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中国企业的“野蛮成长”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0-10 15:59 英大金融2017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  |  本刊特约撰稿人  赵义

  最近读了13年前哈佛大学的辍学生、如今的全球第五大“富豪”扎克伯格,重回母校在迟来的毕业典礼上的演讲,颇多感慨。这篇演讲更像是最新的一代人对自己的时代使命的宣言——“我们有可能成为终结贫穷、终结疾病的一代人”。扎克伯克毫不避讳地指出,我们的体制出了问题,为此他还把自己也“摆了进去”:“我可以从这里辍学,在十年里赚到几十亿美元;而千百万学生却还不起他们的贷款,更别提开创一家企业了。”还比如,“如今我们花在治疗病患上的钱,比为一开始就找到预防人们生病的方法花的钱多五十倍”等。

  我的感慨来源于不同社会的企业家,其差别可以大到什么程度。像扎克伯格这样大谈使命和体制问题,并不是在所有的社会都会那么“自然”。你看,在我们中国社会,谈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不论事实上有没有,能有几个不被人怀疑背后有个高管岳父或者神秘人士等等。人们不大相信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家的成功会真的是一种使命的胜利。


  我无意于抬高或者贬低哪个社会的企业家,甚至我敢断言,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的企业界没有一段“黑历史”,美国更不例外。重要的是,无论哪种社会,最终都会殊途同归:企业终归是促进社会进步的一种重要机制,企业家就是这种机制的人格化身。

  并且,随着新时代的到来,在新一代企业家身上,不约而同地都会具有扎克伯格这样的气质。谈论使命,不再是“企业社会责任”的装饰物,或者“成功学”的必要点缀,而是成为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枢纽所在。我们身边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就是明证。

  但中国企业几十年来形成的“野蛮成长”的印记并未消失,即使在共享经济那里也是如此。比如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共享单车,ofo和摩拜最近就陷入了法律大战之中,起源是对其内部贪腐的举报。真有其事也好,竞争对手的抹黑也罢,我们留给司法机关去判断。

  不过,媒体也指出了单车企业扩张中的一个痛点或者隐患,即以城市为中心的扁平化机制,权力极大的城市经理有利于企业结合地方特色快速扩张,但肯定也会留下隐患。其实,我们在一些快速扩张中也看到过类似的例子,比如快递行业,企业早期在对一个个城市市场的争夺中,不仅有灰色手段,甚至也会有黑色手段。一位从业人士就曾经告诉过我当年的一幕:发生纠纷时,对方打电话叫人,你也得能打电话叫人才行,有时候还得请黑道上的“知名人物”出来摆平。

  随着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的提高,黑色必然减少,但我们在现实中发现灰色地带其实还是很大。单车企业的城市经理的权力过于集中,可能也是企业在市场扩张中不得已的选择,因为这种机制有利于企业更快地应对体制环境。比如最近有一篇流传的对企业家经营艰难的吐槽文章中说道:现在,管企业的婆婆很多,每个部门都手执尚方宝剑,都有一套置企业于难受、亏损、崩溃乃至陷入绝境的法律法规。

  这位企业家继续写到,如果说以前还心里不服气,会与执法者理论,现在则变“聪明”了,因为“他们真的是有法可依执法有据”,冲动的后果只能是更多的罚款更高的代价,还不如积极配合,顺便讨价还价,减少点“制度性交易成本”来得划算。结果呢,这位企业家甚至对查出贪官不感兴趣,因为这个贪官倒掉了,意味着前期的努力又化成了泡影,新官上任又要从头再来……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成长中的烦恼。从理论上说,中国社会是一个统一大市场,但真正的统一,不是企业仅仅在全国各地都有业务就行了,实则是统一的商品和服务规则在全国的扩张。这条路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比如房地产业,一个房地产企业可能在全国都有业务,但没有实现产品的标准化,甚至一些地方市场也是通过政商勾兑来完成的。这种“野蛮成长”,人们习惯称之为“暴富”。共享经济不存在“暴富”一说,像共享单车,服务的标准化和统一化是必须先行的,所谓“野蛮成长”只是体现在用灰色手段突破管制的种种不合理的限制,而非官商之间利益的输送。

  所以,我说共享经济身上带有“野蛮成长”的印记,但暴富式的“野蛮成长”正在离我们而去。正如经济学家钟伟说的,神秘暴富枭雄的时代正在终结。所谓神秘,比如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突然之间平地起高楼,神秘的企业和人物似乎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所谓暴富,是不依赖产品不依赖科技不依赖寻常路径,却能数十年之内资产暴增千亿甚至万亿级。所谓枭雄,是说控制人行踪不明,但正常规制往往对其缄默和回避,让人侧目和私下议论纷纷。

  正如从去年底开始延续到现在的金融大整顿所显示的,神秘的色彩终将慢慢褪去,那些或真或假的传言开始得到澄清,隐身的控制人慢慢也大白于天下。与之相伴的是,那种野蛮的暴富的路径越来越行不通,走正道的企业必将成为中国经济的真正主流,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真正支撑。这是国家经济治理的核心诉求。与短期内出现的市场波动相比,金融整顿所要服务的这个核心诉求才是影响深远、关系长治久安的关键所在。

  “明者因时而变”。从企业的“野蛮成长”的变化中,我们分明看到了中国社会和中国经济变迁的内在逻辑。这是任何利益团体都难以阻挡的历史大趋势。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