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李山泉: 我眼中的华尔街风云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5-07 16:01 英大金融2017年第1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站在西方看东方,站在国际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观察中国经济的发展,形成了我观察问题的特殊视角。”

  文  |  本刊访谈主笔  马力

  李山泉的故事跌宕起伏,他算是侧着腰身走过9·11现场的。“飞机撞的是42楼,办公室就在31楼,我当时离电梯很近了,上去可能就出不来了。”


  2001年9月11日,早晨8∶48分,住在新泽西州的他,乘坐直达世贸中心楼下的通勤火车抵达大厦上班,前一个夜里的一通中国长途投资电话,使他耽搁了起床时间,不然他将和平时一样,8点整走进办公室。

  当他乘扶梯由地下到达世贸大厅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滚滚浓烟和满地女人跑散的高跟鞋;随后,在漫天飞舞的纸屑中,一段钢梁凌空而下,重重砸到路边一辆超长礼车上,豪车即刻扁平。这世贸中心的最后一瞥,让他洞悉了一切。

  “华尔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此刻,李山泉坐在曼哈顿世界金融中心16层的奥本海默基金办公室里平静地对笔者说,窗外就是9·11遗址。

  这位被媒体誉为“新一代华尔街战略家”、“大器晚成的华尔街财神”的基金经理,儒雅、温和而又充满力量。“90年代,胡舒立来纽约写过一篇《我所知道的华人基金经理》,那时候华人进军华尔街的很少,我算是很早的一批;之后王利芬也采访过我;这次你打算写什么呢?”

  “写一位基金经理从华尔街看世界风云的不同视角;写投资的方法和哲学;写一位华人不平凡的人生选择。”这正是笔者从北京漂洋过海来到曼哈顿的初衷。

  从华尔街看世界

  《华尔街》纪录片,这样描述:“很久以前,他是印第安人的土地;四百年前,他是荷兰人的一道墙;两百年前,他是梧桐树下的金融种子;一百年前,他塑造了美国的崛起。今天,他是一张撒向世界的金融之网,这张网强大又脆弱,光明又黑暗,这张网既能让经济加速,又能让经济窒息,他就是——华尔街。”

  “高科技这个问题实际上引起了美国国会的重视,美国是个法治国家,我们在华尔街做环球投资的,不但要有经济理论知识,对美国法律的变化也非常重视!如果亚马逊、脸书等高科技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成为一种垄断生态,变成一种生活的必需时,法律将会作出怎样的变化?所以,投资高科技巨头要小心了!”李山泉在“北美明德论坛2017年会暨庆祝中国人民大学建校80周年大会”上提出这个问题时,全场哗然。

  在李山泉看来,美国排名前五的高科技企业(苹果、谷歌、脸书、微软、亚马逊)的总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但对应的小企业创新投资却下降了40%;另一个指标,最大的八家高科技公司在美国,全部的研发投资达730亿美元,它相当于400家上市公司研发投资的总和,只要有点儿创新潜力或发展苗头的小企业,就会被它们买下拿走,这意味着高科技巨头的垄断时代来临。

  “国会将如何对高科技巨头设限呢?欧洲已经开始了,比如欧盟反垄断机构欧盟委员会对谷歌处以24.2亿欧元(约合27亿美元)的巨额罚款。国会在考虑什么呢?是怎么样定义这些高科技公司?Uber,要不要把它跟taxi公司一样对待?Airbnb,要不要把它当成一个旅馆来处理? 这里面有一系列的问题,它牵涉到税收分配。”

  “国会还会关注科技巨头收集数据的问题,这涉及到大数据隐私法律方面,数据不是谁收集了,所有权就归谁;最后,或许国会还会动用反垄断法,拆分这些科技巨无霸。凡是做高科技投资的人,要永远记住,美国具有标杆性的示范作用,如果国会通过立法之后,不但对华尔街,还会对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如阿里巴巴、腾讯等产生影响,并且这个影响会很大。”李山泉说。

  李山泉思考的问题,正是华尔街200年来永恒的话题“政府与市场”。在合众国最初的日子里,汉密尔顿和杰斐逊就在争论,如何管理好这个年轻的经济体,政府的权力是否应该进入市场。两个世纪后,仍然在这些问题中挣扎,问题变得更加尖锐。

  在李山泉的新浪博客上,会经常看到他对新事物的思考:《网约车在各种争议中发展》《无人驾驶汽车的投资前景和风险》《大数据与两极分化》等等。“我认为阅读是一种爱好,阅读得越多,你就会知道哪个有真知灼见,加上自己的思考,看问题的尖锐程度都在发生变化。”

  2017年11月29日,比特币在经历多重打压后,仍突破了1万美元大关新高,全年累计上涨幅度超过900%,为什么比特币的价格如此疯狂?为什么人们对待它的态度冰火两重天?它未来将去何处?

  “关于比特币问题,我一直跟踪,做了一些研究,它成为一种货币的可能性比较小,充其量是一个电子玩具。虽然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纳斯达克都在近期计划推出比特币的期货交易,但华尔街本身就是这种地方,什么东西新,什么东西热,能赚钱的都会来试一试。”李山泉笑着说。

  “比特币面临一个扩容问题,一共就2100万枚,数量会越挖越少,怎么办?要分叉,像分股式的,把它一股拆成几股。那么新的矛盾就来了,比特币这里至少三四个利益集团,存量如何分?利益分配不均,不争吵怎么可能?”

  李山泉认为,比特币诞生历史不长,没有经过检验,哪家央行也不会轻易试水,因为这会直接关系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除了中国、俄罗斯等国在封杀比特币外,各国央行持很暧昧的态度,不想过早地封杀它,就是在观望到底能够折腾出什么玩意儿来。

1 2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