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现金贷是消费金融的初级阶段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6-28 13:16 英大金融2018年第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金融业的二八定律给了现金贷发展的机会,但是高利贷特性注定了现金贷只会是历史产物。依托科技的力量,一部分没有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到的群体,也可逐步享受到无抵押信用贷服务。

  文  |  本刊记者  张琴琴  苏慧婷

  暴利催收、多头共债、以贷养贷、高利贷……现金贷的这些问题悉数被暴露在聚光灯下。2017年11月21日晚,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12月8日,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一个月内,三道监管加急令颁布,监管风暴随之骤起。


  进入2018年,现金贷会何去何从?带着问题,《英大金融》记者专访了融360、简普科技CEO叶大清。有过十几年海外金融市场从业经验、跨界银行与互联网行业的叶大清认为,野蛮生长的现金贷已经成为历史,我们应该大力发展消费信贷。

  金融服务不该有空白

  《英大金融》:我们一直在讲要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现金贷在如今的金融市场体系下作为新事物能迅速发展起来,是不是也说明我们目前的金融服务体系还有空白?

  叶大清:现金贷、消费金融之所以能快速发展,主要在于我国金融体系还是有着二八思维,还存在着大量人群无法享受到金融服务,而这些人又有着巨大的消费需求。比如农民、自由职业者等无卡人群在央行征信中心没有信用记录,拿不到信用卡,就给了现金贷和无抵押信用贷一些机会。

  《英大金融》:如今现金贷暴露出暴力催收、高利贷等种种问题,可谓遭遇了生死劫,它还有明天吗?

  叶大清:现金贷终将成为中国的一段历史,也可以说已死,因为高利贷是没有未来的。前段时间在飞机上翻看《中国金融史》,发现里面讲的抗战到改革开放时期形成的金融思想与我们现在的监管思路是相吻合的,我自己也有几点感悟:一是高利贷在中国永远不会有机会,革命历史上也多次废除一切高利贷,多次宣布高利贷无效;二是民间借贷一直是被鼓励和允许的;三是政府多次支持和扶持农民金融,包括发放低息贷款给农民,所以中国的普惠金融、小微金融道路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走下去;四是邓小平30多年前提出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这个是对的,银行的改革也会朝着这个方向来。所以单从高利贷这一点看,现金贷就不再有发展的可能。

  《英大金融》:金融市场发生的事情,我们总是不自觉地与美国对标,您在美国金融市场从业十多年,美国有没有现金贷这类事物?

  叶大清:现金贷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一个说法,美国市场并没有现金贷,是中国市场先有,然后英语语系里才加了Cash Loan现金贷这个词。美国要么就是“发薪日贷”(Payday Loan),指的是一至两周的短期贷款,借款人承诺在自己发薪水后立即偿还贷款;要么就是无抵押信用贷。可以说,现金贷是消费信贷的初级阶段。

  《英大金融》:经常一提到借贷就离不开信用,美国这方面做得好一些,是不是也与他们信用体系较为完备有关系?

  叶大清:不能说没有关系。但我们自己也有一个观念需要改变,要认识到每个人都有享受金融服务的权利,不要事先假定一个人没有信用。以我个人经历为例,我1995年到美国读研究生,当时的情况是没有国籍、没有户口、没有工作,也没有信用记录,比现在一个农民工来北京的情况还差。当时美国还是有两家金融机构给我提供了两张信用卡,一张额度500美元/月,一张额度1000美元/月,我很感激,这两张信用卡缓解了我当时的经济困境,我自己也在使用信用卡的过程中,慢慢累积了信用记录。一年之后,我的信用额度又有了提升。所以说,信用是累积的,要给人积累信用的机会。过去几年,我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抛出这样的问题:现在的大学生可以结婚,可以生小孩,还可以服兵役扛枪打仗,为什么就没资格拥有一张自己的信用卡呢?我们的农民怎么了,个体户、小企业主又怎么了?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金融机构不应该把他们“选择性遗忘”。

  我的金融我做主

  《英大金融》:金融机构的服务不光要照顾到被“选择性遗忘的群体”,还要提高全民的理财意识和理财通道。

  叶大清:的确是这样。前段时间中兴一位40多岁的程序员跳楼事件引起社会很大关注,如果没有太多积蓄又面临房贷压力,那么很容易陷入“中年危机”,上有老,下有小,一旦失业对整个家庭都是打击。而如果金融市场发达,一个家庭有很好的财富管理意识,即每个成员有医保,小孩子留有教育基金,手上留出6个月到一年的使用现金,即使有人一段时期出现工作空档,这个家庭也可以负担房贷、车贷和小孩教育,不至于会生存不下去。

  而现在我们的银行还是“晴天送伞”居多,更多瞄准在财富金字塔尖20%的人身上。一方面除去被金融机构“选择性遗忘”的群体,普通百姓即使拿到贷款,利息不低且不允许转贷。以房贷为例,现北京地区各银行的首套房贷利率,至少在基准利率4.9%基础上上浮10%-20%,借款期限一般都在二十年上下,不允许转贷就意味着即使未来利率下降,普通百姓依旧得承受合同签订时的高利率。

    《英大金融》:回到现金贷问题上,您认为它将成为历史,但一些群体的融资需求还在,这部分需求该如何满足?

