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搜狗IPO:一场并不风花雪月的事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1-30 13:06 英大金融2017年第8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夹在腾讯与搜狐两位大佬之间,搜狗的未来绝不会因为上市而变成坦途,更何况人工智能的故事该怎么讲、还能讲多久,对于现在的王小川而言,还只是个未知数而已。

  文  |  本刊特约记者  纪一宁

  搜狗终于要迈出IPO这一步,这本可以是段更荡气回肠的江湖佳话——且不论掌门人王小川“不上市不找女朋友”的宏愿有多么的风花雪月,仅仅以“灭掉百度”的豪情、游走腾讯搜狐阿里之间的机智,就已经是一个足够吸引眼球的故事。


  2017年7月底,搜狐发布第二季财报,同时放出搜狗将独立赴美上市的消息,瞬间吸引诸多眼球。

  表面来看,搜狗上市算是水到渠成:业务、营收表现亮眼,美股市场大环境坚挺,王小川也早就开始构思人工智能的故事——更何况身后还有亟待上市的类AI科技公司如蚂蚁金服、滴滴、美团、小米、今日头条等推波助澜。现在的搜狗,可谓熬过了PC时代的苦寒之境、拼过了移动互联的群雄逐鹿,终于有望在AI时代金榜题名。

  但江湖如果真的如期望般那么美好,恐怕距离变成幻象也就不远了——苦熬多年搜狗赴美IPO,外行人看的是有情人终将成眷属的热闹,圈里人却早因搜狗的未来吵翻了天。

  几乎达成共识的问题是:夹在腾讯与搜狐两位大佬之间,搜狗的未来绝不会因为上市而一片坦途,更何况人工智能的故事该怎么讲、还能讲多久,至少在目前看来,还是个未知数。

  背道而驰的“干爹”

  第一道坎儿来自腾讯。这家在四年前就已经成为搜狗大股东的互联网巨头,是搜狗能够在近些年保持高增长的关键所在,也是业界公认的搜狗“干爹”。

  早在2013年9月,腾讯就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与搜狗现有业务进行合并,取代了阿里巴巴在搜狗的股东地位。紧接着,QQ浏览器、手机QQ浏览器以及QQ、微信开始为搜狗、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导流,搜狗浏览器得以独家接入千万微信公众号数据,推出微信搜索垂直频道,在进一步扩大与竞争对手差异化的同时,获得了一个绝佳的流量增长入口——正是来自腾讯的流量支撑,奠定了搜狗规模性盈利的基础,须知在此之前,搜狗在搜索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尚不足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经过十三年的博弈,如今的搜狗出现了颇为复杂的管理层现状:大股东是腾讯,控制权是搜狐,管理权是王小川——这也是为什么搜狗会选择在美国上市的原因之一,因为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证券交易所不允许采用双层股权结构。

  但从控股权上看,目前腾讯对搜狗持股45.3%,搜狐及张朝阳的投资主体持股48.9%,包括王小川在内的搜狗和搜狐的核心骨干持股比例只有5.8%。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腾讯为大股东,却并不具备董事会的话语强权,由于其持有的股票中一半以上是无投票权的B类普通股,所以,搜狐仍是搜狗实质意义上的控股股东。也就是说,大股东不管事、二股东掌握决定权。从账面来看,搜狗上市的最大赢家是腾讯,这并不能帮助搜狐得到太多实际利益。但搜狗的控制权和未来营收仍被搜狐牢牢抓住,这就代表了未来的很多可能性。

  换言之,搜狗之于腾讯,并无任何战略意义,更多的,是来自于财务投资的需求——而搜狗一旦上市,腾讯所持有的股份将获得大约20倍的收益。

  更明白点儿讲,腾讯之所以在最初会“包养”搜狗,根本目的绝非买回家里当亲儿子来疼,而是为了养猪卖肉。如此一来,一旦价格合适,老企鹅卖掉新上市的搜狗,也意味着断绝了腾讯天量流量倒流。

  反目成仇的“亲爹”

  搜狗这一次高调宣布启动IPO,已经绝非第一次。而之前一些颇为耐人寻味的消息,已经将许多隐疾暴露无遗。

  搜狗与搜狐之间关于上市的博弈,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早在今年1月,王小川就曾经公开表示预计拿出10%的股份在2017年年内进行上市,但旋即,这一消息就被搜狐官方否认并且声明“目前上市没有时间表”;殊不知王小川依然是不甘寂寞,在2月份的2016年财报沟通会上,再次高调公开表示公司股东已经开始商谈搜狗上市事宜。

