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国际融资
鼓励创投的专家说法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6-29 15:19 国际融资2017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  国际融资记者承安综述

  在由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主办的2017(第五届)国际视野下的创新与资本论坛上,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科技金融税收促进专业委员会会长、原国家科技部科研条件与财务司副司长邓天佐,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秘书长郭戎、如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涌、中国人保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杜庆鑫、东方基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易基刚,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名誉会长、原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发改委主任李春洪等围绕科技金融下的政策环境如何支持风险投资、股权投资行业健康发展的话题分别表达了各自的想法,他们这样说

  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科技金融税收促进专业委员会会长、原国家科技部科研条件与财务司副司长邓天佐:


  政府应鼓励天使投资

  关于科技金融,税收政策环境的看法:第一,股权投资和证券投资应该分开,现在证券投资有法可依,但用证券投资法来谈泛泛的股权投资会带来一些市场行为和监管上的冲突。股权投资就是高风险高回报,不能所有的风险都让社会和政府承担,这涉及到市场准入和监管,应该恢复它本身的规律,所有的法规、监管都要符合投资性质、投资链条。当市场很热的时候,政府就不要再插一脚。前几年创业环境遇冷时政府呼吁创业投资,尤其是国有创业公司应起骨干作用,大家应积极鼓励天使投资,重心前移,市场应与时俱进,适时调节,政府也要定好自己的位置。

  中国目前是创新时代,创新发展战略的核心是科技创新,科技创新需要种子投资、天使投资、创业投资,包括产业和并购投资,目前最缺少的就是种子投资、天使投资、创业投资。种子投资无疑应是公共财政行为,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应该由政府解决。天使投资应该调动多元化投资,包括社会、政府、行业。现在要求天使投资备案是违背规律的事情,天使投资不是投资股票,它是股权投资的长期投资,不应该备案,也不应该考核,入门应该低门槛。鼓励天使投资、创业投资最主要的不是它应该有资质和身份,不应以公司制、合伙制或者个人投资来判断,而是要看它在做什么事,政策应该是向天使投资和创业投资倾斜,不是说备案制了就应该享受税收优惠政策。因此,税收应该逐渐分清,把证券投资和股权投资分开,把股权投资、天使投资、创业投资、产业投资、并购投资划线。政府不仅应为天使投资和创业投资营造相应的政策环境,而且要以身作则去引导。初创企业往往被市场看不准,市场不乐于做的就应该公共财政去做,政府应该担当公共财政的职责去冒风险。

  目前从中央到地方有很多投资基金和政府的基金,但现在都有些变味了,出现很多母基金,大量搞产业投资、并购投资。种子投资和创业投资应该由政府率先示范,创造好的投资环境,发挥市场作用。为什么现在民间投资积极性不高?因为政府把市场挤占了,市场是一个生态系统,不是简单的一项政策就能改变。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包括保险资金,应把所有的金融工具链条打通,在不同的投资规律下面运用合适的工具。目前中央的表率作用不够,很多都是保守投资,没有引导市场。创业投资应该更往前,注重天使投资和种子投资,这点应该恢复到国家战略层面,恢复到股权投资的规律上来,构建科技金融的财税政策生态环境,并不能单一地讲投资,讲政策。

  第二,今天税收问题已经预见到了,但还没有感受它的痛。目前科技圈、金融圈、税收圈互相之间不太融通,要把这三个圈纵向贯通,推动建立若干个创新高地,从源头到产业化落地。要把各种途径打穿,踢掉玻璃门,拆掉弹簧窗,做到融合融通。把各种金融工具,股权、债权、保险产融打通。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秘书长郭戎:

  风险投资监管应防止逆向选择

  科技金融事关中国未来建设科技强国和创新型国家,我认为在科技金融里,风险投资是核心工具。风险投资能发挥支持战略新兴产业的作用,完全得益于政府为它创造了自如的制度、机制,当制度、机制的前提不存在时,即使名为风险投资但已不存在风险投资的实质了。

  1985年,在中共中央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中,第一次把风险投资引入中国。此后,中国一直致力于风险投资的环境、制度、机制、体制优化。特别是在2000年以后,包括证券法、公司法、合伙法都是为这个行业修订的,因为风险投资是战略性行业。那时风险投资全行业规模不到500亿人民币,大一点的信用社规模都比500亿多,但哪家信用社能做到让国家连续修订三部大法呢?显然是因为对行业的战略性安排。2016年9月,中国颁布了《国务院关于风险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为什么颁布这个文件呢?我觉得它能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是对前期把风险投资视同为证券投资监管的回应,业界对这点意见非常大,因此,中央尽快出台了新制度。未来,按照国务院的规定要扎扎实实落实,且不能变味、走味、漂移。确实,各个国家都把风险投资当成私募领域,而且是股权领域,只有证券监管才是监管,其实不是这样,在制度上我们要突破这个观念。目前从《刑法》、《民法》和《合伙法》都有一系列的制度,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把风险投资作为一种免予证券监管的制度安排。比如如果涉及到恶性欺诈,有《刑法》;涉及到因为合伙人侵害投资人利益的有《民法》;涉及到杠杆、财务方面的,有人民银行和国家银监会的规定。同时,要特别防止监管逆向选择,就是对老实、遵守纪律的好孩子实行重重制度监管,反而对容易出现问题的群众没有有效的作为。因此,在证券领域应思考如何加强监管,因为风险投资都是合格投资者集合的投资,应该明确什么样的风险投资是免予证券监管的,但不是没有人管。此外,应加强对普通投资者的保护;加强对投资者的宣传;加强对一些欺诈事件线索举报的奖励力度,配合公安机关、法院把容易出现问题的领域管住,而不是让过去风险投资做得很好的机构去备案、考试、内部设立各种机构,导致增加它的经营成本。风险投资家的时间和风险投资机构的效率是最宝贵的资源,政策一定要配置好这个资源,而不是把这个资源浪费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和环节上。

1 2
正在读取...
国际融资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