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延斯·魏德曼:鹰王的“对抗”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8-06 11:57 英大金融2018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与多年总理幕僚相比,在联邦银行行长的位置上,魏德曼处事更加精明、谨慎。在不少人看来,魏德曼在以一己之力抗争,颇有“最后的武士”的意味,但站在他背后的又岂止是民意。

  文  |  本刊特约撰稿人  蔡智群

  他瘦瘦高高,讲话时常带着容易让人放松戒备的温和笑容,颇有几分孩子气。有人等着看他的笑话,他却站在G20这样的世界舞台上泰然自若。他是延斯·魏德曼,现任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也是该行自1957年成立以来最年轻的行长。上任六年多来,不同于其他央行行长,魏德曼以德意志行事风格在政界树起了自己的旗帜。


  魏德曼是公认的鹰派,不少媒体甚至冠以他“鹰派之王”的标签。在德国央行行长以及欧洲央行理事的岗位上,他似孤独的雄鹰,与这世界抗争。

  对默克尔的“背叛”

  中央银行在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方面,担当着重要角色。德意志联邦银行作为欧洲中央银行系统的一部分,是此组织中最有影响力的成员,行长职位对德国甚至整个欧元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1年2月,因欧洲央行决定购买希腊债券、违背了章程中不许资助国家的条款,对这一决议持坚决反对态度的联邦银行行长韦伯,选择了辞职。韦伯是魏德曼在波恩大学读博期间的老师,他向默克尔推荐了魏德曼。因而,魏德曼被推上了历史舞台。

  1968年4月20日,魏德曼出生于德国南部巴登玉腾堡邦。韦伯提出辞职时他是总理府经济和财政政策部门的负责人,财政部和经济部所有递交总理的文件都要经过他的办公桌。因此也有人私下说,魏德曼的位置比经济部长还重要。在成为默克尔的左右手之前,魏德曼师从货币理论大师曼弗雷德·诺伊曼,曾作为货币银行专家于1997~1999年供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3年在德意志联邦银行任货币政策和分析部主管,并深受韦伯赏识。

  魏德曼的勤奋、务实、毫不张扬的风格赢得了默克尔的信任。几乎每天,他都要与默克尔探讨当前的经济问题,甚至默克尔曾在经济方面的多轮会议上退场,由魏德曼作为代表阐述。2006年欧洲宇航防务集团危机爆发时,默克尔完全依赖于魏德曼的建议采取措施;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默克尔更是将魏德曼当成了指引德国走出危机的指南针;2009年默克尔进一步扩大了魏德曼的职权范围,任命他为德国在G8和G20峰会上的首席谈判代表。用默克尔的话来说,“反正他比我在行”。

  因而当韦伯离开,默克尔毫不犹豫地选择将跟了自己五年的魏德曼推到央行行长的位置上。但对于这次任命,德国政界并不看好,换句话说是颇为惊讶。与头发斑白的前任形象相比,年仅43岁的魏德曼看着太过稚气,但德国政界敢于启用年轻人并不算新鲜事,韦伯任行长时也才47岁,曾是德国最年轻的央行行长,魏德曼打破了这一记录。真正让德国人担忧的是,作为总理身边五年来的亲近助手,他上任之后可能不愿意或是不能捍卫央行的自主独立性,代表德国的货币秩序将会被政治操控。当时,《德国商报》刊登了一幅讽刺性漫画:主妇模样的默克尔将洋娃娃大小的魏德曼放进一个贴有“德国央行”标签的盒子里。

  现在看来,这种担心纯属多余。魏德曼接过这份厚重的43岁生日礼物,自然明白之于自己的价值和意义。2011年5月1日上任后,他接连做出的表态和反应,让所有人看到他绝不是德国总理的一枚棋子。

  举两个简单例子。魏德曼上任没多久,财长朔伊布勒沾沾自喜宣布次年的预算将会减少100亿欧元,赤字率将下降到GDP的1%以下,魏德曼马上站了出来,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并不是政府勤俭节约的功劳,而是经济增长带动税收增加和福利开支降低的自然结果。在一次关于欧元危机的会议上,奥巴马提出了扩大欧元区防火墙规模的新计划,默克尔对该计划持开放态度。魏德曼听闻风声后,立马起草了一封致德国政府的信,明确了自己的反对意见,并敦促默克尔一口回绝这个提议。在戛纳的夜间会议上,德国代表团打了一连串电话试图说服魏德曼,但他不为所动。默克尔只能在会议上宣布德国央行拒绝了这项计划,并在各国重压下出现了落泪的一幕。

  魏德曼知道自己作为总理的前首席经济顾问让人多有疑虑。在魏德曼看来,保持央行的独立性就是消解这一疑虑的最好方式。因而上任德国央行行长后,他就主动和默克尔变得疏远了。对默克尔的“背叛”,是他在八年行长任上赢得民意的必经之路。

  与德拉吉“单挑”

  之所以说魏德曼是孤独的,主要缘于他对欧央行应对债务危机的立场:一直以来他都是购债计划的坚决反对者。他认为,欧洲央行必须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必须尊重且不超越自身职责范围。因而对德国及欧洲政治精英迄今拯救欧元的行动,他是满腹怨气。

  德国央行与欧洲央行站在了对立面,魏德曼成为了德拉吉的“挑战者”。早前,韦伯与前任欧央行行长特里谢就因不满央行通过SMP计划购买希腊债券问题大声争吵,并成为韦伯辞职的导火索。如今换成了魏德曼和德拉吉,有人预言这波争论该风平浪静了。毕竟这两位与好激动的韦伯和特里谢不同,一个笑容可掬,另一个少言寡语。但不想,这两位绅士却站在了更为激烈的对立面,论战更公开化、白热化。

1 2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