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杨洋:舞动蒲公英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5-28 13:16 中国慈善家2019年第3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军队的培养让杨洋对自己的判断力具有足够的底气,知道哪些事情是底线,

  哪些事情是该做的

  撰文:杨莉楠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9年3月刊

  音乐响起,16岁的杨洋出现在屏幕上。

  那是2007年杨洋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毕业汇报演出,男子独舞《蒲公英》的影像资料。11年后,在他的生日会上,杨洋再舞《蒲公英》。舞台上的他与屏幕中的他于光影流淌中共舞,改编后的音乐多了几分恢弘气象,一个重音过后,漫天的彩纸飘扬洒落,时间的刻度在这一瞬间缓缓折叠重合。

  空中转体、单手侧翻……杨洋的基本功仍然扎实,只不过与11年前的稚嫩相比,如今的他更多了一份力量与持重。

  这种改变源于十余年来的磨砺与成长。

  自2007年出演李少红版《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角踏入影视圈后,杨洋尝试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参演二十余部作品,是导演张黎口中的“小戏疯子”。

  演戏之外,他热心公益。2017年,他设立个人公益专项基金——杨洋阳光专项基金,专注于对留守儿童和贫困山区孩子的物质与精神帮扶。截至目前,阳光专项基金为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捐建了18个山村幼儿园(班),保障了接近500个贫困孩子就近接受学前教育。

  “让孩子们有一个阳光的起点”,是他一直“想做”和认为“该做”的事。

  忍着

  杨洋自幼学习舞蹈,2003年,家在上海的他放弃去上海舞蹈学院就读的机会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成为一名文艺新兵。

  穿上军装,一直是他的梦想。“我小时候就特别想穿上军装,觉得特别有自豪感。”

  这种“自豪感”支撑着年幼的杨洋度过了艰苦的军校时光。

  网络上曾经流传过一段“军艺小兵过六一”的电视专题片。片中12岁的杨洋和其他伙伴们一起出早功、观看升旗仪式、参观毛主席纪念堂,他还在镜头前郑重其事地展示自己洗袜子的经验与技巧。但镜头后,有很多没有被记录下来的艰辛与孤独。

  “其实小时候在军艺上学,一个月才能和家里通一次电话,那个时候真的很想念父母,但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嘛,也从来没有后悔过。男孩子,忍着呗。”

  念军校虽苦,但也有回甘。杨洋真心热爱着舞蹈,而军校的锻造也让他变得格外独立、坚强,这为他日后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7年,李少红版《红楼梦》剧组来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挑选演员,彼时的杨洋正在准备自己的毕业汇报演出和一个十分重要的舞蹈比赛。但命运的抉择往往降临得十分匆忙,在父母的鼓励下,他决定去试试。

  “那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演员,我觉得演戏离我太远了。”

  杨洋也有过挣扎。他的梦想一直是成为一名舞蹈演员,此前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的表演训练。第一次进组拍戏,他“特别紧张”。

  “一条戏拍了二三十遍,现场很多工作人员,就看着你一条一条地来,那个时候我的内心很崩溃,压力特别大,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最终,军人身上那股特别的“韧劲”支撑杨洋战胜了那些困难。

  “既然认定,就会坚持下去。”他回忆,“可能跟我自身性格有关吧,我对任何事情都想要追求完美。虽然有时候挺累的,但毕竟也是为了让结果更好。”

  在拍摄《红楼梦》时,杨洋甚至因为“哭”得过于动情而直接晕倒在现场。后来在拍摄张黎导演的《武动乾坤》时,他也因为高强度的打戏而导致外耳廓囊肿。

  “这孩子不爱说,受伤就忍着,到医院看的时候,我们就怕弄成什么大事。他就是一个‘小戏疯子’。”回想起杨洋受伤的情形,张黎心有余悸。

  作为公众人物,必然要接受大众的评判,甚至有被误解的可能。有时候看到网上一些不太好的评论,杨洋“也会很失落”,但他大部分时间都会“忍着” 。

  “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关系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军校的培养让杨洋变得独立,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我知道哪些事情是底线,哪些事情是该做的,哪些是不能碰的。”他说。

  飞起来

  出道之后,一些前辈在公益领域的作为给杨洋带来一定的影响。“看到他们一直在做公益,而且也看到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就希望自己也能够尽一份力量和责任,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在最初的阶段,杨洋参与的公益活动涉及救助贫困儿童、环境保护、弘扬传统文化和关爱女性权益等领域。他满怀热情,期待能够尽可能多地参与其中。

  此后他有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儿童教育。他观察到,由于偏远地区信息闭塞,物质匮乏,不少儿童无法在适龄阶段接受良好的教育,便萌生了创立公益基金、专注于帮助更多孩子接受有质量的早期和学前教育的想法。

  2017年9月9日,杨洋在自己的生日会现场被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新浪微公益授予中国发展基金会“儿童行动发展大使”及“星光公益领航员”称号,并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共同设立了个人公益专项基金——杨洋阳光专项基金。

  生日会现场,杨洋捐出第一笔善款50万元作为启动基金。2018年,阳光专项基金总计收到善款320万元,所支持的“一村一园计划”也在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上获得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这是该奖项创办以来获奖的第一个中国项目。

    “一村一园计划”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中国教育扶贫项目,“一园”指的是山村幼儿园。自2009年起,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通过和当地政府、捐赠企业、机构、个人及非营利组织深度合作,将山村幼儿园设在村一级单位,为偏远贫困村落3到6岁儿童提供低成本保质量的免费学前教育。

    目前,阳光专项基金已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捐建了18个山村幼儿园(班),保障了接近500名贫困儿童就近接受学前教育。

    去年的六一儿童节,杨洋去了一趟贵州毕节七星关区撒拉溪镇的乡村幼儿园。他给孩子们讲故事,和他们一起做游戏,也为孩子们庆祝生日。

    “真诚”是他和孩子们相处的秘诀,“他们会感受到,并回馈给你同样的真诚。”

    除了物质上的帮扶,文化的滋养与精神上的陪伴在他看来也十分重要。尽己所能,让孩子们“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有一个阳光的起点”,是他最大的愿望。

    未来,杨洋希望能够在目前的基础上拓展更多公益项目。作为公众人物,他始终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某种责任,如何运用自己的影响力,影响更多人一起投身公益是他一直以来思考的方向。

    事实上,杨洋的粉丝团体跟随着他的步伐,早就开始了公益活动。贵州毕节山区学生福州游学、“童伴妈妈”、“老兵回家,为老兵圆梦”、百万森林公益捐赠、白血病治疗基金、关爱智障儿童等多种不同类型的公益活动中都活跃着杨洋粉丝的身影。

    善意的传递总有润物无声的意趣在其中,如同轻风吹过蒲公英,无数种子飘然远去,各自落在土地上,生根,发芽。

    杨洋曾说,如果有机会他想尝试飞行员的工作。“我很向往翱翔的快感,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去开飞机。”

    这个梦想还未实现,但他的“蒲公英”,已经替他飞起来了。
责任编辑:Karen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李谦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