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高考40年:改变命运的成人礼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1-30 12:11 小康财智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中断11年的高考曾经阻断了无数青年的梦想。等到这一天,尘封已久的大学校门将重新打开,“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激情背后是人们对自己、对这个国家重新燃起的希望。

  文|《小康》记者尤蕾

  1977年8月5日,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在亲自主持召开的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当场表态:“十六字方针必须推倒。恢复统一高考从今年开始。”


  一锤定音。自1952年实行的高考制度又重新成为国家选拔人才的一把尺子。此前,自1966年废除高考至1977年恢复高考之前的11年里,高等院校招生流程是遵照“十六字方针”进行的——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

  对于当年就恢复高考的决定,时任教育部长刘西尧说,今年(1977年)恢复高考来不及了,招生工作会议已开过了。邓小平坚持道,“今年就改,看准了的,不能等。”

  确实不能再等了,中断11年的高考曾经阻断了无数青年的梦想。等到这一天,尘封已久的大学校门将重新打开,“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激情背后是人们对自己、对这个国家重新燃起的希望。

  改变一个国家和一代人命运的一句话

  此时已是夏末秋初,恢复高考从决定到考试,仅仅间隔了三个多月。也因此,1977年是唯一一次冬季高考,大学新生在春季入学。

  一道紧紧关闭了十余年的大门,一旦打开,一个国家和一代人的命运就此被改写。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正式恢复了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消息一出,570万人报考,他们中有学生、有士兵、有工人、有农民、有知青……年龄跨度从13岁到30余岁。次年春天,27万过关斩将的佼佼者从天南海北汇聚到他们向往已久的“象牙塔”,从这里,他们启航。

  医改专家廖新波就曾是这27万名佼佼者中的一员。1974年,廖新波在工商局工作,一个月的工资30元,与当时社会平均工资相比,这确实算得上待遇优厚。不少同龄人羡慕他,然而,他却觉得做工人更有意思,于是去无线电厂做了合同工,工资每月仅仅十几块。

  然而,高考却使他走上了另一条路,与医学意外结下了缘分。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出,廖新波打算去拼一把,读大学是他为自己选定的人生。当时廖新波的第一志愿本来是华南工学院,但是以250多分的高考成绩,他与第一选择失之交臂。广州医学院作为第三志愿录取了他,1978年3月,廖新波成为了一名医学生。

  从1982年进入广东省人民医院算起,廖新波至今都没有离开医疗领域,从病理研究到医院管理,再到卫生厅行政职务。高考,让他从一名工人转变为一名深谙中国医改的专家。

  1977年高考的特殊之处,还在于这是一次允许非应届高中毕业生参加的考试,知名科普作家、中山大学教授李淼就曾在恢复高考之年小试牛刀。彼时,初中、高中的学制为两年制,刚刚由高一升至高二的李淼才15岁,学校在非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出的优秀学生可以参加1977年的高考,他就拼命学习。“那时候重视数理化,我的物理和数学成绩很好,于是就有了我的第一次高考经历。”李淼告诉记者,当时对于提前参加高考的学生和应届毕业生设置两道不同的分数线,前者的分数要求更高一些。不过,现在的李淼也没觉得多遗憾,反而还有点庆幸,如果多考了十几分,他恐怕就会选择江苏省一所二流大学了。

  第二次高考是在1978年盛夏,他记得天气特别热,临考前一天晚上,家人就为他晾好了一大茶缸茶,加了不少冰糖。“我背着装着凉茶的军用水壶,拿着准考证就去考试了。”李淼说,除了英语,其他科目都考得很顺利,自我感觉也挺好。因为当时英语不计入总分,仅做参考,绝大多数的考生因为英语教育的多年断档,在考英语时基本属于放弃状态,李淼也不例外。“我时不时拿起水壶喝凉茶,然后跟大家一样提前交卷,那是真的不会做啊”。

  李淼的第一志愿是当时特别热门的中国科技大学,虽然他是1978年江苏省涟水县应届考生的状元,但还是未达到中科大的录取线。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时经过“十年浩劫”的人们对于科学的向往是多么迫切。最终,李淼以420分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天体物理专业录取,他的物理高考成绩与满分仅一分之差。

  时至今日,李淼始终坚持,高考恢复了社会公平,使人们拥有了平等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也使阶层向上流动有了可能,“我的祖父一辈是农民,父母是工人阶层,因为高考,我成为知识分子”。

  知识改变命运,在上世纪70年代高考生的身上得到了最有力的证明。毕业后,他们很快成为各个领域的中流砥柱,改变了人才青黄不接的局面,甚至,他们中的精英对中国命运的走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1977年北京高考状元郭方所言:“那一年高考,是我个人,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一次‘诺曼底登陆’。”

  1977年、1978年这两年的高考可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统一考试,报考总人数为1160万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是仅有不足4%录取率的生动写照。即便竞争如此残酷,但却使成千上万的人重新拿起了书本,也使当时百废待兴的国家重新走上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轨道。

1 2 3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费建岗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