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王延吉:赵老师所说的这种“后现代革命”,其实在我看来是一种“有限游戏”无限化的表现,他的老师李泽厚先生曾经说过要“告别革命”,即现代社会应该避免剧烈的革命式“能量重组”,这一点个人是深以为然的~
林永青赵汀阳:1968年开始的“后现代革命”,最多只是对既有体制和权威的反讽,并没有能力推翻现有体制,一种#革命#的不孕不育症吗?如果当年还可以反对工业社会、资本主义,那么今天我们在反对什么?需要反对什么?能够反对什么?是反对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吗?无论是在希腊、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人们也许有愤怒的理由,但找不到真正愤怒的对象。|德布雷:最后的革命家都成为了既无台词、也无观众、更无舞台的演员。 查看原文 | 原文转发(2)
2019-07-05 10:41:48 通过网站