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国际融资
专家共商中国养老制度建设的关键要义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20 17:24 国际融资2017年第1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 国际融资记者谢云综述

  纵观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老有所养的问题一直由中国人特有的孝道文化来解决,以家庭为单位,以道德为制约,虽无明显的社会矛盾,但也无明确的保障制度。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中华民族第一次开始了对老有所养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探索,初步实现了在文化传统基础之上,具有稳固、长期性的养老保障制度。但是,中国的养老保障制度建设还在路上,从简单粗放的学习借鉴国际经验到逐步改革,最终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养老体系是关乎保障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在2017探索未来—《养老金管理的未来》新书发布会上,来自各领域的行业专家们围绕中国养老体系制度建设各自表达了观点,他们这样说

  产品与制度结合是制度建设的关键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称,产品跟制度的结合是推动养老金制度的重要关键,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要持续扩大覆盖面,尽管中国已经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养老保障计划,但同时出现近几年大规模扩面的高潮期已在消退,通过扩大参保缴费群体来改善抚养比仍然是现阶段缓解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资金不平衡矛盾的基本策略。按照“十三五”规划设定的覆盖90%法定人群的目标,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应该覆盖94500万人,意味着未来几年还要覆盖超过四千万人,这些人当中大部分呈现灵活就业、自主创业的形态,这为传统的管理模式提出了新要求。目前一些国家有针对性地扩大了养老保障计划覆盖面,比如英国依托全国就业储备信托行动,引领灵活就业者参保;美国和加拿大也在推进提升非就业场所的养老规划;中国也正在加紧实施全民参保计划,重点目标是使更多非正规的就业人员参与进来,既为他们个人的老年生活提供保障,也为制订可持续发展增加资源。

  第二,着力发展第二、第三支柱。当前中国的养老保险体系结构明显有不合理之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比重过大;第二支柱企业职业年金发展滞缓;第三支柱尚在探索之中,它对于养老保障体系的贡献目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尽早调整优化结构还是必要的,比如加拿大等国家的补充养老计划的登记机制就包含了更多选择权,对个人参与是一种激励,这种设计值得中国借鉴。况且,从抗风险和稳定性角度来讲,三足鼎立总要好过独木支撑,应适当降低第一支柱的费率,给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发展留出空间。事实上,职业年金已经有了类似设计,而且是强制性安排,当然,执行并落实下去还需要覆盖。中国企业年金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有了一定规模,但覆盖人群也只有两千多万,覆盖率仅占约2%,尚需要推进其发展。

  第三,调整完善养老金投资及监管体系。全球有超过30万亿美元的养老金,作为不可多得的代际理性投资者对于社会经济转型有着重要意义。养老投资不同于其它投资,是以养老保障为基本目的,因而不能任由其市场短期化、炒作式的操作,应该关注长期表现。养老金投资应该按照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如果有一批优秀的投资管理机构能够长期专注于养老金投资,必将更有利于这笔巨额养老金的发展。伴随着中国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的发展、专营机构的兴起、以及金融市场和养老金产品领域纵深拓展,养老金的资源配置和监管力量建设也必须跟上。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建立专业主导的跨业态综合性监管机构、强化行业自律也需要提上议事日程。

  制度设计需考虑的三方面问题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指出了以下三方面建设中国养老制度的思路:

  第一,中国养老制度设计的最根本问题就是公平与可持续。公平一方面是代内的公平,今天这代人应该机会均等的得到制度保障,不应该追求结果均等,不是大家都拿到同样的钱就是均等了,而是机会均等,衡量机会均等可以通过覆盖面来评判。另一方面是代际之间的公平,DB(确定给付型)、DC(确定缴费型)能不能实现代际之间的公平呢?不能这代人活得很累,下一代人活得很轻松。由于替代率的因素,目前有提议DA(目标待遇确定型)制度,就是用期望来决定怎么设计制度。而可持续也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财务的可持续,二是政策的可持续。财务的可持续大家很好理解,而政策上一定要有连续性,不能大反转。当然,形势变化、环境变化,政策就必须变,但不能不可持续。

  第二,关于养老金专业管理公司的治理。专业养老金管理公司不能同一般公司的治理一样,养老金的产品和一般的商业产品的差别在于关乎民生和比较敏感。一旦有哪个较大的养老基金出了事,媒体都会争相报道。养老基金有不同类型的资金池,国有的、国际的、地方的、甚至企业的年金也属于一个小资金池。那么,作为政策选择,应该是混业管理还是专业管理呢?这个问题还需要研究。此外,对于养老金公司在政策上是否应给予优惠,养老产品因本身具有独特的民生敏感度,给予相应优惠政策是否是合理的?当前养老金管理公司普遍面临两难选择,追求风险小、有安全性的低收益,老百姓会不当回事儿,收益低也没钱雇佣优秀人才,而追求利润大又面临高风险。是否可以重新定义,把养老金公司定义为NGO行不行呢?

1 2
国际融资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廖继棱
  • 个人名片 费建岗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