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经济结构调整最忌“一刀切”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1-30 13:03 英大金融2017年第8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关于经济结构调整,不是简单地降低投资比重、减少出口依赖和扩大内需能概括。要认识到,投资要讲求精准,出口对我国企业品牌塑造依然很重要,扩大消费也需有进有退,去产能更是要考虑到行业特性,考虑到我国长期的经济发展战略。

  文  |  本刊记者  孔志国  李瑜

  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已经成为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的基本共识。但经济结构应该怎样调整?投资、出口和消费这三驾马车各有怎样的着力方向?去产能要注意些什么?这些问题,依然言人人殊,尚有许多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为此,《英大金融》杂志记者专访了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黄志凌先生,深入追问与反思“经济结构调整”背后的丰富内涵。


  《英大金融》: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已是社会基本共识,但关于经济结构调整的诸多问题,大家的看法并不那么一致。例如,有些人简单认为,既然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是现有增长方式不可持续,降低投资比重,减少出口依赖,提高消费在GDP中的比重,将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黄志凌:不错,关于经济结构调整,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认识。不但关于投资、消费、出口的定位和作用,以及如何理解、做到“去产能”等一系列问题必须加以厘清,否则可能会影响人们对经济形势的正确判断,甚至会影响宏观调控和经济发展的效果。

  精准投资不可或缺

  《英大金融》:您刚才的回答表明,您不同意降低投资比重的说法。

  黄志凌:减少甚至不进行重复性投资,提高投资的精准性,可能是更准确的说法。有些地方超出实际需求建设高速公路,结果对当地经济发展拉动极其有限,但代价却是占用大量资金和土地等资源,没有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最有效的投资领域中;有些地方把本该投资于农村小学和扶贫的资金挪用到不切实际的工程中,在贫困地区建起豪华的办公楼和别墅,在缺水城市建起大型喷泉景观工程;有些地方不顾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和国家工业布局规划,集中建设大量的钢厂和水泥厂,生产低端重复的产品,不仅扰乱了工业品市场,还造成了环境破坏和资源浪费。类似的投资要规范、要减少、禁绝,没问题。

  《英大金融》:言下之意,您认为还有些投资是必须的,主要分布在哪些领域?

  黄志凌:从我国实际情况看,经过几十年的高强度投资建设,道路、桥梁、机场、铁路、电力、供水、供气、供热等领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不但初步形成了规模恢弘的高速公路网、高速铁路网、特高压电网,还带动了下游钢铁、水泥、玻璃、建材、电子等领域的发展。但需要看到,我国的基础设施缺口还很大,广大农村地区的空缺明显,支撑农村地区未来发展的必要基础设施亟待加强;有的城市存有基础设施陈旧、功能不足不全的情形,个别地方甚至基本的路桥建设基础都非常薄弱,百姓出山、过河都“难于上青天”;工业基础设施布局低水平重复建设与缺失空白并存,规划需要完善的环节、细节还相当多。这些投资需求是中国未来战略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投资的重点领域。

  《英大金融》:看来一句“降低投资比重”确实过于武断了。

  黄志凌:投资在整个经济结构中占据什么比重合适,不能简单用数字来衡量。只要投资是经济社会发展、民生必需的,都是合适的;反过来,如果投资都是形象工程、豆腐渣工程,不但要不得,还要出台严格的追究机制。我们要从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高度来审视和考虑投资的地位和意义,不能为了简单地平衡数字而放弃必要的投资;也要从工业化、城乡协调发展、社会保障的现实,来规划、决定投资的强度和比重,而非完全参照发达国家的现有水平。

  出口不能有意弱化

  《英大金融》:显然,您同样会认为,减轻出口依赖是带有强烈的民粹心态的提法。

  黄志凌:2009~2016年,8年时间,只有2012年和2014年我国的净出口GDP贡献率为负数,出口的萎靡程度可见一斑,还能怎么弱化?我觉得提弱化不如提怎么有针对性地来面对外部市场和我们自身竞争力结构发生的变化。

  《英大金融》:外部市场和我们自身的出口优势发生了什么变化?

  黄志凌:目前我国面临的出口问题,既有国际经济环境因素,更有自身竞争力问题。

  所谓国际环境因素,就是因为美国、欧洲主要经济体复苏步伐缓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求市场还未完全形成,我国出口的恢复和重振速度与最初预期有一定差距。

  所谓自身竞争力,主要因为我们原来出口领域的“一招鲜”——劳动力成本低——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优势不再。

  《英大金融》:我们可以建立自己的新优势。

  黄志凌:这只是应然而非必然的事情。现在,我们只能寄望于从汇率、品牌和技术方面寻找突破口。

  但是,能否做到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那样,与日本签署广场协议,强推本国货币贬值改善国际收支平状况;或者像日本“安倍经济学”那样,靠日元贬值来提高出口贡献和刺激经济,在当今国际政经背景下,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所以,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强化出口的空间有限。

  至于品牌,可以腾挪的余地也不大。长久以来,我们的出口规模,是靠低端制造加工,付出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代价,赢得微薄的利润积累起来的。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出口国,却大部分属于贴牌生产,没有自己的世界知名服装品牌;苹果手机的各个零件基本都在中国生产,我国的利润却只占售价的3.6%,而美国占49%,日本占35%。

1 2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