  仅此一孔,窥得全貌——搜狐显然不希望搜狗这么快就去“展翅高飞”,至少短时间内最好还要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这其中缘于历史的因果坊间传闻诸多,因其时已久,不可再考,但来自财报上扎扎实实的数据,却是着实可以说明许多问题。

  以本次2017年度第二季财报为例,搜狐第二季度总营收为4.6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20亿美元增长10%;归属于搜狐的净亏损为89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300万美元净亏损扩大41%。业绩方面,搜狐的品牌广告营收为8600万美元,同比下降24%;其业绩的增长,其实主要得益于搜狗的业务和网络业务。

  而在2016年,搜狗全年营收做到了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净利润达到了6.4亿。相比较之间,搜狐2016年收入也才113亿、亏损8个亿——这还是在有搜狗这个利润增长源的加持之下的成绩。

  如此一来,搜狐缘何会有这样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搜狗已经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单飞,谁来撑起这个家?本来已经持续亏损面子快要挂不住了,这好不容能撑起脸面来,大儿子又要出门单飞去找媳妇,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上演一出“娶了媳妇忘了娘”,这事情说破大天,恐怕也绝非老谋深算的张朝阳所能容忍的。

    平心而论,就近些年搜狐整体的发展方向而言,不缺钱的张朝阳,狠狠地花了不少冤枉钱,在诸多领域的战略性尝试,不仅没有收到预期的成效,甚至成为拖油瓶,张朝阳在搜狐转型初期,就曾经明确表示希望搜狐作为一个平台在资本市场谋取一个整体地位,通过垂直业务让国内外投资者看懂搜狐模式,但最终如焦点网、搜狐汽车、视频等分拆上市的计划,都因为业绩不突出而流产。

    现在,市值刚刚达到20亿美元的搜狐,与曾经的巨头渐行渐远,仅就市值而言,只有网易的1/20,就连即将分拆出去的搜狗,都已经被华尔街估值超过60亿美元。

    但显然,在互联网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张朝阳有着自己的应对之道。伴随着王小川与搜狗多次不顾及“亲爹”感受、一意孤行地抛出上市规划,张朝阳与他的搜狐早已做好了准备,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发现,闹着上市的搜狗并不一定对搜狐是件坏事,因为只需“搜狗上市”这么个概念抛出,便会对搜狐形成利好舆论,至于上市之后可能造成的坏影响,可别忘了这事儿还得拥有最多投票权的张朝阳说了算。

    这无疑让搜狗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企业界如此这般的故事不在少数:任正非和李一男、柳传志和孙宏斌……将王小川捧上神座的张朝阳,恐怕在不远的将来会讲一个搜狗上市的故事为自己套现,同时扼杀持股极少的王小川那些关于未来的希望——这局牌难打,毕竟,搜狗是张朝阳大牌里最后一张好牌了。

    遥不可及的“美梦”

    其实不管干爹还是亲爹,自己如果站稳了山头,都完全可以翻脸不认人。生意毕竟是生意,但搜狗还偏偏真就没有这个底气。

    跟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搜狗把未来赌在了人工智能上,希望通过语言识别和大数据,进一步提升人机交互的体验。毋庸置疑,人工智能目前在互联网领域十分火热,与AI扯上关系就能在投资者中获得更大的想象空间,对于搜狗来说,主打AI概念将有利于谋求更高IPO估值。

    但是目前科技公司普遍回避的问题是,人工智能投入周期长、技术要求高、资金要求庞大,资源整合能力不可或缺,而且这条赛道上早已有苹果、谷歌等这样的超级巨头先行一步,在国内,搜索业务的老大百度已经于更早时候大举进发人工智能——亚马逊的智能音箱、谷歌的无人驾驶、百度的DuerOS、人脸识别系统……,诸多落地的产品让市场对科技巨头在AI领域的能力深信不疑,而搜狗寄予厚望的语音识别,目前仍停留在参加电视节目秀一秀的层面,可谓前景堪忧。

    今年6月,笔者曾在分析科大讯飞时指出,尽管市值增长迅速,但在根上,语音AI并没有形成完善的产业链,利润转化极低。换而言之,连龙头大佬科大讯飞都不能找到以语音AI夯基未来的方法,搜狗高调搞AI,是否是单纯地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

    大股东“干爹”腾讯态度暧昧,小股东“亲爹”搜狐老谋深算,新业务AI前路不明,老业务搜索节节败退,只剩下输入法业务守着装机第一的巨大流量无法套现——所以搜狗赴美IPO,也许并不是一场关于风花雪月的事,细细咂摸咂摸味儿,钻石王老五王小川,现在恐怕需要更多思考的,不是缺位39年的女朋友,而应该是关于未来那点儿事。
责任编辑:Karen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