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杨文利:作为产业引导#母基金#,我们的经验是:第一,高度市场化运作,在专项基金中实行决策与管理相分离的管理体制,“同股同权同回报同进退”,收益共享、风险共担;第二,跨阶段多产业投资,覆盖“跨阶段、多产业”投资标的,重点投向工业、农业、科技业、现代服务业、文化业、旅游业的优质企业,投资阶段包括全部阶段;第三,全方位支持企业发展,进行战略性股权投资,参股不控股,为企业提供低成本优质股权资金。
2018-12-13 11:37:08 于 重庆 通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