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雄安需构建“反磁力中心”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06 14:07 小康财智2017年第9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建设“反磁力中心”,使雄安新区具有比北京和天津更大的吸引力,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才会更加容易。

  文|肖金成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雄安是继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准确把握新区的功能定位是新区建设的关键。


  雄安新区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区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是关键环节和重中之重,对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重要先导作用。北京人口过度膨胀、雾霾天气频现、交通日益拥堵、房价持续高涨、资源环境承载力严重不足,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北京集聚了过多的非首都功能。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第一大任务或曰首要任务就是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治理北京的“大城市病”。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重要原则是集中疏解与分散疏解相结合。分散疏解就是自主选择疏解地,一些机构可以在北京周边特别是河北省选择合适的地方转移过去。而集中疏解就意味着需要规划建设一个集中承载地,设立雄安新区就是为了满足这个需要,为北京市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提供集中疏解地。

  选择集中疏解地不能离北京太近,太近就有可能与北京城区连在一起。北京市之所以患上“大城市病”,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空间布局不合理,“单中心、摊大饼”,城市沿着环路不断向外蔓延,从二环到六环,建筑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像一堵堵围墙将北京市围得“水泄不通”。如果选择在大兴、固安等地,建设集中疏解地,很快就会与北京市区连在一起,成为“大饼”的一部分,对北京的环境、交通等问题只会加剧而不会改善。但也不能太远,太远不利于工作联系,并增加疏解和转移的难度,乘汽车一个小时可达,是比较可行的。

  雄安新区位于北京市西南方向,距离北京市中心100公里,距离天津市中心也是100公里,距离新机场50公里,距离保定市中心30公里。距离北京既不是太近,不可能与北京连在一起,也不是太远,汽车运行一小时,高铁20分钟,是人们心理上可接受的空间距离。

  北京市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地还有通州,雄安与通州犹如北京的“两翼”。北京市的机构向通州疏解,中央机关的附属机构向雄安疏解,其他企事业单位向周边疏解,就能有效减轻北京的压力,解决北京市人口膨胀过快和环境恶化的问题。

  雄安新区是京津两大都市的“反磁力中心”

  长期以来,北京与天津作为京津冀地区的核心城市,吸附了河北乃至全国的经济要素,尤其是北京,具有多方面优势,吸引力更大。依靠行政力量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是有效的办法,但不是更好的办法。建设“反磁力中心”,使雄安新区具有比北京和天津更大的吸引力才是更好的办法。应把雄安新区打造成为北京、天津两个大都市的“反磁力中心”。

  “反磁力中心”是区域经济领域用得比较多的一个术语。通常指的是在大城市周边规划建设新的城市组团,吸引涌向大都市的经济要素,减轻大城市的压力。大城市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人们总是希望居住在大城市,哪怕是在城市边缘,这就是 “虹吸效应”,而要改变这种状况,就需要规划建设的新区具有比大城市更大的吸引力,经济要素的流动才会改变方向。雄安新区只有比北京和天津具有更大的吸引力,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才会更加容易。

  交通更便捷、设施更完善、环境更美好、经济更繁荣是将雄安新区打造成为“反磁力中心”的基本条件。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提供优质公共服务,是党中央、国务院对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基本要求。此外,东侧有大广高速公路,西侧有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广铁路和高铁从西侧穿过,津保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也从中穿过,交通十分便捷。新区位于华北明珠白洋淀北侧,可作为城市之“肾”,不仅环境优美,环境容量也比较大。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承接地,一定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

  雄安新区是京津冀区域新的经济增长极

  京津冀地区要成为创新引领区,要发展成为世界级城市群,必须要解决河北与北京、天津存在的经济发展差距问题,必须解决空间结构和产业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必须在河北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所谓经济增长极就是选择具有区位优势、资源环境条件好的地方加大投入,改善投资环境,吸引投资者来投资,来创业,发展各种产业,在较短时间快速发展,迅速崛起,并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

  京津冀协同发展另一个重大任务就是促进河北省的经济社会发展。河北与北京之间的发展差距很大,学者们将其形容为断崖式落差,也就是说差距特别大,必须采取战略措施,缩小河北与京津之间经济社会发展差距。而要促进河北的发展,必须在河北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使其能够迅速崛起,带动河北省经济社会的发展。

  区域经济增长极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长期实施的战略,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的崛起就是实施增长极战略的成功范例。增长极有三大效应,第一是世人瞩目的焦点。世人不知道,尤其是投资者不知道,增长极无法形成。第二是人才聚集的高地。俗话说“人往高处走”,这里有发展机会,人才就愿意去。反过来说,人才不愿意去的地方肯定不能成为经济增长极。第三是要素流动的洼地。这个要素实际上就是资本,资本是追逐利润的,没有利润资本不会去。利润怎么取得?第一要靠创新,第二要靠降低成本,降低成本就能提高利润。政府提供较完善的基础设施,比如说“七通一平”,就能够有效降低企业的成本。有利可图,资本就会聚集,就能拉动经济发展,形成经济增长极。随着经济增长极的迅速发展,也会带动区域的发展。雄安新区要按照深圳和浦东的发展模式加快发展,聚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高科技人才,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不能仅仅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承接地。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打造世界级的城市群,世界级城市群不能靠两大都市构成一个世界级城市群,应在河北建设一座现代化都市。因此,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有利于优化京津冀的空间布局和产业结构调整。未来,北京、天津、雄安都会转型成为京津冀城市群的功能性城市,雄安新区要在功能上实现同北京、天津的错位发展,与该区域其他城市共同带动京津冀的区域发展,共同支撑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

    因此,雄安新区需要科学规划,按照城市发展的规律建设和管理。我们期待在不远的将来,在华北平原崛起一座宜居、智慧、开放、创新的现代化城市,与保定一体化发展成为一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与白洋淀一起成为华北地区的明珠。

    (作者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