    叶大清:现在讲要严监管、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是很有必要的,但监管并不是说要将金融行业管死。如果银行一个行业的利润超过中国其他所有的实体经济,那是在伤害实体经济。所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应该把银行的利润让利给实体经济,让利给老百姓。

    明知老百姓融资需求还没有被满足,就不要因噎废食,还是要讲发展,现金贷已死,无抵押信用贷也就是消费贷将迎来蓬勃发展阶段。而满足百姓的融资需求,要既普又惠,“惠”就是要让金融机构竞争起来,以降低普通百姓的融资成本。如果说利率市场化,央行基准利率降了,我的金融我做主,借贷的利率也应该要下降。在美国这种“多头转贷”的行为是被允许的,也很普遍。当利率下降时,应该让老百姓有选择更低利率产品的权利。

    消费金融强国时代

    《英大金融》:无抵押信用贷的需求或者说市场有多大?

    叶大清:在回答这个之前,我们可以先看一组数据。2016年非现金支付金额达3687.24万亿元,其中,移动支付同比增长85.82%,支付金额达到157.55万亿元;信用卡市场方面,2016年中国信用卡跨行交易总额达17.4万亿元,但增速下降了17.2%,活卡率也有所下降。移动支付快速增长,信用卡活卡率、跨行交易总额增速下滑,一增一减中,说明城镇人口信用卡需求已经趋于饱和,新兴支付方式正在冲击传统的信用卡市场。微信支付加上腾讯微粒贷这类变相的“信用卡”实际就是在做无抵押信用贷。我们当前的消费金融市场规模估计在6万亿元左右,就我们的估算来看,未来这个市场需求还有40万亿元。双十一成交额年年创新高,这无疑也说明,中国正在从一个消费金融大国向消费金融强国迈进。

    《英大金融》:这么看,发展信用贷,既要满足百姓消费需求,又要避免出现现金贷那样的问题,那么我们需要注意些什么?

    叶大清:依托大数据,关键的一点是客户数据的时效性以及完整性。时效性主要是指金融机构内部对客户数据要实时更新,一个人可能连续交了多年社保,月收入到了三五万元,在发卡机构那里因为数据没有及时更新,记录的信息依旧是月收入一万元,自然也就不想到给这个人调高信用额度。所以金融机构要提高服务,首先要及时更新客户基础数据。完整性主要是指要打破机构间数据孤岛的局面,在合规的前提下,实现同一客户不同机构间的数据共享,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起成立的“信联”个人信用信息平台正在筹划中,将会为解决数据问题提供不少帮助。

    无数据不金融。作为一名二十年前开始在信用卡银行挖掘数据、管理风险的老战士,我呼吁运用大数据推动“AI+大数据+金融”。现金贷只是消费金融的初级阶段,从初级阶段发展到中、高级阶段,离不开征信环境的健全。

    大数据对于金融征信的改变最为直观。在大数据征信兴起之前,美国95%以上的美国个人拥有自己的FICO评分(美国主流的征信评分模型,被绝大多数金融机构认可),而中国的央行征信系统中,只有不到4.4亿人有完整的信贷记录,征信的真实覆盖率只有35%。另外10亿人只有存钱的权利,需要借钱时就被银行拒之门外。

    过去二三十年里,银行已经在车贷、信用卡、无抵押消费贷、装修贷款等消费信贷领域有所覆盖,而现在应该有更大的作为。未来中高级阶段的消费金融,应该是“百花齐放”的消费金融。由各类银行、小贷公司、信用卡中心、消费金融公司组成多元化的供给端结构,创造多层次的产品定位,为各类人群提供更多差异化产品。

    值得高兴的是,经过2015年“中国大数据征信元年”的爆发,仅仅两年时间,基于“互联网+”的大数据征信端口及体系已经初步建立,拥有大数据征信的人数超过了传统征信的覆盖。同时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授信模型也在不断发展并形成规模,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通过大数据征信和风控享有“借钱”的权利。20年前,类似的无抵押信用贷款在美国仍需要大量人工干预,而今天,在中国几秒钟就可以做出“千人千面”的精准决策。95%和35%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让中国金融行业快速发展,我们也可借此建立起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大国金融。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胡玉华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