过女孩,引发观众对性别平等问题的关注和思考,也为他获得民间“暖男代言人”称号。身边有很多朋友开玩笑说他是“妇女之友”,他对此倒是很喜欢。

    对不同角色的体验让他自认“更懂女性”,但深切的思考更来源于真实的生活。佟大为和关悦一直恩爱甚笃,2016年5月,在他们迎来第三个孩子之后,他更加感受到母亲、女人的伟大。

    “每天半夜起来喂两次奶,她瘦到我认识她以来最瘦的阶段。为什么说妈妈生孩子就熬成黄脸婆了?每天哺乳相当于把自己的精华全给了孩子,就透支了自己的身体。”

    之前,他对性别平等的理解也存在误区。“现在很多人都说女人在家庭之中已经是半边天,后来和妇女署的一些工作人员聊天之后,才醒悟,女人在家的地位越高,证明她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照顾家庭方面而并非是在自己的事业方面,所以我们谈到女性的地位,应该是指社会地位而并非家庭地位。”

    他对一些男性因为赚钱养家而自得的做法不以为然。“那事是应该的。就像女人怀孕生孩子这事,男人永远无法亲身感受那种疼痛。”他说,“所以男人永远不要说这种话,赚钱养家是天经地义的,不能因此觉得自己了不起而不尊重女人。”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