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熊彼特“荒废的岁月”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6-28 16:20 英大金融2018年第2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熊彼特把1919~1925年那段时间称为“荒废的岁月”,仕途失意转投商场,三年间积累的财富短短几个月化为乌有,还欠了一大笔债。

  

  文  |  周彩霞


  1919年,战后的奥地利风雨飘摇,奥匈帝国解体,与德国的关系微妙敏感,大批士兵从战场返国,失业人口暴增,政府背负庞大的财政赤字,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可谓是内外交困。命运之神在这一年与36岁的格拉茨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瑟夫·熊彼特开了个玩笑:先是把他高高托起——进入内阁成为奥地利第一共和国的财政部长,接着又把他重重抛下——毫无政界经验、傲慢且贵族气息浓厚的熊彼特无法得到同僚的支持,议案屡屡被否,7个月后即被迫辞职。政治上难堪的失败使熊彼特发誓不再踏入政界。

  好不容易从阴影中走出的熊彼特并不想重回学术界,那时的他对教书育人兴味索然,认为教授不过是一种谋生手段。在大多数维也纳人忍饥挨饿的时候,熊彼特仍旧着华衣,养骏马,这种奢侈生活仅靠普通教授工资根本无法维持。享受过财政部长名望的熊彼特不甘心就此籍籍无名,决定留在维也纳并继续保持高品质生活。一位名叫阿特恩·克莱因的银行家伸来了橄榄枝,有着“永无止境的野心”的熊彼特由此开启了另一段冒险之旅。

  克莱因是比德曼银行的高级合伙人。该银行由比德曼家族于1792年建立,一直采用的是合伙制。19世纪期间,比德曼银行为奥地利第一条铁路的修建和许多企业的创立提供了资金支持。一战过后,比德曼银行和战败国的几乎所有银行一样陷入了困境。虽然历史悠久,声誉尚存,但苦于资本缩水,资金匮乏。精明的克莱因认为,求生之路是将合伙制银行公司化。在当时的奥地利,为了拿到转为公司制的特许权,需要来自国会的许可证。而要获得官方许可殊为不易,手续繁琐,花费惊人。拥有特许权,就相当于有了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熊彼特手里,恰好就有克莱因梦寐以求的这样一份特许权。熊彼特辞去财政部长时,国会中的保守党朋友认为他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作为补偿,他们给了熊彼特运营银行的特许权。

  1921年7月23日,熊彼特与克莱因“行长换许可证”的协议达成。比德曼银行得到特许权,熊彼特则成为该银行的行长,拥有银行的一些股份及10万奥地利先令的薪酬(相当于21世纪初的25万美元)。走马上任的熊彼特行长既不关心银行的战略规划,也不参加银行的日常管理,这些工作都留给了克莱因,自己乐得做个“甩手掌柜”。

  双方对这笔交易都非常满意。比德曼银行得以改为股份制银行,还期待利用前财政部长的社会关系扩大与政府间的业务。熊彼特则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和金钱进行私人投资,他自认为在学术界已经足够成功,是时候展示其在实业界的实力了。尽管恶性通货膨胀压力依旧,但熊彼特看好奥地利企业的前景,他乐观地表述:“商业水平毕竟在不断上升,而且金融和商业基础设施基本完好无缺。”比德曼银行给予了行长熊彼特相当的透支额,他很快就利用银行的信用额度投资了一系列不同的工商企业。他不仅投资股票,还挑选有潜力的公司在成立时就参股,甚至将业务拓展到了德国。

  头三年里,熊彼特的投资表现非常出色,账户余额与他拥有的其他资产价值一同增长。充裕的金钱保证了熊彼特奢靡生活作风的延续,他搬进了市中心的豪宅,经常衣冠楚楚地骑着高头大马去最昂贵的餐厅用餐,有关他的绯闻也层出不穷。一位记者这样描写到:“一名聪明绝顶的小子,一位机智幽默的作家,一个风流倜傥的家伙,他的博士帽有几分歪斜地戴在头上,上面飘着淡淡的云彩——这就是熊彼特。”熊彼特的张扬举止不仅让比德曼银行的合伙人颇为恼火,甚至连他的朋友也看不下去,当街告诫他作为银行行长和前任财政部长,行事应当更加谨慎,但个性放荡不羁的熊彼特对此并不在意。

  在动荡的年代期望通过投资长期获利是件危险的事情,灾难总会不期而至。1924年,经济危机袭击了奥地利,市场轰然坍塌。维也纳股市几近崩盘,市值损失了四分之三,熊彼特手头的很多股票变得一文不值,而投资多家企业的股份也因企业倒闭而付诸东流。熊彼特曾以个人名义为中学同窗施塔菲尔德担保一笔贷款以兴建玻璃制造厂,危机发生后施塔菲尔德无力偿还,熊彼特不得不承担这笔债务,并因此彻底破产,还差点惹上了官司。

  祸不单行的是,比德曼银行也走到了破产边缘,不得不寻求实力强大的新合伙人。英格兰银行的附属银行收购了比德曼银行的大量股份,财大气粗的新股东要求对银行管理层进行彻底整顿,首当其冲的一条就是赶走熊彼特,理由是他们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负债累累且生意往来不正当的银行高层。1924年9月11日,熊彼特被扫地出门,银行行长生涯以这种尴尬的方式划上了句号,命运之神再度将熊彼特砸入了低谷。

  熊彼特把1919~1925年那段时间称为“荒废的岁月”,仕途失意转投商场,三年间积累的财富短短几个月化为乌有,还欠了一大笔债。因为“高傲的自尊”,他从朋友那里借钱归还了比德曼银行的透支,又花费了十余年用教授工资、演讲和写文章获得的报酬偿还了所有债务。跌宕起伏的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了仕途险恶,工商企业创建运营的艰辛及金融业的变幻莫测。然而,当熊彼特重返学术界,这些有关资本主义政治经济运转的第一手经验教训,都被证明是无价之宝,成为催生他日后理论创新的丰厚营养。
责任编辑:Karen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